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 10-25

Liu Bipngzhang tree here; 刘秉璋 1862-1905  LBZ’s WeChat |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0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2 AM
我不知道… 和外婆不亲 … 反而是开始做家谱 才慢慢了解她 一些. 她1980年一个人在医院去世. 我1979年去的香港后就没有再见过她. 同在北京时 我自己住在中关村上学.

老边 10:15 AM
刚才没在

老边 10:16 AM
她1980年在北京去世?享年?

脚印 10:18 AM
宸的信在南京写出?

老边 10:18 AM
是。

脚印 10:18 AM
我查不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脚印 10:18 AM
不知他什么时候过世,解放后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9 AM
80

老边 10:19 AM
我外公1936年从实业银行的厦门分行调到南京分行,全家1936年从北平搬到南京。

脚印 10:20 AM
宸也是银行工作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20 AM
实业银行 是 周学熙的那个?晦之上上海的总经理

老边 10:20 AM
宸生过世的消息,一点也没有。应该是在抗战期间。那时老太太与我外公外婆都在上海租界,不知是不是因为战争的关系。

老边 10:20 AM
宸生一直是肺病,而且很严重,大概没有工作。坐吃山空。

老边 10:21 AM
是。中国实业银行。

老边 10:22 AM
1930年体乾去世,大概老太太就与两个儿子分家了。

脚印 10:23 AM
宸的学历知道吗?

老边 10:23 AM
此后老太太的心情就非常坏。只是几个女儿还能给她些许安慰。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24 AM
他们进实业银行 是因为晦之吗?

脚印 10:24 AM
究竟是什么事,好像也没有说清

脚印 10:25 AM
体乾登报两儿都点了名,

脚印 10:26 AM
在我想这样做很没有必要,

脚印 10:27 AM
是向亲友借钱赌博,也可以分别打招呼,

老边 10:29 AM
我妈说,宸生好像没读过大学。但他们兄弟的家学应该很好。

脚印 10:30 AM
宝生先读圣约翰再转学复旦,

脚印 10:31 AM
二十年代圣约翰一年毕业就靠十,刘家就有二三个,

老边 10:31 AM
我外公进实业银行,也许是子树、子余把他拉进去的,但晦之的首肯一定是必要的。他的信里也有在上海见“四叔”的描述。

老边 10:32 AM
1935年晦之辞职,子树、子余都受了影响,但我外公似乎并没有受影响,还被调到南京任职。

脚印 10:32 AM
四叔大概也不是个很好银行家。

老边 10:32 AM
抗战后他从银行辞职,加入资源委员会,应该是为了抗战。

老边 10:33 AM
晦之好像被卷进了一个金融骗局,子余也有干系。

老边 10:33 AM
使得银行有不小的损失。

脚印 10:34 AM
报上有不少银行报道,涉及经济,现在也看不懂,

老边 10:36 AM
他到1962年才去世,您很了解他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46 AM
能分享一下金融骗局的事和报道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47 AM
有时间时 … 谢谢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33 PM
另外 你们提到的宋露霞… 我一想到她 就想起 regurgitate 喷回. 我从来不知道中文有“喷回” 这个词 不过谷歌翻译的非常贴切

————— 2019-9-13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5:44 PM
🥮 舅舅 小哥 小妹 中秋节快乐 [Sticker]

脚印 6:21 PM
这个人叫刘璋运,应该就是体乾他们兄弟的 老师。

老边 8:03 PM
另,在您发的家谱图片中,为何没看见五弟体道?

脚印 8:04 PM
他过继给刘秉璋堂兄弟

脚印 8:05 PM
体道和体乾在北京住同一客栈,关系应该不错

脚印 8:05 PM
那个地方在那里,边兄可以研究一下。

脚印 8:06 PM
譜中体道我晚些發你们

脚印 8:39 PM
不知在李夫人信中能否知道你外婆九哥宸生的字號,

老边 8:55 PM
都没有。但是昨天找到一个宸生夫人的照片。

老边 8:58 PM
左起:刘璧宜、刘宸生夫人

老边 8:58 PM
大约在1937年,南京。

老边 9:02 PM
杨梅竹斜街。在北平地图上。

老边 9:02 PM
这条街现在还在。

YilinBian 9:08 PM
我第一次见这张照片。

脚印 9:35 PM
这个地图大概不易得吧。

脚印 9:41 PM
我保存了谢谢[Sticker]

