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Z’s WeChat 微信

Liu Bipngzhang tree here; 刘秉璋 1862-1905  1826年5月20日 – 1905年8月23日 | sent | 周馥 Zhou Fu | Popo 1901-80 Bian Yilin 2019.7.30  |   | 劉永齡  Liu Yongling 刘永龄 | Shanling and Yilin’s bro have lots to say  … | family tree by Shanling | photos |

  • 9.2? mo
  • 9.2? mo
  • 10.032 Bian home visit
  • 9.30 portraits Ida’s daughter & temple 刘墩刘氏祠堂初六上梁 BonV  
  • 9.2? more people joined 福建李家, 福建龚家,  王世威
  • 9.25 bulk repeat some of the 1st …  
  • 2019.9.10 below – the 1st fin scam; ..
  • on family tree

people and their family tree mine here; Hu AnshuShanling’s; 福建李家;

  1. 周扶九 Zhou Fujiu ..
  2. 2019.9.25  Lin & tree of Lin Tianling 林天龄
  3. 王其康 慕庄 1882 to ZXX
  4. 林天龄 Bian’s family tree 
  5. Bian Yilin
  6. 劉永齡
  7. Shanling

..

左起: 刘璧宜 (Liu Biyi)、刘宸生夫人 大约在1937年,南京。

今天整理老照片,又发现这张照片。我妈说男士有点像大同哥,所以估计这是刘宝生夫妇。只是夫人与我妈的印象不大一样。但这张照片应该是在1920年代初期或中期照的,我妈的印象是十多年以后了。您有没有他们的图像资料? 我妈说这位女士肯定不是宸生夫人。

周扶九 Zhou Fujiu

王其康 慕庄 1882 to ZXX -> 王辛笛 1912.12.02 TJ +徐文绮 -> 王圣思 wrote … Shanling: 王圣思是我同学,她哥姐都在美国,什么时候问问他们是否有兴趣做基因检测,看看是否有周家血缘。 

..


  • 体乾 18-1930的长子宝生 复旦毕业 & more; 但他后来很不好。很早就与母亲分家了。..  
    • 体乾有两个儿子,另一宸生 宸生的身体不好,一直是肺病。  
    • Chun 体乾夫人李季淑是李鸿章的侄女,后来基本上是靠她娘家人的接济度日,1947年在上海去世。
    • Chun 但是我妈说,她们从小就称宝生为“三舅舅”,称宸生为“九舅舅”。存留信函中,老太太也都是称其长子为“你三哥”。
  •  Yilin 外公 Lin; 刘宝生是你外婆的哥哥 updated tree
    • 我外婆97过世, 我母亲健在-90周岁 1929-.
    • 劉永齡  把徐那段日记 …你外婆结婚时间,外婆外公来往都有记载 … 上海亲戚对你妈妈知道不多,宋写刘秉璋家族没有你外公信息,我是从徐乃昌日记看到你外公父亲名字。
    • 你外公父亲林贻書
    • Chun 我外婆存留了444封信函,1921年至1936年。主要是我外公写给她的,还有少量她母亲(李季淑)写给她的。我们最近将其编辑成册,或可出版。
    • 林开謩,我们在《百度百科》写了一个词条 他是民国初期的“旧京九老”之一,与陈宝琛连襟,且住近邻。他父亲林天龄是同治帝师,后来溥仪还赐给他的目的一块御碑。  ..    
    • Chun 女孩子也应该有排行。我外婆行二、大妹妹行四、小妹妹不知道
    • 外婆生于1905年
    • Chun 我外公在南开读书时,子诚、子树都在天津,他们有很多交往。1934年我外公被子树、子余拉进中国实业银行,与他俩的交往很多。子树、子余在实业银行的职位不低。但1935年你爷爷从实业银行辞职后,他俩也相继不在银行了,但我外公还在。还有一位荔生,不知是哪房的,与我外公也有交往
    • Chun 我是北京的69届,下乡到黑龙江兵团,1977年回来后考上大学。毕业后先教书、后下海。。。
    • 劉永齡 这个讣告上有你外婆家的地址 … Chun 我外公1922年的一封信中有“十月岳父五十正寿“的说法..
    • Chun 不是你提供材料,你曾外婆的名字是查不到的  她的三个姐姐中,我们只知道二姐嫁给蒯光典
      • 劉永齡  .. Xu Naichong’s girl also married 蒯 … therefore they were close … Xu had marriage with TJ Zhou and 蒯
    • ..。
  • ..
  • 劉永齡 posted: 叔侄贫富 1931? Chun: 这个案子,大概是两家没有联系的原因了。 .. .. .
  • 劉永齡 劉體道是体乾的五弟,他们在北京住在一处。
  • 劉永齡 这是1921年元月(农历)徐日记,下面注我另加的 元月
    九日,劉健之夫人五十夀[i],送缎幛,桃麵等四色,十日祝劉夫人夀
    [i] 劉夫人,李昭庆第四女,《合肥李氏宗谱》卷七:昭庆文安公第六子,派名章昭,字子明,一字眉叔,號幼荃。生于道光乙未年五月三十日丑时,卒於同治癸酉年六月初三日酉时,葬梁字店有墓园。配同县郭氏,江苏江甯督粮同知熙荣公女。生於道光甲午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午时,卒於光绪辛卯年六月十九日丑时,合葬夫茔。生子四:经方,经榘,经叙,经翊。经方出继胞伯鸿章公为嗣,经翊出继胞伯凤章。生女四:长适光绪辛卯科举人二品衔署江苏淮扬道候补道庐江吴学廉。次适翰林院检讨二品顶戴,候补四品京堂同县蒯光典。三适户部郎中浙江余姚邵颐,四适江苏候补道庐江劉健之。《劉氏宗谱》记健之婚姻曰:配合肥县道光戊戌科進士,刑部郎中,记名御史,诰赠光禄大夫李公文安孙女,追赠太常寺卿,记名盐运使讳昭庆女。江苏候补道印经榘,分省補用道讳经叙胞妹,生於同治十一年壬申正月初十,已时,生子三,寅,寳,宸。女三,长殇葬于无为州西郷天花寺,次三待字。付室张氏。 ..
  • 荔生 Lisheng  生 ..were LBZ’s kid brother’s grandsons link
  • 刘子树夫妇: Bian Xiaochun: 刘子树夫妇, 夫人是我外公的三表姐。Shanling: 子树,就是滋生,我叫他四伯伯对吗?这张照片应该是50年代初吧! ..

