Sept 10-25

Liu Bipngzhang tree here; 刘秉璋 1862-1905  LBZ’s WeChat |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0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2 AM
我不知道… 和外婆不亲 … 反而是开始做家谱 才慢慢了解她 一些. 她1980年一个人在医院去世. 我1979年去的香港后就没有再见过她. 同在北京时 我自己住在中关村上学.

老边 10:15 AM
刚才没在

老边 10:16 AM
她1980年在北京去世?享年?

脚印 10:18 AM
宸的信在南京写出?

老边 10:18 AM
是。

脚印 10:18 AM
我查不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脚印 10:18 AM
不知他什么时候过世,解放后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9 AM
80

老边 10:19 AM
我外公1936年从实业银行的厦门分行调到南京分行,全家1936年从北平搬到南京。

脚印 10:20 AM
宸也是银行工作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20 AM
实业银行 是 周学熙的那个?晦之上上海的总经理

老边 10:20 AM
宸生过世的消息,一点也没有。应该是在抗战期间。那时老太太与我外公外婆都在上海租界,不知是不是因为战争的关系。

老边 10:20 AM
宸生一直是肺病,而且很严重,大概没有工作。坐吃山空。

老边 10:21 AM
是。中国实业银行。

老边 10:22 AM
1930年体乾去世,大概老太太就与两个儿子分家了。

脚印 10:23 AM
宸的学历知道吗?

老边 10:23 AM
此后老太太的心情就非常坏。只是几个女儿还能给她些许安慰。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24 AM
他们进实业银行 是因为晦之吗?

脚印 10:24 AM
究竟是什么事,好像也没有说清

脚印 10:25 AM
体乾登报两儿都点了名,

脚印 10:26 AM
在我想这样做很没有必要,

脚印 10:27 AM
是向亲友借钱赌博,也可以分别打招呼,

老边 10:29 AM
我妈说,宸生好像没读过大学。但他们兄弟的家学应该很好。

脚印 10:30 AM
宝生先读圣约翰再转学复旦,

脚印 10:31 AM
二十年代圣约翰一年毕业就靠十,刘家就有二三个,

老边 10:31 AM
我外公进实业银行,也许是子树、子余把他拉进去的,但晦之的首肯一定是必要的。他的信里也有在上海见“四叔”的描述。

老边 10:32 AM
1935年晦之辞职,子树、子余都受了影响,但我外公似乎并没有受影响,还被调到南京任职。

脚印 10:32 AM
四叔大概也不是个很好银行家。

老边 10:32 AM
抗战后他从银行辞职,加入资源委员会,应该是为了抗战。

老边 10:33 AM
晦之好像被卷进了一个金融骗局,子余也有干系。

老边 10:33 AM
使得银行有不小的损失。

脚印 10:34 AM
报上有不少银行报道,涉及经济,现在也看不懂,

老边 10:36 AM
他到1962年才去世,您很了解他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46 AM
能分享一下金融骗局的事和报道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47 AM
有时间时 … 谢谢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33 PM
另外 你们提到的宋露霞… 我一想到她 就想起 regurgitate 喷回. 我从来不知道中文有“喷回” 这个词 不过谷歌翻译的非常贴切

————— 2019-9-13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5:44 PM
🥮 舅舅 小哥 小妹 中秋节快乐 [Sticker]

脚印 6:21 PM
这个人叫刘璋运,应该就是体乾他们兄弟的 老师。

老边 8:03 PM
另,在您发的家谱图片中,为何没看见五弟体道?

脚印 8:04 PM
他过继给刘秉璋堂兄弟

脚印 8:05 PM
体道和体乾在北京住同一客栈,关系应该不错

脚印 8:05 PM
那个地方在那里,边兄可以研究一下。

脚印 8:06 PM
譜中体道我晚些發你们

脚印 8:39 PM
不知在李夫人信中能否知道你外婆九哥宸生的字號,

老边 8:55 PM
都没有。但是昨天找到一个宸生夫人的照片。

老边 8:58 PM
左起:刘璧宜、刘宸生夫人

老边 8:58 PM
大约在1937年,南京。

老边 9:02 PM
杨梅竹斜街。在北平地图上。

老边 9:02 PM
这条街现在还在。

YilinBian 9:08 PM
我第一次见这张照片。

脚印 9:35 PM
这个地图大概不易得吧。

脚印 9:41 PM
我保存了谢谢[Sticker]

老边 9:42 PM
地图是在中国书店买的。估计是当年地图的翻印版。

脚印 9:45 PM
我是靠网上查资料,地图网上不太有,即便有也无法检索。

老边 9:46 PM
是。那天在书店看见有卖,也是喜出望外。找到了外公外婆当年在灵境胡同的住址、外公上班的社会调查所,等等。

老边 9:48 PM
这本书,我没能进到您给的网址。过几天去国图,从那里的局域网能进去。

老边 9:49 PM
您给的期刊网进去了,下载了七篇文章的影印版。

老边 10:00 PM
灵境胡同的旧址,现在还在,只是变成了大杂院。

老边 10:01 PM
好像申请成功了西城区的区级文物保护。

————— 2019-9-14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39 AM
@老边 什么书?还有卖的吗?哪里?

老边 8:00 AM
就是我外公的《塘沽工人调查》中文版。我是要看电子版。

老边 8:07 AM
今天整理老照片,又发现这张照片。我妈说男士有点像大同哥,所以估计这是刘宝生夫妇。只是夫人与我妈的印象不大一样。但这张照片应该是在1920年代初期或中期照的,我妈的印象是十多年以后了。您有没有他们的图像资料?