老边 9:42 PM
地图是在中国书店买的。估计是当年地图的翻印版。

脚印 9:45 PM
我是靠网上查资料,地图网上不太有,即便有也无法检索。

老边 9:46 PM
是。那天在书店看见有卖,也是喜出望外。找到了外公外婆当年在灵境胡同的住址、外公上班的社会调查所,等等。

老边 9:48 PM
这本书,我没能进到您给的网址。过几天去国图,从那里的局域网能进去。

老边 9:49 PM
您给的期刊网进去了,下载了七篇文章的影印版。

老边 10:00 PM
灵境胡同的旧址,现在还在,只是变成了大杂院。

老边 10:01 PM
好像申请成功了西城区的区级文物保护。

————— 2019-9-14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39 AM
@老边 什么书?还有卖的吗?哪里?

老边 8:00 AM
就是我外公的《塘沽工人调查》中文版。我是要看电子版。

老边 8:07 AM
今天整理老照片,又发现这张照片。我妈说男士有点像大同哥,所以估计这是刘宝生夫妇。只是夫人与我妈的印象不大一样。但这张照片应该是在1920年代初期或中期照的,我妈的印象是十多年以后了。您有没有他们的图像资料?

老边 8:08 AM
我妈说这位女士肯定不是宸生夫人。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43 AM
对不起 有点慢反应 [Grin]

————— 2019-9-1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6 AM
好激动哦 … 月是在我基因上第一个亲戚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7 AM
Camille 是第二 依琳是第七. 虽然我们都是文庄公的后代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8 AM
月 和周家的表舅 也是亲戚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0 AM
月 Camille 琳 我 都是great great granddaughter 对不起不知道中文名 好像是 玄孙女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1 AM
摆脱 有人说句话 好吗?就我自己在嗨呀 ? [Chuckle][Chuckle]

脚印 8:12 AM
月是你见过的刘耋龄表舅的女儿,她祖父是你曾外公声木的弟弟体智的长子。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3 AM
周家的关系?周学熙的太太姓刘

脚印 8:14 AM
声木和体智好像只差一岁,三老爷,和四老爷是从小的玩伴。

YilinBian 8:14 AM
我搭不上话茬儿啊!对家谱不清楚[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4 AM
月 和 周学熙的长孙 也是亲戚

脚印 8:15 AM
但她说的周,是江西吉安人周扶九,与周学熙没有关系。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5 AM
@YilinBian [Hug][Hug][Hug] 没关系 精神支持也重要 [Chuckle]

脚印 8:17 AM
她的曾祖与你曾外公是兄弟,自然血缘很近。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7 AM
去问刘耋龄表舅呀 … 基因应该不会错的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9 AM
但是依琳和我的关系 和 月和我的关系应该是一样的… 我想多的几个百分比 应该是周家的关系吧? 月和我是

脚印 8:21 AM
你见过耋龄表舅,当然不会错,我和月也有微信,还是她先看到我发边发的碧宜姑妈照片,告诉她你说的基因事,她才注意到此事,所以一定不错。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2 AM
去问刘耋龄表舅 关于熙的太太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2 AM
刘含芳的女儿

脚印 8:23 AM
基因我不懂,但依林和你和月关系应该一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3 AM
嗣良说他就记得香港有个刘表伯

脚印 8:24 AM
体乾年龄比三弟四弟大,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5 AM
对不起 刘璧宜是谁?

YilinBian 8:26 AM
是我的外婆

YilinBian 8:26 AM
我的外婆和Camille的外婆是亲姐妹.

脚印 8:26 AM
你外公是什么地方人,琳,

YilinBian 8:27 AM
我的外公祖籍福建长乐人.

YilinBian 8:28 AM
我的名字是边依林.

脚印 8:28 AM
C的外婆是谁,

脚印 8:29 AM
依林,对不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30 AM
对不起 @YilinBian 俺记忆不灵了 [Cry]

脚印 8:30 AM
也许外公的遗传会影响依林的基因与张凝差异,

YilinBian 8:30 AM
没关系. 我的微信用的是拼音, 所以看不出汉字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31 AM
@YilinBian [Hug][Hug]

YilinBian 8:32 AM
基因的% 不是很准.

