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的民国故事-老杂志独此一家,舊期刊年近百嵗

Shanling |  百足齋, 百代脚印 2019.9.08  many photos – magazine covers 

刘善龄: 其中有一段齐邦媛的《巨流河》,不知你看过这本书吗?我是最近才听说的,你认识周家后人,他们是否认识王辛笛的后人,诗人辛笛母亲也和周学熙有亲戚关系。

童心就是人之初心,不忘童心,人才活得干净,《小朋友》是儿童的樂園,開辦儿童樂園,与儿童沟通,不能泯灭童心。大人说不忘童心,先要从尊重童心开始 ,尊重童心看似简单,做到其实不易。

《小朋友》创刊號;1922年
先父在世时一直会给我訂杂志,先是订《小朋友》,后来订《儿童时代》,再后来他就死了。每到新年《小朋友》就会赠送一张印得精美的年暦片。故乡是座小城,记不得有精致西点出售。有一种沾着糖粉的面包圈,我就是在《小朋友》上第一次认识。一个人记忆里最深的,怕都是这种兒时的念想。还有一篇七色花的故事,撕下一片花瓣,就能实现一个心愿。现在所剩无几的童年记忆,居然都是源自这两本可爱的兒童杂志。但说来惭愧,活到七十才知道,童年时伴随我的《小朋友》,原来是从民国年代一路走来的“大朋友”。

封面画:餐时(嚴箇凡画)
1924年100期
封面上的字,广东新會冯燊林写的

封面彩色画:新友
封面上的字:山西太原牛梭民写的
1928年3月29日,300期

封面彩色画:请客(严个凡)
1931年10月1日483期
十周年纪念特刊

《小朋友》创刊于1922年4月6日,第一任主编黎锦晖,嗣后由吴翰雲、陳伯吹先后继任。
1922年黎锦晖刚过而立之年,他是人称“黎氏八駿”中的黎家老二,创作过“麻雀与小孩”“葡萄仙子”“可憐的秋香”等儿童歌曲,还有许多儿童歌剧与歌舞。中国有自己的儿童歌舞音乐就是从黎锦晖开始。选这样一个能够唱出儿童心声的人主编《小朋友》,出版家陆费先生真可谓慧眼识珠。但也是因为这个机缘,黎锦晖成就了自己在现代儿童音乐史上的功绩。

这篇《我小时候的故事》是陆费逵为《小朋友》创刊號写的,虽然已经过了快一百年,这样的故事今天的小朋友仍然听得懂。“買甚么好”主题就是从对岸唱回来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和上篇“一张纸一文钱”合起来就是“母慈子孝”。

1922-1931黎锦晖在《小朋友》上发表了近二百篇作品,除了他拿手的儿童歌曲,歌舞剧和谐剧,他还尝试写了《老妖和老魔》《十姐妹》《猩猩姐姐》《十个顽童》《 好妹妹》《十家村》等長篇连载小说,在儿童文学的园地里,黎锦晖和《小朋友》创作團隊算得上早期的拓荒者。

小兔子乖乖,把门兒開開,这首儿歌不知传了多少代,黎锦晖的歌就刊在1922年夏季特號上,只是后来传唱和《小朋友》上的歌词不太一样。

吴翰雲不是个志向远大的人,在《小朋友》的创业團隊里甚至没有他的位置,但他到中华書局后就没有离开过《小朋友》的编辑室,开始仅仅是处理日益增多的读者来信,后来靠着他的心思缜密,在编辑和读者间建立了一座彩虹般的桥梁。营造梦幻工程是《小朋友》克敌制胜的法宝,黎锦晖之后吴翰雲担任了杂志的主编,他谦称自己是小朋友的忠实保姆,维护与小朋友的梦幻般的亲密联结,不仅要有丰富的想象,还要有举轻若重的责任和耐心。吴翰雲在《小朋友》上也发表过不少作品,近年已被书商结集出版,但吴翰雲身上最值得关注,是他激发儿童兴趣的用心与智慧。
创刊之后的第十四个礼拜,编辑室设计了一篇现在看来也不失新奇的小故事,用来问答小读者有关“小朋友的起源”的疑问,答案竟然被藏在创刊號封面画里。