老边 8:08 AM
我妈说这位女士肯定不是宸生夫人。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43 AM
对不起 有点慢反应 [Grin]

————— 2019-9-1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6 AM
好激动哦 … 月是在我基因上第一个亲戚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7 AM
Camille 是第二 依琳是第七. 虽然我们都是文庄公的后代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8 AM
月 和周家的表舅 也是亲戚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0 AM
月 Camille 琳 我 都是great great granddaughter 对不起不知道中文名 好像是 玄孙女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1 AM
摆脱 有人说句话 好吗?就我自己在嗨呀 ? [Chuckle][Chuckle]

脚印 8:12 AM
月是你见过的刘耋龄表舅的女儿,她祖父是你曾外公声木的弟弟体智的长子。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3 AM
周家的关系?周学熙的太太姓刘

脚印 8:14 AM
声木和体智好像只差一岁,三老爷,和四老爷是从小的玩伴。

YilinBian 8:14 AM
我搭不上话茬儿啊!对家谱不清楚[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4 AM
月 和 周学熙的长孙 也是亲戚

脚印 8:15 AM
但她说的周,是江西吉安人周扶九,与周学熙没有关系。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5 AM
@YilinBian [Hug][Hug][Hug] 没关系 精神支持也重要 [Chuckle]

脚印 8:17 AM
她的曾祖与你曾外公是兄弟,自然血缘很近。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7 AM
去问刘耋龄表舅呀 … 基因应该不会错的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9 AM
但是依琳和我的关系 和 月和我的关系应该是一样的… 我想多的几个百分比 应该是周家的关系吧? 月和我是

脚印 8:21 AM
你见过耋龄表舅,当然不会错,我和月也有微信,还是她先看到我发边发的碧宜姑妈照片,告诉她你说的基因事,她才注意到此事,所以一定不错。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2 AM
去问刘耋龄表舅 关于熙的太太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2 AM
刘含芳的女儿

脚印 8:23 AM
基因我不懂,但依林和你和月关系应该一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3 AM
嗣良说他就记得香港有个刘表伯

脚印 8:24 AM
体乾年龄比三弟四弟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5 AM
对不起 刘璧宜是谁?

YilinBian 8:26 AM
是我的外婆

YilinBian 8:26 AM
我的外婆和Camille的外婆是亲姐妹.

脚印 8:26 AM
你外公是什么地方人,琳,

YilinBian 8:27 AM
我的外公祖籍福建长乐人.

YilinBian 8:28 AM
我的名字是边依林.

脚印 8:28 AM
C的外婆是谁,

脚印 8:29 AM
依林,对不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30 AM
对不起 @YilinBian 俺记忆不灵了 [Cry]

脚印 8:30 AM
也许外公的遗传会影响依林的基因与张凝差异,

YilinBian 8:30 AM
没关系. 我的微信用的是拼音, 所以看不出汉字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31 AM
@YilinBian [Hug][Hug]

YilinBian 8:32 AM
基因的% 不是很准.

脚印 8:32 AM
福建的客家都是正宗的中原人

YilinBian 8:32 AM
林家应该不是客家人.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33 AM
依林是基因专家 她学的本行

脚印 8:34 AM
现在还在做基因研究,依林,?

YilinBian 8:35 AM
不是专家, 只是大学里学过遗传学. 我是食品加工专业的.

脚印 8:35 AM
基因检测是不是很贵,你们做就是为了亲戚配比,还是有别的用处。

脚印 8:38 AM
我今天正在编一个月饼的微信,请教你一个问题,广式月饼烘焙技术有人说是学西方的,你能告诉我有没有根据吗?

YilinBian 8:38 AM
大约150美元. 我当时的目的只是好玩. 居然能够遇到亲戚, 是没有想到的. 美国这种基因测试, 提供一些信息, 不全面.

脚印 8:44 AM
谢谢你,我对食品史很有兴趣,写过一个上海人叫老虎脚爪,扬州人叫金刚脐的文章,这大概是中国最早的烘焙食品,我发给你专家看看,给我一点指点。

YilinBian 8:45 AM
我查了一下, 这个病不是遗传的. 是免疫系统紊乱引起的. 所以测基因应该没有用.

脚印 8:49 AM
怎么叫买自己可以做。

脚印 8:50 AM
依林,你是说白塞氏吗?

脚印 8:54 AM
人在国内也可以?

YilinBian 8:57 AM
如果不能上网站, 就是检测了, 也不能查看结果的. 全部结果只在网上.

脚印 8:57 AM
不用,我想让女儿做一个,网站她比我强,让她自己去查,带回去谒没有问题,现在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脚印 8:58 AM
依林,我还是希望与你讨论烘焙,

YilinBian 8:59 AM
回到白塞氏, 中国人群是高发人群.

脚印 9:00 AM
据说会复发,而且很危险,但好了没有复发,怎么知道会不会发呢?

YilinBian 9:01 AM
美国有2个基因检测的公司. 请使用 www.23&me.com. 如果用其他的公司, 我们就不在同一个数据库里了.

脚印 9:03 AM
好的,

脚印 9:04 AM
为了确定血缘,已经不需要检测,我们肯定是有血缘关系,

YilinBian 9:08 AM
由于是免疫系统的问题, 最好的是保持轻松, 适当锻炼, 多吃果蔬. 不一定复发.

脚印 9:08 AM
@Irene 张凝 @YilinBian 开个玩笑,如果确定了亲属关系,确没有基因联系,问题就会很严重,母系就有可能出了他姓的私生子,

脚印 9:09 AM
除了领养关系,是不是这样啊?

YilinBian 9:11 AM
没有基因关系的话, 就是领养的.

脚印 9:11 AM
@YilinBian 谢谢你,做父亲的喜欢担心,

YilinBian 9:12 AM
也不一定. 可以是联姻的.

脚印 9:13 AM
反正不是领养,就会产生疑问,尤其是很近的亲戚,

YilinBian 9:13 AM
亲属关系包括了联姻关系和血缘关系.

YilinBian 9:14 AM
要看家谱了.