.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45 PM
刘善龄舅舅 在上海 退休了. 边依林和我同辈 是大房的. 我是三房的. 我和依琳还没有见过面 是做基因认识的 [Joyful]

————— 2019-9-6 —————

脚印 12:03 AM
徐乃昌日记所记刘家史料 2019-03-14 修改.docx(View in attachment)

脚印 12:04 AM
这里面有刘秉璋四个兄弟往来的日记,还有其他亲戚的,尤其是和体乾,徐和体乾关系最密切,三爷爷的交往也很多,尤其是他们一起去天津周家奔丧,如果有疑问我们一起讨论、

脚印 12:11 AM
述之十支都是戏啊

脚印 12:11 AM
三房

脚印 12:12 AM
健之是大房

YilinBian 5:30 AM
@脚印 表舅好!

脚印 8:11 AM
@YilinBian你好, 张凝说你是体乾的后代,不知能否告诉与体乾关系。

YilinBian 8:56 AM
体乾是我外婆的父亲。我的祖外公,是这样称呼的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6 AM
小建议:用名字好些 … 不是不尊重长辈. 声木是我外婆的父亲 @YilinBian 我们和文庄公的关系是一样的. 舅:您是四房的 对吧?

脚印 9:17 AM
你外公姓什么?

脚印 9:22 AM
是的,

脚印 9:23 AM
这就是体乾的长子宝生

脚印 9:24 AM
他在复旦毕业。

脚印 9:31 AM
永龄舅舅也过世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33 AM
节哀 … 一路好走 [Sticker]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33 AM
什么时候?

脚印 9:34 AM
正月十五

————— 2019-9-10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32 AM
@YilinBian 亲 能把这个家谱用中文写出来?还有妈妈爸爸的名字?

脚印 12:34 AM

[Sticker]健之公嫁女初九日,访余夀老、林贻書、劉健之。戴润甫、劉健之来谭。稻谷價,三元二-三角。初十日,贺劉健之女公子受聘之喜,林贻書、劉健之两家结婚禮,属作仌人,贻書来未晤,昨答拜亦不遇。十一日,午刻赴劉畏之述之、慧之會賓樓之约。林贻書纳子婦送洋缎红幛喜烛,劉健之嫁女送喜礼,十二日,同子丹约朱曜東,雲海秋,李伯贞,劉畏之,劉述之,劉慧之,張幹卿,鲍承良,大雅楼酒叙,共用十九元。十三日,为林贻書,劉健之两家作仌人。函謝陳一甫并赠李文忠公尺牍讬劉慧之转交。十六日,余夀平劉健之来谭。廿二日,林诒書约五时一枝香西餐,邀麒麟童、王靈珠同酌,同座有任子木,劉健之,鄭蘇龕,金伯屏。廿五日,劉健之来谭。廿九日,劉恭人忌日,至劉健之处略谭。壬戌(1922)元月初七,林贻書六十夀,寄红绸幛祝之,(邮寄)

脚印 12:38 AM
如果边的外婆是体乾长女,曾外公就应该是林贻书,徐日记里有刘林两家成亲时间。

脚印 12:38 AM
1

脚印 12:39 AM
徐是冰人:

脚印 12:40 AM
麒麟童是周信芳?

YilinBian 12:41 AM
我把我哥哥边晓春添加到群里, 他在家谱方面比较清楚.

脚印 12:42 AM
外公是姓林吗?

YilinBian 12:44 AM
@脚印 您讲的应该是对的. 外公姓林.