脚印 8:32 AM
福建的客家都是正宗的中原人

YilinBian 8:32 AM
林家应该不是客家人.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1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33 AM
依林是基因专家 她学的本行

脚印 8:34 AM
现在还在做基因研究,依林,?

YilinBian 8:35 AM
不是专家, 只是大学里学过遗传学. 我是食品加工专业的.

脚印 8:35 AM
基因检测是不是很贵,你们做就是为了亲戚配比,还是有别的用处。

脚印 8:38 AM
我今天正在编一个月饼的微信,请教你一个问题,广式月饼烘焙技术有人说是学西方的,你能告诉我有没有根据吗?

YilinBian 8:38 AM
大约150美元. 我当时的目的只是好玩. 居然能够遇到亲戚, 是没有想到的. 美国这种基因测试, 提供一些信息, 不全面.

脚印 8:44 AM
谢谢你,我对食品史很有兴趣,写过一个上海人叫老虎脚爪,扬州人叫金刚脐的文章,这大概是中国最早的烘焙食品,我发给你专家看看,给我一点指点。

YilinBian 8:45 AM
我查了一下, 这个病不是遗传的. 是免疫系统紊乱引起的. 所以测基因应该没有用.

脚印 8:49 AM
怎么叫买自己可以做。

脚印 8:50 AM
依林,你是说白塞氏吗?

脚印 8:54 AM
人在国内也可以?

YilinBian 8:57 AM
如果不能上网站, 就是检测了, 也不能查看结果的. 全部结果只在网上.

脚印 8:57 AM
不用,我想让女儿做一个,网站她比我强,让她自己去查,带回去谒没有问题,现在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脚印 8:58 AM
依林,我还是希望与你讨论烘焙,

YilinBian 8:59 AM
回到白塞氏, 中国人群是高发人群.

脚印 9:00 AM
据说会复发,而且很危险,但好了没有复发,怎么知道会不会发呢?

YilinBian 9:01 AM
美国有2个基因检测的公司. 请使用 www.23&me.com. 如果用其他的公司, 我们就不在同一个数据库里了.

脚印 9:03 AM
好的,

脚印 9:04 AM
为了确定血缘,已经不需要检测,我们肯定是有血缘关系,

YilinBian 9:08 AM
由于是免疫系统的问题, 最好的是保持轻松, 适当锻炼, 多吃果蔬. 不一定复发.

脚印 9:08 AM
@Irene 张凝 @YilinBian 开个玩笑,如果确定了亲属关系,确没有基因联系,问题就会很严重,母系就有可能出了他姓的私生子,

脚印 9:09 AM
除了领养关系,是不是这样啊?

YilinBian 9:11 AM
没有基因关系的话, 就是领养的.

脚印 9:11 AM
@YilinBian 谢谢你,做父亲的喜欢担心,

YilinBian 9:12 AM
也不一定. 可以是联姻的.

脚印 9:13 AM
反正不是领养,就会产生疑问,尤其是很近的亲戚,

YilinBian 9:13 AM
亲属关系包括了联姻关系和血缘关系.

YilinBian 9:14 AM
要看家谱了.

脚印 9:14 AM
刘秉璋的五子都是同一母亲黄生的,她去世很早。

脚印 9:15 AM
刘秉璋正妻没有生育

老边 9:36 AM
抱歉,刚才在看球。

老边 9:38 AM
这么说,表舅就是阿月的堂叔了?

脚印 9:39 AM
对,她祖父和我父亲是亲兄弟,我们一直有往来,

脚印 10:08 AM
[元和堂七修谱领谱目录(1911)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MjQ3MDcwMg==&mid=2247483854&idx=1&sn=42b8f77ec2a66c7dd7245bf8bfdb1924&chksm=e895200fdfe2a919a9bca4866ec41035a1b4729e5dad7a1acfb0b729108329d29311c7d23009&mpshare=1&scene=1&srcid=0915gnoya2w6BD73rbMt0dpJ&sharer_sharetime=1568556511882&sharer_shareid=ad43b49dfa1fa497d66e93b2dfcb46e1#rd]

脚印 10:15 AM
庐江老家的宗亲已经修好了八修家谱,六修是刘秉璋时代,七修是宣统年间,这个名单是谱修好领取保管的人,据说保管谱是很大责任,刘秉璋五子中,就是由体乾保管,他是老大,自然他来保管。

阿月 11:04 AM
喔唷 这么热闹啊 大家早

老边 10:49 PM
收藏了。多谢表舅!

