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 董良音 Dong Liangyin who paints

Qingdao青岛  | David Lu |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柳已青书友群” is as follows.

  ..
————— 2019-8-23 —————

董良音 5:07 PM
如果谁邀请你坐上电厂巨大的煤山上去画写生丶如果你想让拖着数千米输送带的巨型挖煤机停下为你的写生作`模特’,那准是疯子才可能有的想法。可是1981年夏季的某一天,我的这些想法都实现了。我满脸是汗浑身都是煤灰,坐在煤堆上画完了这幅”非凡“非常的水粉画。並且认识了该车上的司机小韦。

————— 2019-8-24 —————

董良音 6:22 PM
1980年尽管黄岛的路还是土路,可出现了规化交通的雏形,一条南北向的马路上,一座新建筑黄岛新华书店落成。但在雨后这里通常要关几天门,原因是每个进店的人都会把脚上粘着的大坨黄泥甩在店里的水泥地面上。所以进门首先看到的是满地的泥巴块子而不是书。

————— 2019-8-25 —————

董良音 5:27 PM
1981年黄岛发电厂一期在紧张建设中,因为工地保卫部门对我这个到处”乱画”的人见怪不怪了(肯定暗地里作过调查)。所以我可以被”特许”画设备安装现场。其实画这样的地方到现在也是不准的。这张水粉画到中午,我赶到食堂只剩馒头了,炊事班有人调侃我:不花钱的菜汤要么?

————— 2019-8-26 —————

董良音 5:50 PM
1980年黄岛电厂发电设备安装进入高峰,白天的烈日下丶夜晚的弧焊光中让人感到“大干快上”的急进步阀,人人感到震奋。有点亢奋了的我工作之余爬到厂房屋顶,画下了这幅水粉。房顶上的感觉真不错,上面很凉快而且沒人来打扰。

1980年在建黄岛电厂,有时连续几天的霾让我们回不了青岛,我却暗自高兴,那就画个”霾”吧!

1981年傍晚的黄岛电厂工地停业了喧闹,若大的工地阒寂无声,那天晚霞是橙黄色的,是38年前的晚霞。

————— 2019-8-28 —————

董良音 6:21 PM
每一代的青年站在这里都会向自己发问:我自己为这个时代要干点什么。每一个老年人站在这里也会问自己:我为这个时代曾干了些什么。我的这幅送展的油画,表达了年轻时代我们的誓言:为强大的祖国甘当一个镙絲钉。

————— 2019-8-31 —————

董良音 12:40 AM
感谢半岛都市报今天刋发了本人的这幅”花石楼”(11OCm×8OCm)。
开始画这座楼我还不足二十岁,五十年来我画过N次,那时的”花石楼”阒无人迹,而现在这里己是人声鼎沸了。

董良音 5:30 PM
1980年以前,这是黄岛最为正规的砖瓦房。是一处部队驻地,其浴室甚至还有瑭瓷质地的单人浴盆。移交我们前为黄岛武装部。建港工程在拓展,原部队防区在不断移交。我见证了1967年中港炮连丶1968年大麦岛炮连丶1969年湛山丶燕儿岛部队营区的移交。这些阵地和营区都由我们建设成民用建筑成为了繁华城市中的一部分。而我也亲眼见证了青岛”军退民进“的过程。

————— 2019-9-1 —————

董良音 6:15 PM
站在黄岛往北看,这里就是油港了,1975年由我们单位建成交付。这一片滩涂终日有人把守,因为这里出产一种美味圆螺。而现在早已填平建小区了。因为成为油港,黄岛人又向福裕跨了一大步,然而正如”福至祸所依”:有了石油的黄岛后来发生了二次骇人的大爆炸,而首次我正带着弟兄的在距离爆炸点二千米的海上施工。从那声响雷声炸起,我目睹了火灾的全过程。我们甚至是看到爆炸中油罐顶上七丶八个火消员的生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看到了燃烧的石油坡顺势而下焚毁了海运局船厂丶我们单位工作丶宿舍区…。
想起我的同事老于(早己去世),冒着危险又冲回己早撒离无人的火场(航务二处宿舍区)抢开出了八吨载重的日本五十铃卡车。火灾后,邻近沒开出的车辆全被烧成了铁壳子,”救火先进事迹“时他自嘲”早知道没有我,可我也得把它开出来”。他其实早把这辆开了数年的天兰色大卡车当成自家的宝贝了,所以才甘冒风险。
愿黄岛一路走好。

————— 2019-9-2 —————

董良音 5:24 PM
黄岛1980年北部的淺滩,当年普遍不被人看好,四十年后今天又会有的变化,恰恰也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水粉写生)

董良音 5:34 PM
黄岛1980年北部的淺滩,当年普遍不被人看好,一别四十年后,料想这里早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而这四十年恰恰也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水粉写生)

董良音 8:03 PM
@太清道人 作为一名业余画家,我只能画些我身边的丶我想表达内心情感的小画。艺术大花园里万紫千红,我自认是朵淺淡无名的小花,或者是一位勿勿而去的观者。[Fight]

————— 2019-9-3 —————

董良音 6:55 PM
1981年黄岛电厂工地民工宿舍。这个破旧的板房住着三十多名辛安公社抬头大队男女民工,住在里面的人无论是冬是夏都会是一种煎熬。”民工头”是个身材矮小瘠背挺直的王姓老头,每天听从着来分配的我方人员布置的任务,恭顺地接收着各种不满甚至是训斥。偶然有一次,去他家我看到了他的一张旧照片。一位肩扛一横三星英武的上尉军官。那是他在抗美援朝回国后所照。回单位的我有时会在食堂多打个馒头,他病的时候会替他去趟单位卫生室,我也不充许单位的人对他再呼三喝四,老王很不解…,我说我们真都很欠你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