脚印 9:14 AM
刘秉璋的五子都是同一母亲黄生的,她去世很早。

脚印 9:15 AM
刘秉璋正妻没有生育

老边 9:36 AM
抱歉,刚才在看球。

老边 9:38 AM
这么说,表舅就是阿月的堂叔了?

脚印 9:39 AM
对,她祖父和我父亲是亲兄弟,我们一直有往来,

脚印 10:08 AM
[元和堂七修谱领谱目录(1911)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MjQ3MDcwMg==&mid=2247483854&idx=1&sn=42b8f77ec2a66c7dd7245bf8bfdb1924&chksm=e895200fdfe2a919a9bca4866ec41035a1b4729e5dad7a1acfb0b729108329d29311c7d23009&mpshare=1&scene=1&srcid=0915gnoya2w6BD73rbMt0dpJ&sharer_sharetime=1568556511882&sharer_shareid=ad43b49dfa1fa497d66e93b2dfcb46e1#rd]

脚印 10:15 AM
庐江老家的宗亲已经修好了八修家谱,六修是刘秉璋时代,七修是宣统年间,这个名单是谱修好领取保管的人,据说保管谱是很大责任,刘秉璋五子中,就是由体乾保管,他是老大,自然他来保管。

阿月 11:04 AM
喔唷 这么热闹啊 大家早

老边 10:49 PM
收藏了。多谢表舅!

老边 10:51 PM
家谱分成62个号,每个号记载一个家庭?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8 PM
@阿月 辈分不对呀… 熙是我外婆的舅

阿月 11:19 PM
那您怎么知道和那个周家有关系?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0 PM
我不知道呀 … 所以问你

阿月 11:20 PM
@阿月 能问问爸爸 你为什么和周学熙的孙子 有关系? 我没有搞懂啊

阿月 11:20 PM
我和周学熙孙子有啥关系啊?[Sticker]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1 PM
周扶九曾孙女就是我奶奶 …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1 PM
@阿月 你应该和我是同辈人吧?

阿月 11:21 PM
对的

阿月 11:22 PM
我奶奶周式如是周扶九曾孙女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3 PM
… 还是我搞错了?扶九和熙是姻亲 … 他们应该是同辈?

阿月 11:23 PM
但是我不知道周扶九和周学熙具体啥关系

————— 2019-9-16 —————

脚印 1:14 AM
周学熙书周馥的儿子,后者是李鸿章的亲信,都是安徽同乡,因为周岁刘秉璋的姻亲,刘秉璋去世请求朝廷给刘秉璋赐谥的就是周馥,

脚印 1:29 AM
周扶九是江西吉安人,是一家银号或者什么商行的管事,由于太平天国运动,江苏盐场受到破坏,盐票贬值,就在时欠扶九老人服务商号钱的人,还不出债,拿贬值的盐票抵债,当江西东家不认可,没有想到很快太平天国镇压了,盐票又扶摇直上,扶九是很厉害的商人,后来成为江南最有钱的巨商,所以刘周两家在更早时候没有接亲可能,等到月奶奶与爷爷结婚已经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周家已经没有扶九老人在世那么富有,但和我祖父的家产比有过之无不及,所以这个周不是那个周,结亲到背景很不一样。

脚印 1:32 AM
前面有许多错字,马马虎虎看看,不改了。

脚印 1:35 AM
但周学熙和周扶九见过面,应该说可能的,徐乃昌日记里或许找得到,周学熙是天津大财主,周扶九家江苏上海的富豪,他们在一家公司都有股份,可能性就更大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12 AM
@脚印 觉得月应该是九的曾孙辈 … 或者月的奶奶是九的姐妹 (?)“奶奶是曾孙女” 辈分差太大了 *

脚印 7:19 AM
这个是不会错的,周扶九去世很晚,他二三十年代和你曾外公都有往来。月的祖母也是我的伯母,文革后才去世,扶九和儿子相继去世,他儿子,也就是月的曾外公去世报纸也都可查,周家在民国报纸上记得清清楚,所以月的祖母与曾祖父,祖父年龄间隔小,大概还是当年早婚早育,父子间年龄相差较小。

脚印 7:35 AM
刘秉璋家族,李鸿章家族相反,他们的儿女出生都很晚,依林曾外公出生在1873年,刘秉璋已经48岁,你曾外公出生在1878年,文庄五十三岁,我祖父1879年,文庄五十四岁,我祖父儿子生得也晚,

脚印 7:43 AM
刘秉璋二十五岁,金田起义,三十岁加人打太平军的前线,军旅生活使他们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现在人只讲淮军湘军政治是否正确,当年军人也是军人,为战争付出了自己的青壮年,都是一样的奉献。

脚印 8:07 AM
简单讲太平天国在清就是匪,北京人知道北岛,他曾祖,叫赵景贤就是抵抗长毛的英雄,从蒋介石开始就开始给太平军翻案,肯定他们反清,中共自然歌颂农民战争,但改革开放以后,对太平军评价否定不少,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8 PM
周馥称他们粤匪 [Grin]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0 PM
肯定反清 … 也不需要忽视他们杀人成性的事实呀 [Silent] 清朝有啥好否定的?

————— 2019-9-17 —————

脚印 7:14 AM
周学熙为林暮开写挽联。

老边 7:50 AM
我们曾经查到过周学渊(周学熙的五弟)写给林开謩的挽联:
谈笑得春多,
廿载闲缘接酒杯;
衣冠经劫在,
一流遗韵冷山湖。

脚印 7:56 AM
看得清吗?

老边 7:57 AM
大致能读。谁给谁的信?

脚印 7:58 AM
周止庵自述,

脚印 7:58 AM
周学熙,

老边 8:00 AM
他开办的启新洋灰公司与刘家、林家多人有关系。

脚印 8:07 AM
老边,你查得到吧?