脚印 12:46 AM
我上次发的刘宝生是你外婆的哥哥

脚印 12:48 AM
徐日记对了解外婆的父亲体乾非常有用,他去世前后记录非常清楚。

脚印 12:50 AM
体乾有两个儿子,另一宸生

YilinBian 12:51 AM
您等我哥哥入群之后, 好好聊聊. 我的外婆姐妹三人我们比较熟悉, 对于她的兄弟了解比较少. 正好您可以填补一下空白.

YilinBian 12:53 AM
我外婆97过世, 我母亲健在-90周岁.

脚印 1:03 AM
把徐那段日记原文我找出来发你,你外婆结婚时间,外婆外公来往都有记载

YilinBian 1:04 AM
好的,谢谢!

老边 1:07 AM
善龄先生,您好!我是边晓春。

老边 1:07 AM
Liu Bingzhang’s Family .pptx(View in attachment)

脚印 1:08 AM
边先生好。

老边 1:09 AM
您根据徐乃昌日记编写的史料集,对咱们这个大家族很有价值。我还没读完,已经找到了不少重要信息。

老边 1:10 AM
上面的这个PPT,是去年Camile来寻根时给她做的。

老边 1:10 AM
您看一下,是否有误。

老边 1:11 AM
您的祖上是哪一房?

脚印 1:12 AM

脚印 1:12 AM
我是四房,體智的孙子

老边 1:14 AM
您是我们的长辈!

老边 1:14 AM
我妈是1929年出生,比您年长?

脚印 1:15 AM
当然,我是1948年

老边 1:16 AM
我们应该称您表舅!

脚印 1:19 AM
上海亲戚对你妈妈知道不多,宋写刘秉璋家族没有你外公信息,我是从徐乃昌日记看到你外公父亲名字。

老边 1:19 AM
上面那个案子是1931年?

老边 1:20 AM
这个案子,大概是两家没有联系的原因了。

脚印 1:20 AM
我再查一下,是刘体乾去世之后

老边 1:20 AM
他1930年去世

脚印 1:21 AM
宝生在圣约翰读过书,还有他写的文章,

脚印 1:22 AM
仔细看徐日记,体乾去世信息记得非常清楚。

老边 1:22 AM
哦。但他后来很不好。很早就与母亲分家了。

老边 1:24 AM
体乾夫人李季淑是李鸿章的侄女,后来基本上是靠她娘家人的接济度日,1947年在上海去世。

老边 1:25 AM
您的父亲是?

脚印 1:25 AM
刘子明

老边 1:26 AM
排行?

老边 1:28 AM
我外婆存留了444封信函,1921年至1936年。主要是我外公写给她的,还有少量她母亲(李季淑)写给她的。我们最近将其编辑成册,或可出版。

脚印 1:28 AM

脚印 1:29 AM
这是体乾在申报上的信息

脚印 1:30 AM
你外公父亲林贻書,有什么留下吗

脚印 1:31 AM
你外婆信应该很珍贵

老边 1:32 AM
林开謩,我们在《百度百科》写了一个词条。

脚印 1:32 AM
是吗

脚印 1:33 AM
他是围棋国手?

脚印 1:33 AM
大公报有他去世报道

老边 1:33 AM
他是民国初期的“旧京九老”之一,与陈宝琛连襟,且住近邻。他父亲林天龄是同治帝师,后来溥仪还赐给他的目的一块御碑。

脚印 1:34 AM

脚印 1:35 AM
宝生家里只有传说,

老边 1:35 AM
宝贵史料!

老边 1:36 AM
宸生的身体不好,一直是肺病。

脚印 1:36 AM

脚印 1:37 AM

脚印 1:38 AM
劉體道是体乾的五弟,他们在北京住在一处。

老边 1:39 AM

脚印 1:39 AM

脚印 1:39 AM
这个可以补充你的家谱记录

老边 1:39 AM
老太太是李季淑,中年人是我外婆外公,女孩是我妈林婉。

脚印 1:41 AM
太珍贵了

脚印 1:41 AM
我父亲十三

脚印 1:42 AM
修谱时已经有十四十五,但不知道前后

老边 1:44 AM
但是我妈说,她们从小就称宝生为“三舅舅”,称宸生为“九舅舅”。存留信函中,老太太也都是称其长子为“你三哥”。

老边 1:46 AM
“尔三哥”。对我外婆说。

老边 1:47 AM
女孩子也应该有排行。我外婆行二、大妹妹行四、小妹妹不知道。

脚印 1:50 AM
九舅是按刘秉璋的孙辈排行

脚印 1:51 AM
称三舅你外婆是不是比寳生大呢

老边 1:51 AM
不是。宝生、宸生都是她哥哥

老边 1:52 AM
外婆生于1905年

脚印 1:52 AM
也可能寅生下面还有个孩子

脚印 1:54 AM
女的也是大排行

老边 1:56 AM
您给的家谱是哪位做的?何时?

老边 1:58 AM
您也退休了?