老边 10:51 PM
家谱分成62个号,每个号记载一个家庭?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8 PM
@阿月 辈分不对呀… 熙是我外婆的舅

阿月 11:19 PM
那您怎么知道和那个周家有关系?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0 PM
我不知道呀 … 所以问你

阿月 11:20 PM
@阿月 能问问爸爸 你为什么和周学熙的孙子 有关系? 我没有搞懂啊

阿月 11:20 PM
我和周学熙孙子有啥关系啊?[Sticker]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1 PM
周扶九曾孙女就是我奶奶 …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1 PM
@阿月 你应该和我是同辈人吧?

阿月 11:21 PM
对的

阿月 11:22 PM
我奶奶周式如是周扶九曾孙女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3 PM
… 还是我搞错了?扶九和熙是姻亲 … 他们应该是同辈?

阿月 11:23 PM
但是我不知道周扶九和周学熙具体啥关系

————— 2019-9-16 —————

脚印 1:14 AM
周学熙书周馥的儿子,后者是李鸿章的亲信,都是安徽同乡,因为周岁刘秉璋的姻亲,刘秉璋去世请求朝廷给刘秉璋赐谥的就是周馥,

脚印 1:29 AM
周扶九是江西吉安人,是一家银号或者什么商行的管事,由于太平天国运动,江苏盐场受到破坏,盐票贬值,就在时欠扶九老人服务商号钱的人,还不出债,拿贬值的盐票抵债,当江西东家不认可,没有想到很快太平天国镇压了,盐票又扶摇直上,扶九是很厉害的商人,后来成为江南最有钱的巨商,所以刘周两家在更早时候没有接亲可能,等到月奶奶与爷爷结婚已经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周家已经没有扶九老人在世那么富有,但和我祖父的家产比有过之无不及,所以这个周不是那个周,结亲到背景很不一样。

脚印 1:32 AM
前面有许多错字,马马虎虎看看,不改了。

脚印 1:35 AM
但周学熙和周扶九见过面,应该说可能的,徐乃昌日记里或许找得到,周学熙是天津大财主,周扶九家江苏上海的富豪,他们在一家公司都有股份,可能性就更大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12 AM
@脚印 觉得月应该是九的曾孙辈 … 或者月的奶奶是九的姐妹 (?)“奶奶是曾孙女” 辈分差太大了 *

脚印 7:19 AM
这个是不会错的,周扶九去世很晚,他二三十年代和你曾外公都有往来。月的祖母也是我的伯母,文革后才去世,扶九和儿子相继去世,他儿子,也就是月的曾外公去世报纸也都可查,周家在民国报纸上记得清清楚,所以月的祖母与曾祖父,祖父年龄间隔小,大概还是当年早婚早育,父子间年龄相差较小。

脚印 7:35 AM
刘秉璋家族,李鸿章家族相反,他们的儿女出生都很晚,依林曾外公出生在1873年,刘秉璋已经48岁,你曾外公出生在1878年,文庄五十三岁,我祖父1879年,文庄五十四岁,我祖父儿子生得也晚,

脚印 7:43 AM
刘秉璋二十五岁,金田起义,三十岁加人打太平军的前线,军旅生活使他们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现在人只讲淮军湘军政治是否正确,当年军人也是军人,为战争付出了自己的青壮年,都是一样的奉献。

脚印 8:07 AM
简单讲太平天国在清就是匪,北京人知道北岛,他曾祖,叫赵景贤就是抵抗长毛的英雄,从蒋介石开始就开始给太平军翻案,肯定他们反清,中共自然歌颂农民战争,但改革开放以后,对太平军评价否定不少,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18 PM
周馥称他们粤匪 [Grin]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0 PM
肯定反清 … 也不需要忽视他们杀人成性的事实呀 [Silent] 清朝有啥好否定的?

————— 2019-9-17 —————

脚印 7:14 AM
周学熙为林暮开写挽联。

老边 7:50 AM
我们曾经查到过周学渊(周学熙的五弟)写给林开謩的挽联:
谈笑得春多,
廿载闲缘接酒杯;
衣冠经劫在,
一流遗韵冷山湖。

脚印 7:56 AM
看得清吗?