老边 8:09 AM
他给林开謩写的挽联是:
晚始论交,醉月吟风皆幻影;
春同归去,落花流水传伤情。
有的字看不清楚,您看对不对?

脚印 8:13 AM
应该是,倍伤情,

老边 8:15 AM
后面还有一联,没看清楚是谁写的,
绝学仰孤识,邹鲁经生曾有几?
修文惊赴(?),旨元朝士史..

脚印 8:15 AM
爱如生有楷体,但他们把幻,输为幼。

脚印 8:16 AM
后面也是周写的,是挽章珏的。

老边 8:19 AM
上面这个库,我在家里进不去。改日去国图查一下。

脚印 8:20 AM
国图进得去吗?

老边 8:21 AM
据说,从国图里面的局域网可以进去。

脚印 8:40 AM
如不行我给查,这个家谱日记库,只限试用,有时间限制

老边 8:59 AM
哦。我抓紧时间去查。

————— 2019-9-18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09 PM
@脚印 谢谢分享 … 报纸的右边还有吗?

————— 2019-9-20 —————

脚印 6:58 AM
这要问老边了,进士题名录这样的书应该会有。

脚印 7:01 AM
庐江老家现在正在修祠堂,说过去有个一块匾,现在打算仿造一块,

脚印 7:02 AM
@Irene 张凝 你觉得好不好。

脚印 7:20 AM
不太清楚,这个林世泰究竟是什么名次,好像也不是前三,具体如何称呼,还要问问专家。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29 AM
庐江老家现在正在修祠堂,— 在哪里?纪念公园那里吗?

脚印 8:05 AM
你对老家挺熟,是在刘墩,我不太清楚什么位置。

老边 8:13 AM
查了一下,刘秉璋是咸丰十年(1860)第二甲第八名。进士大排序是第十一名。

老边 8:19 AM
巧合的是,林天龄(我外公林汉甫的曾祖父)与刘秉璋是同期进士,第二甲第四名。

脚印 8:20 AM
那他是参加了殿试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1 AM
这么巧 [ThumbsUp][Clap][Clap]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2 AM
@老边 要不要一起去国子监?希望十一长假期间不要太挤

老边 8:23 AM
同期进士,两人走了不同的升迁路。林天龄很快就“上书房行走”,作了同治皇帝的帝师之一;而刘秉璋则在两年后加入了李鸿章的军队,带着家乡子弟兵抗击太平军。

老边 8:25 AM
抱歉,@Irene 张凝 我也没认真看过国子监。

老边 8:25 AM
你哪天到北京?

老边 8:28 AM
两人年龄差不多,但因为刘秉璋生子晚,所以到了1920年代,就差了一代人。

脚印 8:30 AM
天龄公是那年去世的?

脚印 8:31 AM
从前同年是非常密切的关系。

老边 8:45 AM
1878年,逝于江苏学政任上。

老边 8:50 AM
17年后,其三子林开謩得中进士,第二甲第七名。

老边 8:54 AM
康有为与他同期

脚印 8:55 AM
徐乃昌称康有为同年,不知是否也是同年进士。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20 —————

脚印 8:55 AM
徐乃昌称康有为同年,不知是否也是同年进士。

脚印 8:57 AM
父子都是进士,在当时大概也是小概率事件。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9 AM
那时刚刚知道文庄公. 进士. 就买了这本书. 几乎还没有看

老边 9:01 AM
徐乃昌好像不是进士。百度百科他的词条说他是1893年的举人。

老边 9:04 AM
咱们先说10月3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06 AM
这个坏林林 也不出声 [Chuckle]

老边 9:09 AM
和平街二小?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0 AM
姑姑在中央乐团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我妈妈那年过世… 俺开始流浪 …

老边 9:11 AM
她1970年转过去,二年级。

脚印 9:13 AM
你们要一齐去上回老边地图上哪条胡同,体乾声木都住过那里的旅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3 AM
1970 我应该去天津了

脚印 9:15 AM
拍一张照片。以后和先人照片合在一起。

老边 9:15 AM
你是做网络安全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8 AM
不是… 是被黑客操纵了… 什么都进得去[Scream][Scream] 精疲力尽 快招架不住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9 AM
我最怕他们来动我的资料… 如果是,20+ 的心血就不见了[Cry]

老边 9:22 AM
今天找到的照片。

老边 9:22 AM
刘子树夫妇

老边 9:23 AM
夫人是我外公的三表姐。

老边 9:25 AM
@Irene 张凝 到北京后给我打电话。13501213800

脚印 9:41 AM
子树,就是滋生,我叫他四伯伯对吗?

脚印 9:43 AM
这张照片应该是50年代初吧!

老边 10:22 AM
看上去是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4 AM
https://www.loc.gov/resource/g7824b.ct001950/?r=0.203,0.794,0.163,0.074,0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4 AM
1938年的地图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38 AM
照片保存的真好 [ThumbsUp]

————— 2019-9-23 —————

脚印 9:17 AM
到国子监,先发一张名单

YilinBian 11:13 AM
@Irene 张凝 三房 你一个人回国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6 AM
是. 老公还是不肯

老边 10:03 PM
在你小姨家包饺子?多有叨扰。或者到我家来包饺子?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57 PM
对不起 口齿不清 … 在你家方便吗? … 我小姨不支持我做家谱 [Cry] 我提她的地址是想问怎么去你家 – 她家近14 永定门外站

————— 2019-9-24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00 AM
@脚印 林和俞 (?) 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对不起 请重复一下行吗? [Cry]

脚印 12:03 AM
俞是谁

脚印 12:03 AM
你说林是老边曾外公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04 AM
您[Sticker]那个表 红色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04 AM
林下面那位

脚印 12:08 AM
哦,这是庚申恩科的排名榜,我是按林天龄搜的,所以他名字上显示红色,他是第四名,刘秉璋是第八名,天龄公,是老边他们外公的父亲。

脚印 12:08 AM
曾外公的父亲,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43 AM
[Grin] 明白了. 林家和刘家有次婚姻?