老边 1:58 AM
常住上海?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0 —————

老边 1:56 AM
您给的家谱是哪位做的?何时?

老边 1:58 AM
您也退休了?

老边 1:58 AM
常住上海?

老边 1:58 AM
或可安排时间拜访?

脚印 1:59 AM
对,

脚印 1:59 AM
你住北京吧

老边 1:59 AM

老边 1:59 AM
我2014年退休。

脚印 2:00 AM
家谱我可以發你们

老边 2:00 AM
好的!

脚印 2:01 AM
家谱宣统年修的

老边 2:01 AM
我们这边,只是编过一本林家的家谱。

脚印 2:01 AM
我是2008年退休

脚印 2:02 AM
家乡现在也编了新谱

老边 2:07 AM
我外公在南开读书时,子诚、子树都在天津,他们有很多交往。1934年我外公被子树、子余拉进中国实业银行,与他俩的交往很多。子树、子余在实业银行的职位不低。但1935年你爷爷从实业银行辞职后,他俩也相继不在银行了,但我外公还在。还有一位荔生,不知是哪房的,与我外公也有交往。

老边 2:09 AM
文革时您是老高三?

老边 2:10 AM
我是北京的69届,下乡到黑龙江兵团,1977年回来后考上大学。毕业后先教书、后下海。

脚印 2:11 AM
我是67届高中,1978年考上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教书

脚印 2:15 AM
这个讣告上有你外婆家的地址

老边 2:17 AM
是。图南里。我外公给外婆的第一封信就是寄到图南里。1921年。

老边 2:18 AM
但“享年七十六岁”,似有不准。

脚印 2:19 AM
1931年12月10日时报

老边 2:22 AM
我外公1922年的一封信中有“十月岳父五十正寿“的说法

老边 2:26 AM
超赞!

老边 2:26 AM
“同治十二年”,1873年。

脚印 2:30 AM
元月
九日,劉健之夫人五十夀[i],送缎幛,桃麵等四色,十日祝劉夫人夀
[i] 劉夫人,李昭庆第四女,《合肥李氏宗谱》卷七:昭庆文安公第六子,派名章昭,字子明,一字眉叔,號幼荃。生于道光乙未年五月三十日丑时,卒於同治癸酉年六月初三日酉时,葬梁字店有墓园。配同县郭氏,江苏江甯督粮同知熙荣公女。生於道光甲午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午时,卒於光绪辛卯年六月十九日丑时,合葬夫茔。生子四:经方,经榘,经叙,经翊。经方出继胞伯鸿章公为嗣,经翊出继胞伯凤章。生女四:长适光绪辛卯科举人二品衔署江苏淮扬道候补道庐江吴学廉。次适翰林院检讨二品顶戴,候补四品京堂同县蒯光典。三适户部郎中浙江余姚邵颐,四适江苏候补道庐江劉健之。《劉氏宗谱》记健之婚姻曰:配合肥县道光戊戌科進士,刑部郎中,记名御史,诰赠光禄大夫李公文安孙女,追赠太常寺卿,记名盐运使讳昭庆女。江苏候补道印经榘,分省補用道讳经叙胞妹,生於同治十一年壬申正月初十,已时,生子三,寅,寳,宸。女三,长殇葬于无为州西郷天花寺,次三待字。付室张氏。

脚印 2:32 AM
这是1921年元月(农历)徐日记,下面注我另加的

脚印 2:33 AM
不是你提供材料,你曾外婆的名字是查不到的

老边 2:34 AM
是。她的三个姐姐中,我们只知道二姐嫁给蒯光典。

老边 2:35 AM
“付室张氏”,没有子女?

脚印 2:36 AM
徐乃昌的女儿也嫁给了蒯家,所以与体乾关系密切

老边 2:36 AM
徐乃昌与刘家的关系?

脚印 2:37 AM
不清楚。

老边 2:38 AM
我过一会要出去。今天先聊到这里?

脚印 2:38 AM
徐和天津周家有亲,与蒯家有亲, 、

脚印 2:38 AM

脚印 2:38 AM
以后联系

老边 2:38 AM
多谢!

脚印 2:54 AM
荔生的信息有机会谈一次。

脚印 5:57 AM
@老边 体乾夫人在宝生前有一儿一女都夭折,宝生是你曾外婆第三个孩子,称三舅大概是这个原因,孩子都在四川总督任上生的,刘秉璋给弟弟的信里曾提到。

脚印 6:05 AM
介如吾弟大人手足接州九十九号知川六十二三号两函猶未逓到。敬维身體老健,各寓平安,慰如所祝。太太安葬事想已妥帖。石甥諒已回州,年过六旬当常服補剂,不可间断,吉林参僅八撸,如服完合式仍可由京再購,屈计八哥(官)喜期已过,新婦必定贤淑,此一老年人得意之事。七官于十七日寅刻得一孙男,名之曰增福,此亦否運去而泰運交之機也。作文之法前已言之所应讀之文七官已寄去望照课用功看滙参紧要数章看完接看綱鑑正史约平日温经書先连小註看一遍再讀二遍不拘乎背熟期于懂而能用更森亦然手此敬颂年禧兄拜泐两甥均此献友已抵里料理葬事期于平妥为要,亦不另函冬月十八日川六十四号。