老边 7:57 AM
大致能读。谁给谁的信?

脚印 7:58 AM
周止庵自述,

脚印 7:58 AM
周学熙,

老边 8:00 AM
他开办的启新洋灰公司与刘家、林家多人有关系。

脚印 8:07 AM
老边,你查得到吧?

老边 8:09 AM
他给林开謩写的挽联是:
晚始论交,醉月吟风皆幻影;
春同归去,落花流水传伤情。
有的字看不清楚,您看对不对?

脚印 8:13 AM
应该是,倍伤情,

老边 8:15 AM
后面还有一联,没看清楚是谁写的,
绝学仰孤识,邹鲁经生曾有几?
修文惊赴(?),旨元朝士史..

脚印 8:15 AM
爱如生有楷体,但他们把幻,输为幼。

脚印 8:16 AM
后面也是周写的,是挽章珏的。

老边 8:19 AM
上面这个库,我在家里进不去。改日去国图查一下。

脚印 8:20 AM
国图进得去吗?

老边 8:21 AM
据说,从国图里面的局域网可以进去。

脚印 8:40 AM
如不行我给查,这个家谱日记库,只限试用,有时间限制

老边 8:59 AM
哦。我抓紧时间去查。

————— 2019-9-18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09 PM
@脚印 谢谢分享 … 报纸的右边还有吗?

————— 2019-9-20 —————

脚印 6:58 AM
这要问老边了,进士题名录这样的书应该会有。

脚印 7:01 AM
庐江老家现在正在修祠堂,说过去有个一块匾,现在打算仿造一块,

脚印 7:02 AM
@Irene 张凝 你觉得好不好。

脚印 7:20 AM
不太清楚,这个林世泰究竟是什么名次,好像也不是前三,具体如何称呼,还要问问专家。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29 AM
庐江老家现在正在修祠堂,— 在哪里?纪念公园那里吗?

脚印 8:05 AM
你对老家挺熟,是在刘墩,我不太清楚什么位置。

老边 8:13 AM
查了一下,刘秉璋是咸丰十年(1860)第二甲第八名。进士大排序是第十一名。

老边 8:19 AM
巧合的是,林天龄(我外公林汉甫的曾祖父)与刘秉璋是同期进士,第二甲第四名。

脚印 8:20 AM
那他是参加了殿试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1 AM
这么巧 [ThumbsUp][Clap][Clap]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2 AM
@老边 要不要一起去国子监?希望十一长假期间不要太挤

老边 8:23 AM
同期进士,两人走了不同的升迁路。林天龄很快就“上书房行走”,作了同治皇帝的帝师之一;而刘秉璋则在两年后加入了李鸿章的军队,带着家乡子弟兵抗击太平军。

老边 8:25 AM
抱歉,@Irene 张凝 我也没认真看过国子监。

老边 8:25 AM
你哪天到北京?

老边 8:28 AM
两人年龄差不多,但因为刘秉璋生子晚,所以到了1920年代,就差了一代人。

脚印 8:30 AM
天龄公是那年去世的?

脚印 8:31 AM
从前同年是非常密切的关系。

老边 8:45 AM
1878年,逝于江苏学政任上。

老边 8:50 AM
17年后,其三子林开謩得中进士,第二甲第七名。

老边 8:54 AM
康有为与他同期

脚印 8:55 AM
徐乃昌称康有为同年,不知是否也是同年进士。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20 —————

脚印 8:55 AM
徐乃昌称康有为同年,不知是否也是同年进士。

脚印 8:57 AM
父子都是进士,在当时大概也是小概率事件。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9 AM
那时刚刚知道文庄公. 进士. 就买了这本书. 几乎还没有看

老边 9:01 AM
徐乃昌好像不是进士。百度百科他的词条说他是1893年的举人。

老边 9:04 AM
咱们先说10月3号?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06 AM
这个坏林林 也不出声 [Chuckle]

老边 9:09 AM
和平街二小?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0 AM
姑姑在中央乐团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我妈妈那年过世… 俺开始流浪 …

老边 9:11 AM
她1970年转过去,二年级。

脚印 9:13 AM
你们要一齐去上回老边地图上哪条胡同,体乾声木都住过那里的旅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3 AM
1970 我应该去天津了