脚印 6:52 AM
到北京问边妈妈,她或许知道。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54 AM
边妈妈是哪年出生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55 AM
周学海 光绪十八年壬辰科同进士出身.
周学渊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中进士

脚印 6:59 AM
碧宜姑妈嫁林家是1925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00 AM
孙辈才联姻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02 AM
钦点 和 恭承 有什么讲法吗?

脚印 7:02 AM
这是家乡族人仿制,

脚印 7:03 AM
不太懂,钦点一定是皇上太后,

脚印 7:04 AM
承,是不是承受的意思,恭恭敬敬的接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06 AM
皇上赐给他 … 他恭恭敬敬接受 [Grin] 哎

脚印 7:06 AM
刘秉璋能不能算朝考一等,有机会几位也询问一下,

脚印 7:09 AM
点,点将,点名,大概还不完全能翻成赐予,而是授予,任命的意思。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13 AM
觉得不要加 “一等” 除非他们有证据. 文庄公考到进士 34岁 名列前茅 不容易. 没有必要夸大 反而弄巧成拙. 您觉得?

脚印 7:14 AM
这个大概是有规定的,问一下就会清楚,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19 AM
@脚印 您认识马勇吗?

脚印 7:24 AM
这个人不知是多少名,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25 AM
他… 近代史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30 AM
你们是同行 不同专业?

脚印 7:32 AM
我沒有什么专业只是教教书。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36 AM
https://baike.baidu.com/item/二甲

脚印 7:41 AM
刘秉璋没有进入殿试,正好出线,他自己期望不高,公布名次那天去香山玩了,如果他名次是第十,就必须参加殿试,否则就会被置于很后面。

脚印 7:42 AM
这是声木或晦之书里说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45 AM
他是在南京的考场考过吗? 科举博物馆挺好的

脚印 7:46 AM
刘秉璋没有

脚印 7:47 AM
他的儿子应该在金陵,

脚印 7:49 AM
刘秉璋的寄长子是在金陵考试时去世,那一年也是碧宜姑妈的父亲出生一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0 AM
声木 也在金陵考过?

脚印 7:51 AM
考过,但没有考上,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1 AM
哪年考的 您还记得?

脚印 7:51 AM
只有德曾的祖父考上了

脚印 7:52 AM
没有考上就没有确切的时间,

脚印 7:52 AM
但刘秉璋诗好像提到时间

脚印 7:53 AM
考上会等在报上,没有考上可能会再考。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4 AM
进士都是在北京考场 … 其它考场 包括金陵的 是考举人的,是吧?

老边 7:59 AM
我外婆刘璧宜是1921年嫁入林家

老边 7:59 AM
据说是“娃娃亲”[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9 AM
指腹为婚?

老边 8:00 AM
婚前两人可能没见过。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0 AM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1 AM
刘璧宜是她的字吧?

老边 8:02 AM
我外婆存了400多封信,第一封信就是他们在上海婚后回天津上学,从浦口写给她的明信片。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2 AM
我外婆好像是静宜… 她和我外公也没有见过 1932 在上海结婚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3 AM
@老边 书出了 请一定留一本给我 [Sticker]

老边 8:03 AM
册名,刘实生

老边 8:04 AM
当然。3号到我家来看原件。[Smi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6 AM
厄上你们了 [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6 AM
不知道 “厄” 对不对

脚印 8:06 AM
是1921年,农历十月初九,

老边 8:06 AM
从信中看到,他反对“旧式婚姻”,积极支持晚辈女性的自由恋爱,同时对“月下老人”给自己找的对象十分满意。[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7 AM
有木有林家的家谱分享一下?

脚印 8:07 AM
徐乃昌日记,这些地方很有价值,

老边 8:08 AM
有。但不像刘家的那样正规,是2000年以后做的。林开謩以下。没做到林天龄那一辈。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9 AM
… 我外婆的婚姻不幸福 … 外公的二婚 花花公子 … 但是外婆非常喜欢外公 …

老边 8:10 AM
日记非常有价值。可以看出,体乾公与他的三个弟弟之间,很早就不睦了。

老边 8:10 AM
那时纳妾合法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2 AM
想听听你们对 “游学”的看法 [Sticker] 比如这个羽戈

脚印 8:12 AM
@老边 徐乃昌日记1922年12月16日刘健之娶子妇,你注意了没有,九舅是在碧宜后一年娶亲?

脚印 8:13 AM
宝生娶亲,徐日记没有,但申报有报道。

老边 8:13 AM
体乾公的两位妻子,在他去世后一直住在一起,和睦相处。李氏夫人去世以后,没有子女的张氏夫人一直被刘家后人抚养。

老边 8:14 AM
注意到了。

脚印 8:14 AM
几个兄弟里体乾大概婚姻比较完美。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24 —————

脚印 8:14 AM
几个兄弟里体乾大概婚姻比较完美。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6 AM
这个群里没有二房的后人

脚印 8:16 AM
体乾与弟弟的不和,年龄是一个因素

脚印 8:16 AM
你去招个来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6 AM
我不认识呀

脚印 8:16 AM
德曾女儿好像在美国

脚印 8:17 AM
请阿月去联系

脚印 8:17 AM
二房和大房关系比较好,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7 AM
德曾姨还好?