脚印 6:09 AM
七官是劉體乾,得一孙男,便是大舅寅生

脚印 6:10 AM
体乾的长女还比寅生出世早

脚印 6:11 AM
川五十二号18910108光绪十六年

介如吾弟大人手足今日接州八十四号信知川五十一号猶未逓到敬维[Sticker]居迪祥诸宅平安为慰。更森府前十,可望入学,小考文字只要清爽,不要混贪長是取,至属。附上慰官过禮衣单,望在州费神做好,明年九月入赘張府[Sticker]。此间亦望雨甚殷,署中平順。上月十一日得一女孙[Sticker]不满所望。此问近安!兄顿首。冬月[Sticker]廿八日。川五十二号

[Sticker]慰之配合肥县太子少保两廣总督予赐靖逹張公諱樹聲之女;光绪己丑進士布政使衔四川川東道追赠内阁衔諱華奎,三品衔湖北侯補道諱華轸胞妹,试用道華斗胞姊。《家谱》
[Sticker]健之長女,殇葬于無为州西郷天花寺。《家谱》
[Sticker]冬月,農暦十一月。

脚印 6:12 AM
外婆大姐出生时间。

脚印 6:17 AM
两个孩子差一嵗

脚印 6:17 AM
1890

脚印 6:17 AM
1891

脚印 6:22 AM
劉麟生说的丹弟就是你说的荔生、

老边 7:01 AM
抱歉,善龄表舅。下午一直有事。

脚印 7:01 AM
没有事的。

脚印 7:02 AM
刘荔生不知解放后是否与你们家有联系吗?

老边 7:03 AM
好像没有了。

脚印 7:04 AM
我在网上看,他五十年代在科学出版社第四编辑室,参与杨树达等著作出版,他的后人应该还在北京。

老边 7:04 AM
荔生、麟生,是秉璋兄弟的后代?

脚印 7:06 AM
是弟弟秉钧的孙子,

老边 7:06 AM

脚印 7:08 AM
[李辉 | 杨伯峻史料,看看人就醉了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c0MTMzNw==&mid=2652806159&idx=1&sn=863168b7a0bf6a990c075a847600e3f6&chksm=8ba3ca39bcd4432fc01e1765092e125b4d3176fc5147634cda42e0df5d3385d8cdbf010fb665&mpshare=1&scene=1&srcid=0910SgeiWfKFcroh3UMsu3wo&sharer_sharetime=1568113695941&sharer_shareid=ad43b49dfa1fa497d66e93b2dfcb46e1#rd]

脚印 7:09 AM
这篇就提到刘荔生。

老边 7:11 AM
我外公1936年在厦门做实业银行时,曾与荔生共事。我外公称他母亲为“二嬷嬷”。

老边 7:12 AM
他家在芜湖有田产,二嬷嬷常去收租。

脚印 7:13 AM
刘荔生大学时很激进,是苏州学生会会长,安徽同乡会会长,副会长是赵朴初,

老边 7:14 AM
荔生当时在做银行,而且已有家室,不知何时改学文科了。

老边 7:14 AM
会不会是同名的两人?

脚印 7:14 AM
你外公名字好像没有提到

老边 7:15 AM
林颂河,字汉甫。

脚印 7:15 AM
不会到,他的学历和与瞿家关系都是一致的

脚印 7:16 AM
徐日记只说你外公父亲,不说小辈。

脚印 7:17 AM
他好像有两个学位

老边 7:18 AM
再想想。

脚印 7:19 AM
你母亲如果记忆还好,可以将徐日记的内容问她,可能知道些我们不知道内容

脚印 7:24 AM
这篇可以证明是同一人

老边 7:29 AM
我问了我妈,她说,三舅舅的年龄,的确不比九舅舅大很多,1902年出生是合理的。至于为什么不叫“六舅舅”(宸生就一直被叫“九舅舅”),说不清楚。