脚印 9:15 AM
拍一张照片。以后和先人照片合在一起。

老边 9:15 AM
你是做网络安全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8 AM
不是… 是被黑客操纵了… 什么都进得去[Scream][Scream] 精疲力尽 快招架不住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9 AM
我最怕他们来动我的资料… 如果是,20+ 的心血就不见了[Cry]

老边 9:22 AM
今天找到的照片。

老边 9:22 AM
刘子树夫妇

老边 9:23 AM
夫人是我外公的三表姐。

老边 9:25 AM
@Irene 张凝 到北京后给我打电话。13501213800

脚印 9:41 AM
子树,就是滋生,我叫他四伯伯对吗?

脚印 9:43 AM
这张照片应该是50年代初吧!

老边 10:22 AM
看上去是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4 AM
https://www.loc.gov/resource/g7824b.ct001950/?r=0.203,0.794,0.163,0.074,0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4 AM
1938年的地图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38 AM
照片保存的真好 [ThumbsUp]

————— 2019-9-23 —————

脚印 9:17 AM
到国子监,先发一张名单

YilinBian 11:13 AM
@Irene 张凝 三房 你一个人回国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6 AM
是. 老公还是不肯

老边 10:03 PM
在你小姨家包饺子?多有叨扰。或者到我家来包饺子?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57 PM
对不起 口齿不清 … 在你家方便吗? … 我小姨不支持我做家谱 [Cry] 我提她的地址是想问怎么去你家 – 她家近14 永定门外站

————— 2019-9-24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00 AM
@脚印 林和俞 (?) 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对不起 请重复一下行吗? [Cry]

脚印 12:03 AM
俞是谁

脚印 12:03 AM
你说林是老边曾外公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04 AM
您[Sticker]那个表 红色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04 AM
林下面那位

脚印 12:08 AM
哦,这是庚申恩科的排名榜,我是按林天龄搜的,所以他名字上显示红色,他是第四名,刘秉璋是第八名,天龄公,是老边他们外公的父亲。

脚印 12:08 AM
曾外公的父亲,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43 AM
[Grin] 明白了. 林家和刘家有次婚姻?

脚印 6:52 AM
到北京问边妈妈,她或许知道。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54 AM
边妈妈是哪年出生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6:55 AM
周学海 光绪十八年壬辰科同进士出身.
周学渊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中进士

脚印 6:59 AM
碧宜姑妈嫁林家是1925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00 AM
孙辈才联姻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02 AM
钦点 和 恭承 有什么讲法吗?

脚印 7:02 AM
这是家乡族人仿制,

脚印 7:03 AM
不太懂,钦点一定是皇上太后,

脚印 7:04 AM
承,是不是承受的意思,恭恭敬敬的接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06 AM
皇上赐给他 … 他恭恭敬敬接受 [Grin] 哎

脚印 7:06 AM
刘秉璋能不能算朝考一等,有机会几位也询问一下,

脚印 7:09 AM
点,点将,点名,大概还不完全能翻成赐予,而是授予,任命的意思。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13 AM
觉得不要加 “一等” 除非他们有证据. 文庄公考到进士 34岁 名列前茅 不容易. 没有必要夸大 反而弄巧成拙. 您觉得?

脚印 7:14 AM
这个大概是有规定的,问一下就会清楚,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19 AM
@脚印 您认识马勇吗?

脚印 7:24 AM
这个人不知是多少名,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25 AM
他… 近代史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30 AM
你们是同行 不同专业?

脚印 7:32 AM
我沒有什么专业只是教教书。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36 AM
https://baike.baidu.com/item/二甲

脚印 7:41 AM
刘秉璋没有进入殿试,正好出线,他自己期望不高,公布名次那天去香山玩了,如果他名次是第十,就必须参加殿试,否则就会被置于很后面。

脚印 7:42 AM
这是声木或晦之书里说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45 AM
他是在南京的考场考过吗? 科举博物馆挺好的

脚印 7:46 AM
刘秉璋没有

脚印 7:47 AM
他的儿子应该在金陵,

脚印 7:49 AM
刘秉璋的寄长子是在金陵考试时去世,那一年也是碧宜姑妈的父亲出生一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0 AM
声木 也在金陵考过?

脚印 7:51 AM
考过,但没有考上,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1 AM
哪年考的 您还记得?