画上的这个地方叫邉家集,那里有两棵一百五十萬年的古树,这老树的叶子,叶脉有的像图画,有的像文字,村里大人以为葉脉是极平常的东西,谁也不曾注意,但照片上的两个孩子:芝石和嗣襄,他们每天摘些树叶,坐在土墙阶上尽心研究,费了许多时候居然将一片片的叶子贴成了一大本書……,穿蓝色長衫的叫芝石,红色背心的叫嗣襄,他们忠实的狗叫毕麦,故事再以一首歌结尾:
亲爱的芝石,亲爱的嗣襄
这本書的成功,是你们的力量
这是全国人都心爱的书
请你们讓全国人都来玩赏
不用说这两个小朋友就是“知识”和“志向”,那条忠实的狗叫“毕麦”,那个地方叫“边家集”也都各有寓意,小朋友读起来饶有趣味,就是在云山雾罩下面,边(编)家成功的做了销售杂志的广告。

《小朋友》创刊在民国十一年,皇帝被推翻才十年,1922年的芜湖,还有小朋友在私塾读书,《小朋友》第十三期,刊登了蕪湖西城根谢氏家塾读书会提的问题,如问第三期封面画了三只奇形怪状的狗子,小朋友看了有什么益处?第六期的小孩子,将生殖器画了出来,女生看了方便不方便?编辑解释三只小狗是临摹西洋名画“眼睛開了”,然后告诉小读者怎样欣赏。再以常看做妈妈的托着小弟弟小便,说明生殖器并不是应守的秘密。好奇是幼儿认识世界的开始,会答疑才能引发儿童更多的疑,有质疑才会有发现。

《小朋友》 第一期起封面用的都是小读者的题字,还把写的人名字登在了每期目录下方,芜湖来信问为什么连续六期有一半,用的都是北京孔德学校学生的字。编辑解释,《小朋友》刚出版时,孔德学校全体学生各题字一张寄来,他们寄来早自然要尽先采用。杂志的刊名不請名家书写,而由小读者自己投稿,这种做法《小朋友》坚持了许多年,看到自己的字登在封面上,目录里又有自己的名字,这个小小的细节小朋友一辈子都不易忘记,电影演员王人美少年时候就有过这样的体会 。

1922年第2期
封面上的字是
北京孔德学校八级吴汝钮写的

1923年新年号
封面画鼠伯英请客
封面上的字是云南
省立第一小学校蘇元写的

第四十一期封面
刊名是吉林雙城县立第一女子
高小学校张淑娴写的(1923)
《小朋友》创刊之后,没有邀请名家给自己站台,目光一直放在小学的师生身上,《小朋友》的投稿章程说:不论译著一律欢迎,小学生的诗歌故事笑话更是欢迎。杂志专设的“儿童创作栏”,从1922到1933十一年里发了1550篇孩子们的创作。1931年设“小朋友园地”到1937年抗战爆发,又刊發了1200余篇,不少文章也是来自小学生。《小朋友》上没有名家名作,但发表过习作的小朋友日后却成了蜚声文壇的名人。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因写作“中国新文学第一畅销書”《北极风情画》和《塔里木女人》而成名的无名氏。八十年代接受《新民晚报》记者曹正文采访,回忆他五年级时有篇作文《夏天来了》,被推荐给上海中华書局《小朋友》发表,无名氏说他这次到上海很想见一下當年主编《小朋友》的陳伯吹,向他表示一点谢意。(曹正文《我所认识的民国作家无名氏》《上海采风》2018年第二期),湖南作家康濯也曾说起在湘阴县高小读书时给《小朋友》写稿。
尝试用无名氏的原名卜寳南,小名卜宁,还有他写的《夏天来了》以及康濯的原名毛季常,在民国期刊数据库里搜寻都没有查出结果。但金传胜先生查寻数据库,却在1934年11月第631期的《小朋友园地》发现了一篇三百字的短文《我的故乡-痛心的记事》,文章的作者是年过八十台湾女作家齐邦媛,近年她的長篇自传散文《巨流河》在海峡两岸和日本赢得极大声誉。