老边 7:31 AM
宝生有两个儿子。宸生有三个女儿。宝生的一个儿子去世较早,另一个被我妈称为“大同哥”,以与她的亲哥哥林同区别。

脚印 7:41 AM
不知这是不是你妈妈说的大同哥。

老边 7:42 AM
肯定与我外公信里提到的“荔生”不是一个人。不过我外公信里提到的“荔生”,一直没有写“刘荔生”。是我们根据他母亲到芜湖收租,判断他是刘家人。

老边 7:44 AM
这张照片的说明,“刘体乾的曾孙”,辈分不对,我妈、大同哥都是体乾的孙辈。

脚印 7:44 AM
是一个人,我在中实银行厦门行看到,刘麟生文章也提到厦门工作的事。

脚印 7:45 AM
所以老者应该是大同哥,年轻的是他儿子与孙子,

脚印 7:46 AM
问问你妈妈可能就清楚了。

脚印 7:47 AM
刘秉璋墓园开园他们也去了,最年轻的就在安徽工作

老边 7:54 AM
我妈说他不是大同哥。而且,大同哥没有亲生儿子,他名下的儿子是他从新疆娶来妻子的前夫所生。

脚印 7:56 AM
是吗?,你妈判断不会错的,这照片上的人虽然在上海,好像没有什么人与他们联系。

老边 7:57 AM
刘荔生当时有两位夫人,分别在苏州与厦门。正牌夫人确实在苏州。但说这些话时已经是1936年,上面文章里的照片是1924年照的。

脚印 7:59 AM
那时候他还在东吴大学读书,

老边 7:59 AM
这位刘荔生,弃商从文了?从我外公信里看,他似乎没什么文人气质。

脚印 8:00 AM
荔生写过一些文章发在圣约翰的杂志上

脚印 8:00 AM
做个编辑当时人古文应该没有问题。

老边 8:00 AM
章家的姑姑嫁到了刘家?

脚印 8:01 AM
可能解放后找出路

脚印 8:01 AM
张家,

脚印 8:01 AM
就是荔生母亲

老边 8:02 AM
所以上面的文章称赞她不愧是出自名门。

脚印 8:04 AM
不是姑姑是姑奶奶,所以刘荔生是张家四姐妹的表叔

老边 8:09 AM
上面彩照里面的老者,如果不是“大同哥”,会是谁呢?

脚印 8:10 AM
你外公是学社会学的

老边 8:12 AM
是。我们有一本他写的英文专著《塘沽工人调查》。他是陶孟和领导的“社会调查所”的早期成员。

老边 8:12 AM
后来他在英国留学一年,回来后继续做社会学研究。1934年转到实业银行。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0 —————

老边 8:12 AM
后来他在英国留学一年,回来后继续做社会学研究。1934年转到实业银行。

老边 8:16 AM
后来他一直在上海做民办银行。公私合营后在人民银行做《上海钱庄史料》。1962年退休,1967年去世。

脚印 8:16 AM
申报上有不少材料

老边 8:17 AM
您查资料很快。这些史料都有电子版了?

脚印 8:17 AM
申报有电子库

老边 8:18 AM
刘攻芸也是我外公家的亲戚。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0 —————

老边 8:16 AM
后来他一直在上海做民办银行。公私合营后在人民银行做《上海钱庄史料》。1962年退休,1967年去世。

脚印 8:16 AM
申报上有不少材料

老边 8:17 AM
您查资料很快。这些史料都有电子版了?

脚印 8:17 AM
申报有电子库

老边 8:18 AM
刘攻芸也是我外公家的亲戚。

老边 8:19 AM
他姐姐是我外公的长嫂。

脚印 8:21 AM
久安常务董事叶某就是被你曾外公打的那位啊!

老边 8:21 AM
[Chuckle]

老边 8:21 AM
他们肯定说起过这段笑话。

老边 8:22 AM
久安后来改组成茂华

脚印 8:22 AM
但从徐日记看体乾公脾气很好,

脚印 8:23 AM
我祖父脾气不好。

老边 8:25 AM
我外婆的大妹妹嫁到了聂家,她丈夫聂含章的奶奶是曾国藩的小女儿。宋路霞的书里说到过。

脚印 8:27 AM
还有个嫁到张家,他们孩子出生,徐还送了礼

老边 8:28 AM
我外婆的小妹妹嫁到了张家,她公公张澹如也是沪浙一带的名门。

老边 8:29 AM
我外婆大妹妹的子女中,现在还有一儿一女在上海。

脚印 8:31 AM
李经方是你曾外婆的兄弟,应该是大哥

老边 8:32 AM
是。1855年过继给了李鸿章。

老边 8:32 AM
后来就是李经方一直接济我外婆。

老边 8:32 AM
我妈妈外婆。

脚印 8:33 AM
他和刘秉璋长女结婚,

脚印 8:33 AM
女儿名李国香

老边 8:34 AM
是。

老边 8:34 AM
这些人都是亲戚套着亲戚。

脚印 8:35 AM
与现在是一样的

老边 8:38 AM
我外公这边,陈宝琛、王仁堪、沈葆桢,都是清廷要员。

老边 8:39 AM
后面这本书没找到。

脚印 8:40 AM
你外公这两本书都是中文的

老边 8:40 AM
前面那本是英文的。不知道还有中文版。

老边 8:40 AM
我正想着翻译呢。

老边 8:42 AM
不知能否找到。

脚印 8:43 AM
你能上这个库就可以看,不能下载,可以截屏

老边 8:44 AM
多谢!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48 AM
@老边 表哥和 @脚印 舅舅好… 很多资料[Sticker] [ThumbsUp] 要慢慢消化 [Grin]

脚印 8:48 AM
这些是杂志文章可以下载没有我有空可以帮忙。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49 AM
@脚印 能给个链 – 网址吗?