脚印 8:18 AM
德曾已经走了,我上次告诉你了,你大概没有留意。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8 AM
@阿月 请 请个二房的后人 … 都有代表了 [Grin]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0 AM
@脚印 对不起 … 是没有留意 … 她哪年过世的? [Sticker][Sticker][Sticker]

老边 8:20 AM
“游学”或许是历史学家走进市场的一种尝试吧。没什么不好。只是,对历史的解释别太随意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0 AM
我的记忆越来越差 … 尤其最近 挺明显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09 AM
http://www.ireneeng.com/wp-content/uploads/2016/07/09.pdf, http://www.ireneeng.com/wp-content/uploads/2016/07/09-2nd.pdf

脚印 10:15 AM
[《人民日報》國庆頭版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1MTQxNTQ4NQ==&mid=2247484285&idx=1&sn=7d8a5917f08c2ebd7ca679dac620c942&chksm=fb90f8afcce771b9c65106079bcefd2c6da4cd73582a87996b045099ce1f95f23b286c9f3073&scene=0&xtrack=1#rd]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39 PM
@脚印 [ThumbsUp]

脚印 7:40 PM
[近代湖湘人才辈出最直接的原因是什么 ?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xMjYyNTg2MA==&mid=2247492868&idx=4&sn=9f10b41023ca1a09f2892054045f2cd3&chksm=f96338afce14b1b9ff977ef5160a4c08e0699120d7ba4a57ab4d397799d77cb123f2cd7e5ced&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69363877807&sharer_shareid=0bb77d2956363c2910a6efea746b681d#rd]

脚印 7:41 PM
科举好坏反映参与人数多寡,考的人多优秀人才相对就多,科举获得好成绩学子要在八股上下功夫,潜心揣摩,不刻苦不行,运气也很重要。刘秉璋是八股文高手,不买他账的文人也承认他在这方面的能力,刘秉璋最在乎子侄科举,亲自给他们改作文,即使在总督任上也如此,刘家藏书在淮军中也称第一,但他五子,加上一过房的长子,只有一人考上了举人,以我私见,一是因为这些子子侄应试教育必须的心无旁骛功夫不行,兴趣太多,交游太广,静下心来的时候太少,一句话条件太好,也是运气不济。

脚印 7:47 PM
比较林刘两家,差别也不小,林家世代书香门第,刘秉璋父亲是三河商人,家庭氛围就有差别。林家父子两代进士也有其必然。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2 PM
先祖… 经营什么了?

脚印 7:57 PM
经营什么大概没有记载,只说贷款给镇上商家,战乱欠债的人跑了,他把债独自顶了下来,今天话也与金融有点关系,

老边 8:11 PM
刘家先祖们大概在芜湖一带有不少房产和地产

老边 8:12 PM
林开謩没给后人留下任何不动产。灵境胡同的大宅院是租住的。

脚印 8:16 PM
大概也不多,李家比刘家厉害,民国时候兄弟矛盾可能与分产也有关系,所以我祖父给儿子结亲都是比他有钱的富翁。

老边 8:18 PM
两家的财力相差很大。表舅祖父的收藏规模令人惊叹,财力支持是必要支持。

老边 8:19 PM
晦之公的长子也有留学经历?

老边 8:19 PM
必要条件

脚印 8:23 PM
阿月爷爷留学美国,

脚印 8:24 PM
好像十八叔也留过学,

脚印 8:25 PM
二房教育最好,

脚印 10:25 PM
不知宝生宸生娶的什么人家,从徐乃昌日记看,体乾与前请遗老交往甚多,性格或许也较谦和,我祖父为人大概比较海派,不拘小节,对政治兴趣不如大哥,以翁同龢日记评价,祖父比体乾活络,招人喜欢,他给儿子娶亲都是比他有钱的富商,阿月奶奶出之巨富,十六叔夫人是南京商魏家,从事织布[Sticker]好几代,十九丁家是盐官,在南京,扬州,湖州的花园现在还是旅游胜地,和体乾比较体智老爷很是任性,说财富大概放在当时并不算多,做生意我以为他也不算精明,我们现在研究祖先,也只能根据材料猜测,一直不明白宝生为什么与父亲关系如此紧张,是不是从小李夫人对儿子过于放纵,你手头有李夫人信,或许会找到答案,所以这样想,因为李夫人的一子一女先后夭折,而且刘秉璋都很喜欢,这对李夫人打击想必很大,不知你母亲是否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4 PM
不好意思 。。。李季淑 … 是谁?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1 PM
李昭庆女儿?

脚印 11:24 PM
是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36 PM
请看一下 文庄公的太太 ?? 年份差不多 。。。但是人 对吗?

————— 2019-9-25 —————

老边 4:12 AM
李昭庆是男士,李季淑的父亲,不是刘秉璋的夫人。

老边 4:13 AM
刘体乾与李季淑是夫妻,刘璧宜是他们的女儿。

脚印 4:19 AM
这张照片你们应该有的,

脚印 4:22 AM
@老边 你们与最小的刘瑛闻后人有往来吗?