齐家住鼓楼傅厚崗20號,《小朋友》上误刊为傅原崗。
见:金传胜《评齐邦媛林海音等的原郷创作》

齐邦媛《巨流河》片断朗读。作者在《巨流河》还曾回忆阅读《小朋友》的体会,但她未曾提及这篇少年习作《我的故乡》。

蒋勋在齐邦媛《巨流河》新書发表会发言:称自己是齐老师身边的小朋友

北京大学吴小如教授在1932年第503期《小朋友》上发表处女作《冬末春初》时才九嵗,发表时用的是原名吴同寳。未及发表吴先生一家就逃难去了北平,直到1935年到北平育英小学读书,他才从学校图书馆第一次看到公开发表的大作。

无名氏原名卜寳南,小名卜宁,后改名卜乃夫,他是在1928年插班进南京国立東南大学实验小学四年级,因水平超群编入五年级,半年后升六年级,有两种《无名氏年谱》认为他给《小朋友》投稿在1928年。或认为他的两篇都被采用。《小朋友》儿童创作栏,1928年一年发表儿童创作就有132篇。除失名两篇,即第二百九十四期笑话“一起吃了”;三百三十期“月饼的来历”外。有一篇《炎夏纳凉记》作者是上海共和路有余里的严永翔,还有苏州悬桥巷高詠元的《夏天的早晨》但这两年都没有无名氏所说《夏天来了》。南京中学第二院倒是有个叫廬正维的,这一年在《小朋友》發过两篇习作,一篇《春天到了》(298期),一篇笑话《跳高》(312期)。不知道投稿时的名字,就是数据库也难查出结果。
康濯原名毛季常,1920生,他投稿时间或许也比卜寳南(1917生)晚二、三年。之所以在数据库查不到,也可能是当年投稿没能入选。

《小朋友》发表过两篇《夏天来了》分别在1935和1936年
刊于1935年《小朋友》663期,湖北應城龍门街2號 傅泽民
中华書局自1922年创刊“小朋友”周刊,至1937下半年共计出了778期,现在民国期刊数据库能够看到1937年的最后一期即下面的七七六期,发行时间是九月九日。(还有十月出版的七七七,七七八合刊未见)此时编辑室已经从静安寺路,遷至澳门路,编辑发行人仍然是吴翰雲,他从1926年担任主编一直到1937年《小朋友》在上海停刊后回湖南老家,用他多年积攒的钱买田造屋,就此隐居乡野,等到土改被划地主打入另册。据说十年动乱吴翰雲的妻儿与之反目六亲不认,他更未能逃脱被揪斗的命运,《小朋友》的这位忠实保姆,最终因衣食不济于1973年去世。

《小朋友》停刊七年,1945年在重庆复刊,(现在只能看到复刊號第二期),复刊后的主编陳伯吹(1906—1997)被尊为中国儿童文学的一代宗师,就连晚他十年出生的无名氏(1917)也指他为《小朋友》的主编,其实陳伯吹在《小朋友》发表第一篇作品“寓言:丑和美”(1927)只比无名氏记忆中的投稿早一年,《小朋友》创刊那年他刚當上小学教员,1927年从事儿童文学创作,1928年进大夏大学半工半读专修班进修,次年兼教幼稚师范,嗣后他进入出版界,先后任北新書局,儿童書局编辑,主编过《小学生》《儿童杂志》等期刊。陳伯吹當《小朋友》主编,是在日本宣布投降前夕,1945年的4月1日,这一天也是民国时期的儿童节。陳伯吹还有个身份,他还是曾任北大校长陳佳洱的父亲。吴翰雲先生也有个珊兒,要知道珊兒的下落大概已不容易。
因为战后物资匮乏,印刷质量不及战前。社会的变迁,使复刊后的《小朋友》无论画风还是文风与从前都有了不小变化,陳伯吹的《编辑室的播音》也在这时替代了吴翰雲的《编辑室谈话》。