老边 8:49 AM
《伦敦通信》,是他的一个同学擅自把他写来的信发到校刊上,他也没办法。[Chuckle]

脚印 8:50 AM
这是个收费数据库,链接没有用,

老边 8:50 AM
张凝好!谢谢你介绍表舅给我们!

脚印 8:50 AM
美国大学可能有,

老边 8:51 AM
我自己下载吧。

脚印 8:52 AM
有下载地方很方便的。

脚印 8:54 AM
能问问你母亲,知道他宝生舅舅的岳父是什么人吗?

老边 8:56 AM
她在打电话,稍后问她。

老边 8:56 AM
她住在我这里呢。

老边 8:57 AM
她1946年到燕京上学,中途因病辍学,后来在中学教物理、编教材等。

脚印 8:58 AM
老人知道的,是报纸查不到到。

老边 8:58 AM
您父亲健在?

脚印 8:58 AM
你外公是南开吗?

老边 8:59 AM
是。1922-1926.

脚印 8:59 AM
我父亲早就去世

老边 8:59 AM
我外婆1984年搬到北京,在我家住到2002年去世。咱们的讨论如果早20年,就可以问她了。

脚印 9:00 AM
他还荔生年龄接近

脚印 9:00 AM
现在因为有数据库,我们可以知道信息方便许多

老边 9:01 AM
是。

脚印 9:02 AM
声木笔记回忆刘秉璋的内容,我们可以直接看到当时报道,

老边 9:03 AM
声木,张凝妈妈的爷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老边 妈妈在哪家中学?我舅舅是35中毕业后留下教物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木是我外婆的爸爸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2 AM
我妈妈吕友岚

老边 9:12 AM
她1950年代在北京女四中,现在的陈经纶中学。

老边 9:14 AM
你舅舅叫什么?我妈可能认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4 AM
吕友仁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5 AM
我整个十月都会在国内 进出 北京。希望能拜访你们… 不一定去上海

老边 9:15 AM
好啊。欢迎!

老边 9:17 AM
边依林十一期间也在北京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7 AM
你们想去成都吗 – 计划去看看有什么曾曾祖的资料

脚印 9:17 AM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去看看边他们妈妈,她知道比我们一定多。

老边 9:18 AM
有线索吗?

脚印 9:18 AM
都江堰有个什么碑,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9 AM
没有 – 有点大海捞针. 也因为没有去过四川 … 还想去青木 – 音乐的起源地

脚印 9:19 AM
体乾在四川做过官,

脚印 9:20 AM
现在外面都说他当过总督,

老边 9:20 AM
不知实际上是什么官。

脚印 9:20 AM
其实他只是做了几个月的行政长官

脚印 9:21 AM
那时候最大是督军,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22 AM
国内的学风 不严谨. 周馥也是直隶总督 – 其实他只是保存那个印 等袁世凯来接班

脚印 9:22 AM
体乾最有名的就是

脚印 9:23 AM
蜀石经

脚印 9:23 AM
这本书徐有很多记载。

老边 9:23 AM
《百度百科》的《刘秉璋》词条,不知是谁写的。

老边 9:24 AM
但《刘体乾》词条信息量太少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25 AM
我写了 英文的维基百科 – 资料不多,会慢慢加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26 AM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Liu_Bingzhang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27 AM
不知道这照片是不是他 – 别人加的

脚印 9:27 AM
这张照片不像刘秉璋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28 AM
记得有人说他只有一张照片

老边 9:28 AM
资料收集到一定程度,可以给他们写词条。

脚印 9:28 AM
[劉秉璋:洪氏續修宗譜序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1MTQxNTQ4NQ==&mid=2247483961&idx=1&sn=feb33f702af4bd71aabc337579a2d76a&chksm=fb90f9ebcce770fde7a06e742bce32508deffffe6f541ef6b3e9a69d550fad6e63d32e8b6f2d&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68122114576&sharer_shareid=ad43b49dfa1fa497d66e93b2dfcb46e1#rd]

脚印 9:29 AM
就是这张

脚印 9:30 AM
刘宝生到底怎么会事,好像也没有人说过,

脚印 9:32 AM
多问问老人舅舅们的故事。

老边 9:40 AM
宝生到后来就很不好了。他母亲已经断绝了与他的关系。他的儿子,我母亲叫他“小喜哥”,据说也是去世较早,是否有后代也不能确定。

老边 9:41 AM
宝生的夫人,我母亲要再想想,应该也是出自大家。但一直跟着宝生过。

脚印 9:42 AM
现在的后代,如果你母亲不知道,不知会不会是私生子,

老边 9:44 AM
1936年时,宝生、宸生都在南京。抗战开始后,老母到上海,跟着她的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可能迁到安徽,偶尔还到上海来看看。宸生是哪年去世的,都不记得了。但他没有儿子是确定的。

脚印 9:44 AM
宝生结婚那天,家里发生了盗窃案,新娘子的首饰丢了,报纸登了,我在徐日记好像做了注。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45 AM
@脚印 有时间时 请讲讲 替人写家谱 是怎么回事 – 出于 敬仰,人情,亲戚关系,还是写的人有好文笔 好书法…?