老边 4:37 AM
有。她的一儿一女都在美国。

老边 4:41 AM
她们三姐妹1980年代的合影

老边 4:41 AM
左起:刘琬尊、刘瑛闻、刘璧宜

脚印 4:42 AM
哦。

脚印 4:42 AM
在北京拍的。

老边 4:43 AM
上海

老边 4:43 AM
我外婆1984年从上海来北京,就没再回去过。

脚印 4:50 AM
李季淑三姐妹

脚印 4:51 AM
还是四姐妹

老边 4:57 AM
四姐妹。她最小。大概是刚出生父亲就去世了。

老边 4:57 AM
只知道她二姐嫁给了蒯家。大姐、三姐都没查到信息。

脚印 4:58 AM
大姐

脚印 5:01 AM
这是合肥李氏家谱上的,不知你能否看清

老边 5:01 AM
还行

脚印 5:04 AM
你补充上去,请再发一下,尤其是李夫人名字,如果不是后人大概很难查到,

老边 5:05 AM
好的

脚印 5:08 AM
李昭庆儿子大概还要补一翊

脚印 5:14 AM

脚印 5:15 AM
咸丰庚申九月十六日辰时生

脚印 5:21 AM
叙卒于宣统元年五月十一曰,在墨西哥去世

脚印 5:23 AM
生于同治六年

脚印 5:31 AM
翊生于同治戊辰年十月二十四日戍时

老边 5:38 AM
吴学廉也是一位文人?他妹妹嫁给了郑孝胥。

脚印 5:39 AM
王仁堪有硃卷,

脚印 5:40 AM
社会关系非常详细

老边 5:46 AM
王家是开謩公母亲的娘家。她的一个侄女又嫁给了开謩公的四子林新猛。我们有王家的家谱。

老边 5:46 AM
王世襄与林家的后人来往密切

脚印 5:51 AM
硃卷比家谱信息更广

老边 6:02 AM
李经翊的卒年,没查到

脚印 6:04 AM
修谱时健在。

脚印 6:16 AM
翊应该在1929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去世

脚印 6:43 AM
李经翊有个女儿李国淑,

老边 7:36 AM
@Irene 张凝 三房 你外婆的生卒年?

老边 7:37 AM
表舅,您伯父与父亲的卒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2 AM
佶生, 子宜 七 1901-80

老边 7:58 AM
收到

老边 8:00 AM
体信公只有一女一子?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1 AM
周瑞钿 只生了两个 就过世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1 AM
我没有钿的照片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4 AM
刘琬尊 是 Camille 的外婆, 对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5 AM
我在西雅图转[Sticker] 希望能够见到她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7 AM
刘瑛闻 排行几?

脚印 8:40 AM
我父亲应该是1957年去世,说应该因为不久母亲也去世了,我那时才十岁,

脚印 8:42 AM
汉生不是四爷,而是二房的,宋路霞的书上有,

脚印 8:44 AM
他确切年代我不记[Sticker],他活到九十多岁,现在不去了解,真来不及了。

脚印 8:47 AM
李经方有个女儿,是我刘秉璋的过房女儿生的,是不是叫李国香,要查一下,

脚印 8:47 AM
是和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2 AM
李经方是谁过继给谁的?

脚印 8:55 AM
李鸿章

脚印 8:56 AM
李经方是继子,他夫人是继女。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8 AM
李经方是李鸿章过继给弟弟昭庆的?

脚印 8:58 AM
反过来,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8 AM
李经方是弟弟昭庆过继给李鸿章的?

脚印 8:59 AM
对。

脚印 9:03 AM
李经方的刘夫人去世很早,实足16岁,他们有个女儿李国香,嫁给了杨云史,你有兴趣上网查,杨云史诗写得好,

老边 9:08 AM
刘瑛闻的排行,不知道。她的姐姐与母亲,都称她“小妹”。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0 AM
@脚印 刘夫人就是文庄的女儿 还是继女?

老边 9:10 AM
@Irene 张凝 三房 你外婆生于1901年,比我外婆大,为什么排行比我外婆靠后?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文庄公*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不知道 – 大家都叫她七小姐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2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不知道 – 大家都叫她七小姐

脚印 9:11 AM
劉瑛闻生时大概已经在民國了,是吗

老边 9:12 AM
是。1908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2 AM
问的好 @老边

老边 9:12 AM
不是。还没到民国[Awkward]

老边 9:13 AM
我外婆称宝生为三哥,也不好解释。

脚印 9:14 AM
那谱上说次三,应该是碧宜和碧宜大妹,好像没有瑛闻

老边 9:14 AM
次三,是下面有三人的意思?

脚印 9:16 AM
你外婆称三哥,我认为是体乾一房的排行,前面有二个儿女。

脚印 9:19 AM
这是子樹的外孙女發给我堂弟久龄的

老边 9:26 AM
相片宝贵!我妈看了,说刘子树只有三个女儿。照片上有其他人?

脚印 9:27 AM
谱上应该没有记到劉瑛闻

老边 9:28 AM
“女三”,应该就是璧宜及两个妹妹吧?“次三待字”,说的是三个女儿名字待定?

脚印 9:30 AM
女三是在长女前面,谱可能失记了。

脚印 9:32 AM
照片上的人我也不知道,

脚印 9:32 AM
三个女儿你妈妈记得不错

老边 9:33 AM
如果是体乾一房的排行,宝生行三,璧宜就应该行五,中间还有宸生。但她母亲称她“二女”。而且,宸生也不应被称“九哥”。

脚印 9:35 AM
称二女是李太夫人有过一个女儿

脚印 9:36 AM
辰生称九,是因为大家族都是这么排的,子樹就的四伯伯,

脚印 9:39 AM
我姑妈一是八,一是九

脚印 9:40 AM
碧宜排几

老边 9:40 AM
我妈也同意,宝生称“三哥”,璧宜称“二女”,是自家的排行。

老边 9:41 AM
您的两个姑妈生于哪年?

老边 9:41 AM
璧宜生于1905年

脚印 9:42 AM
你妈妈认为寳生是不是很受宠爱

脚印 9:43 AM
姑妈的生年我不知道,

老边 9:43 AM
可说是劣迹颇多吧

老边 9:45 AM
体乾公登报声明,在那个年代的读书人中,是极其伤面子的事情。足见宝生父母对他失望之深。

脚印 9:46 AM
寳生读过圣约翰,后来又在复旦毕业,体乾还曾想让他去时报工作,

老边 9:46 AM
后来体乾公去世,母子三人立即分家单过了。李夫人给女儿的信,心情非常灰暗。

脚印 9:46 AM
體智在上海与亲家打官司是出了名的,

老边 9:47 AM
您爷爷与外公打官司?