1945年4月16日复刊第二號
复刊號《小朋友》改为半月刊
杂志社设在重庆李子壩124號

1946年1月10日《小朋友》七九七期在上海出版
这是胜利后的第一个新年,
“欢喜”上加“欢喜”
《小朋友》又回到了
自由的上海
编辑们发誓要发扬
《小朋友》过去光荣的历史

946期,1949年5月26日出版,这已是上海解放的第二天

1949年6月2日出版第947期
这是上海解放后出版的第二期
頭一篇圣野先生的儿童诗
《裤带的故事》有诗句云:从前的时候
在反动政府下:有些人饿得实在没有法子。
碧野當《小朋友》主编在1958年
那年他37嵗,《小朋友》也37嵗。
和之前四位主编不同
碧野曾经参加过游击队

1949年10月27日,968期封面图“聼毛主席講話”

968期刊登朱德给《中国儿童》题词

1949年10月6日,965期封面图画“送禮物”

1949年12月22日,976期
封面图画:“一同做功课”(沈子丞画)

封面画“奇怪的侦探”
封面上的字是漢口熊福增写的
1923年1月18日42期

刊于第42期,封面故事

梅香的猫
封面上的字是开封小学
范文级写的
1923年75期

回家的路上(厳箇凡画)
封面上的字是南通
餘西市十七小学瞿丙晋写
1924年(105期)

封面画:羅克先生
封面的字是崇德县
模范国民学校杨增華写的
1924年(118期)

打弹子(赵蓝天)
1927年(251期)
封面题字是
長沙议会西街三號龍翊写

封面画“骑驴回家”嚴箇凡
封面题字者上海寳山路汪济时
1927年1月6日246期

上圖刊于246期
版权页也是研究物价史的好材料。
创刊时《小朋友》售價三分
后来涨到六分,但多以半价收费

封面彩色画:“呵责”
封面上的字是陕西西安方文彬写的
1928年1月4日288期

封面彩色画“惊慌”
封面上的字是淮隂杨洪钧写的
1928年3月7日297期

彩色画:“美丽的鸟”
封面题字者:东台王式榖
1929年1月31日344期

简章刊于344期,爱读《小朋友》的小朋友
寄来本人照片可以刊登在杂志上。
如果附寄邮费九分还可以得到铜板

封面彩色画:堆雪人(赵蓝天画)
1930年1月2日392期
吴翰雲《编辑室谈话》:
“本刊的封面自从采用石印彩色画以来,因为颜色上比较以前的铜板圖鲜明,所以读者都来信赞美。因此从新年特刊起,我特请赵蓝天先生替本刊画一卷。赵先生的画,笔致很纤巧,设意也很有趣,想来诸君一定爱看的。”

上图刊于392期

封面彩色画:谁跑得快(赵蓝天)
1931年1月8日445期

封面彩色画“驱逐”(赵蓝天)
1932年5月26日第500期

上图刊于第500期:读者问转寄
《小朋友》是否可以不贴邮票

刊于500期

封面彩色画“防御”(赵蓝天)
1932年6月9日502期

刊于502期,读者揭露儿童创作栏诗歌抄袭
国语教材,编者检讨我们失察务请原谅。

封面彩色画:“還我河山”(蓝天)
1933年1月26日535期
抗战前的《小朋友》封面很少涉及时政
给娃娃讲大政讲大局亦颇有分寸

这样体己的编辑讓天下所有作者都会感觉温馨
办《小朋友》的千万不能是“小人”
民国的编辑位不高,但君子之风仍可见

封面常识画:“松鼠”
1937年1月19日743期

刊于743期

Scan with WeChat to
follow the Official Accou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