老边 9:46 AM
我外婆母亲的字,写得非常好。

脚印 9:47 AM
你是说李夫人吗?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0 —————

脚印 9:47 AM
你是说李夫人吗?

老边 9:47 AM

老边 9:47 AM
宸生的字也很好

老边 9:49 AM
只有这一封信

脚印 9:49 AM
宝生应该也有学问,体乾曾托徐乃昌帮助找报社的工作

老边 9:49 AM
老夫人的信有37封

脚印 9:50 AM
是刘碧宜姑妈吗?

老边 9:50 AM
刘璧宜的母亲,李老夫人。

老边 9:51 AM
这些信,都是我外婆,刘璧宜,存留的。

脚印 9:52 AM
应该影印出来

老边 9:52 AM
都编到书里了。可能有出版社能给出版。

脚印 9:53 AM
李夫人你是否觉得是个很强势的人?

脚印 9:53 AM
有手迹更好,

老边 9:53 AM
感觉不是。我母亲离开上海前,常去她家。

脚印 9:54 AM
她去世是哪一年?

老边 9:55 AM
那时她带着体乾的另一位夫人一起过着穷日子。

老边 9:55 AM
1947年

脚印 9:55 AM
体乾和几个兄弟关系都不太好,

老边 9:56 AM
这也是我们的问题。不知为什么,几位弟弟不能接济一下嫂子。

脚印 9:56 AM
你在徐日记里很少看到他和弟弟们一起出席聚会。

老边 9:57 AM
1947年老太太去世以后,一直是她的三女儿接济体乾的另一位夫人,直到1950年代。

脚印 9:58 AM
声木的书里说刘秉璋的遗稿都被某人毁了,没有点名,很可能指体乾,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00 AM
@老边 外婆的字漂亮 清秀

脚印 10:00 AM
解放后长辈不会说家里旧事,但相对大房二房走得近些。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01 AM
我外婆的

脚印 10:04 AM
不知你外婆与边家外婆有无往来。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2 AM
我不知道… 和外婆不亲 … 反而是开始做家谱 才慢慢了解她 一些. 她1980年一个人在医院去世. 我1979年去的香港后就没有再见过她. 同在北京时 我自己住在中关村上学.

老边 10:15 AM
刚才没在

老边 10:16 AM
她1980年在北京去世?享年?

脚印 10:18 AM
宸的信在南京写出?

老边 10:18 AM
是。

脚印 10:18 AM
我查不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脚印 10:18 AM
不知他什么时候过世,解放后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9 AM
80

老边 10:19 AM
我外公1936年从实业银行的厦门分行调到南京分行,全家1936年从北平搬到南京。

脚印 10:20 AM
宸也是银行工作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20 AM
实业银行 是 周学熙的那个?晦之上上海的总经理

老边 10:20 AM
宸生过世的消息,一点也没有。应该是在抗战期间。那时老太太与我外公外婆都在上海租界,不知是不是因为战争的关系。

老边 10:20 AM
宸生一直是肺病,而且很严重,大概没有工作。坐吃山空。

老边 10:21 AM
是。中国实业银行。

老边 10:22 AM
1930年体乾去世,大概老太太就与两个儿子分家了。

脚印 10:23 AM
宸的学历知道吗?

老边 10:23 AM
此后老太太的心情就非常坏。只是几个女儿还能给她些许安慰。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24 AM
他们进实业银行 是因为晦之吗?

脚印 10:24 AM
究竟是什么事,好像也没有说清

脚印 10:25 AM
体乾登报两儿都点了名,

脚印 10:26 AM
在我想这样做很没有必要,

脚印 10:27 AM
是向亲友借钱赌博,也可以分别打招呼,

老边 10:29 AM
我妈说,宸生好像没读过大学。但他们兄弟的家学应该很好。

脚印 10:30 AM
宝生先读圣约翰再转学复旦,

脚印 10:31 AM
二十年代圣约翰一年毕业就靠十,刘家就有二三个,

老边 10:31 AM
我外公进实业银行,也许是子树、子余把他拉进去的,但晦之的首肯一定是必要的。他的信里也有在上海见“四叔”的描述。

老边 10:32 AM
1935年晦之辞职,子树、子余都受了影响,但我外公似乎并没有受影响,还被调到南京任职。

脚印 10:32 AM
四叔大概也不是个很好银行家。

老边 10:32 AM
抗战后他从银行辞职,加入资源委员会,应该是为了抗战。

老边 10:33 AM
晦之好像被卷进了一个金融骗局,子余也有干系。

老边 10:33 AM
使得银行有不小的损失。

脚印 10:34 AM
报上有不少银行报道,涉及经济,现在也看不懂,

老边 10:36 AM
他到1962年才去世,您很了解他吧?

老边 10:37 AM
不聊了。休息了。

老边 10:38 AM
晚安[Sticker]

脚印 10:38 AM
晚安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46 AM
能分享一下金融骗局的事和报道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47 AM
有时间时 … 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