脚印 9:49 AM
从徐日记我觉得体乾公还是比较克制的人,一是北京驱逐皇帝出宫,体乾反对发表过于激烈的言论,二是在为李家买文物时,商家没有守信,体乾没有动怒,

老边 10:00 AM
1932年,南京,李季淑、三位女儿、及我妈。

老边 10:01 AM
左起:瑛闻、琬尊、璧宜。

脚印 10:02 AM
明白,我发给子树外孙女了

老边 10:05 AM
1922年至1926年,子树公好像是在启新洋灰公司上班,家在天津。我外公林汉甫在南开读书。我外公给外婆的信里,常常提到去子树家吃饭。那时子诚公也在天津。

老边 10:07 AM
1937年以后,我外公外婆带着老太太,从南京到上海租界躲避。子树公从实业银行出来后,也在上海做事。两家仍然是常有来往。一直到解放以后。

老边 10:09 AM
子树公的三位女儿,都比我母亲年长。不知后来哪位去了美国。

脚印 10:09 AM
子树父亲去世早,他很早就当家了

老边 10:10 AM
我外公1929年的信里曾提到子诚去世

脚印 10:10 AM
应该都没有去,去的是外孙女。

老边 10:11 AM
体乾公与几位弟弟似乎不睦,但似乎没影响到下一代。我外公与子诚、子树、子余、荔生,都有很多交往。

脚印 10:12 AM
陈洚先生你知道吗,

老边 10:12 AM
不知道

脚印 10:12 AM
也是福建陈家的

老边 10:13 AM
陈宝琛家?

脚印 10:14 AM
他们的不睦应该和一般不同,

脚印 10:14 AM
是,好像是侄子,

脚印 10:14 AM
他和子树女儿德曾是同学,圣约翰的

脚印 10:16 AM
二房大概在兄弟矛盾中比较中立

老边 10:17 AM
明天我问一下我妈,陈宝琛的一个孙辈是我妈的中学同学。

脚印 10:18 AM
从你发的履历看林家王家可能都是学而优的书香门第,刘秉璋他们是在打太平天国中崛起,很像是现在革命军人

脚印 10:18 AM
刘秉璋是他们中少数有进士资格的人。

老边 10:19 AM
十大元帅中的刘伯承

脚印 10:20 AM
体乾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衙门中,

老边 10:20 AM
林家的两代进士,主要都在学界。

脚印 10:21 AM
与一般人不同,兄弟之间大概不太亲密

脚印 10:22 AM
现在干部子弟也有这种情况,你在北京应该了解

老边 10:22 AM
但是李家是更大的官宦人家,家庭内部关系却很紧密。

脚印 10:22 AM
从小是警卫员带大的,

脚印 10:23 AM
也不见得,

老边 10:23 AM
在北京,文革前,大院里的干部子弟们,关系都很好。

脚印 10:24 AM
李经翊一死就打官司。

脚印 10:25 AM
他们不是不好,是没有平民的相互依靠。

脚印 10:25 AM
每个人都很独立,

脚印 10:26 AM
不知道在生活上关照彼此,

脚印 10:27 AM
不通人情世故,我祖父和三爷大概都是有这种毛病,体乾可能会好些,

脚印 10:27 AM
当然都是我推测,没有许多证据

老边 10:27 AM
林家不是这样。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四个儿子、前后二十多个孙辈,住在一个大院里,二十年以上。

脚印 10:29 AM
京官一般没有许多钱,也没有封疆大吏那样权势,

老边 10:29 AM
有一套算账的办法,一套做饭吃饭的秩序,孙辈里大的带小的。我母亲受她的几位堂姐的影响很深。

脚印 10:30 AM
林天龄是学政,多少有点现在道德楷模意思。

老边 10:31 AM
是。他去世后很久了,逊位的宣统帝还赐了一块石碑。

脚印 10:32 AM
我们现在不能知道非常具体,只能据史料和常识推理。

老边 10:33 AM
深入研究一下那时的不同家庭,应该很有意思。

脚印 10:34 AM
体乾可能将刘秉璋一些遗稿毁了,声木多次在文章里暗示这件事。

老边 10:34 AM
与宝生有没有关系?

脚印 10:35 AM
体乾可能和元之关系也密切点

脚印 10:35 AM
应该不会,毁可能是在辛亥不久,

脚印 10:36 AM
体乾很早就加入民国政府,北洋政府

老边 10:36 AM
政治原因?

脚印 10:37 AM
用今天话他在政治上能够跟上时代,

老边 10:37 AM
元之,体道公?

脚印 10:38 AM
应该是元之,体道申报上作元之

老边 10:38 AM
但林开謩多次拒绝给北洋政府做事,当时被称为“旧京九老”之一。

脚印 10:39 AM
三四年龄差一岁,比较玩得来。

老边 10:39 AM
政见不同,也不妨碍作亲家哈。

脚印 10:39 AM
也是个过程,

老边 10:40 AM
子树曾托我外公向陈宝琛求过字。陈宝琛是“旧京九老”之首。

老边 10:41 AM
《郑孝胥日记》里记载了不少林家的事情。

脚印 10:41 AM
徐日记不用阳历,晚年南京给他的官还是做的,开始只看京戏,后来渐喜欢看电影

老边 10:42 AM
元之的生卒年?

脚印 10:42 AM
郑日记也可看出体乾与体智的不同。

老边 10:44 AM
“官商结合”,好像体智公的创新点多一些,所以也更成功一些。体乾公可能相对比较守旧?

脚印 10:44 AM
元之,生年谱上有,卒年不知道,网上只查到杨梅胡同和体乾住地一样

脚印 10:45 AM
年轻更会玩,更喜欢女人

老边 10:46 AM
他们在北京的住址,应该是在1910年代吧?1920年代就定居上海了。

脚印 10:46 AM
他娶孙家鼐女儿,据说智商不高,甚至有点傻,这大概也是他不幸

脚印 10:47 AM
1920年代体乾还去北京工作过,徐日记可以看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