脚印 7:51 AM
只有德曾的祖父考上了

脚印 7:52 AM
没有考上就没有确切的时间,

脚印 7:52 AM
但刘秉璋诗好像提到时间

脚印 7:53 AM
考上会等在报上,没有考上可能会再考。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4 AM
进士都是在北京考场 … 其它考场 包括金陵的 是考举人的,是吧?

老边 7:59 AM
我外婆刘璧宜是1921年嫁入林家

老边 7:59 AM
据说是“娃娃亲”[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9 AM
指腹为婚?

老边 8:00 AM
婚前两人可能没见过。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0 AM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1 AM
刘璧宜是她的字吧?

老边 8:02 AM
我外婆存了400多封信,第一封信就是他们在上海婚后回天津上学,从浦口写给她的明信片。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2 AM
我外婆好像是静宜… 她和我外公也没有见过 1932 在上海结婚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3 AM
@老边 书出了 请一定留一本给我 [Sticker]

老边 8:03 AM
册名,刘实生

老边 8:04 AM
当然。3号到我家来看原件。[Smi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6 AM
厄上你们了 [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6 AM
不知道 “厄” 对不对

脚印 8:06 AM
是1921年,农历十月初九,

老边 8:06 AM
从信中看到,他反对“旧式婚姻”,积极支持晚辈女性的自由恋爱,同时对“月下老人”给自己找的对象十分满意。[Chuckle]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7 AM
有木有林家的家谱分享一下?

脚印 8:07 AM
徐乃昌日记,这些地方很有价值,

老边 8:08 AM
有。但不像刘家的那样正规,是2000年以后做的。林开謩以下。没做到林天龄那一辈。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9 AM
… 我外婆的婚姻不幸福 … 外公的二婚 花花公子 … 但是外婆非常喜欢外公 …

老边 8:10 AM
日记非常有价值。可以看出,体乾公与他的三个弟弟之间,很早就不睦了。

老边 8:10 AM
那时纳妾合法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2 AM
想听听你们对 “游学”的看法 [Sticker] 比如这个羽戈

脚印 8:12 AM
@老边 徐乃昌日记1922年12月16日刘健之娶子妇,你注意了没有,九舅是在碧宜后一年娶亲?

脚印 8:13 AM
宝生娶亲,徐日记没有,但申报有报道。

老边 8:13 AM
体乾公的两位妻子,在他去世后一直住在一起,和睦相处。李氏夫人去世以后,没有子女的张氏夫人一直被刘家后人抚养。

老边 8:14 AM
注意到了。

脚印 8:14 AM
几个兄弟里体乾大概婚姻比较完美。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24 —————

脚印 8:14 AM
几个兄弟里体乾大概婚姻比较完美。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6 AM
这个群里没有二房的后人

脚印 8:16 AM
体乾与弟弟的不和,年龄是一个因素

脚印 8:16 AM
你去招个来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6 AM
我不认识呀

脚印 8:16 AM
德曾女儿好像在美国

脚印 8:17 AM
请阿月去联系

脚印 8:17 AM
二房和大房关系比较好,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7 AM
德曾姨还好?

脚印 8:18 AM
德曾已经走了,我上次告诉你了,你大概没有留意。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18 AM
@阿月 请 请个二房的后人 … 都有代表了 [Grin]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0 AM
@脚印 对不起 … 是没有留意 … 她哪年过世的? [Sticker][Sticker][Sticker]

老边 8:20 AM
“游学”或许是历史学家走进市场的一种尝试吧。没什么不好。只是,对历史的解释别太随意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0 AM
我的记忆越来越差 … 尤其最近 挺明显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0:09 AM
http://www.ireneeng.com/wp-content/uploads/2016/07/09.pdf, http://www.ireneeng.com/wp-content/uploads/2016/07/09-2nd.pdf

脚印 10:15 AM
[《人民日報》國庆頭版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1MTQxNTQ4NQ==&mid=2247484285&idx=1&sn=7d8a5917f08c2ebd7ca679dac620c942&chksm=fb90f8afcce771b9c65106079bcefd2c6da4cd73582a87996b045099ce1f95f23b286c9f3073&scene=0&xtrack=1#rd]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39 PM
@脚印 [ThumbsUp]

脚印 7:40 PM
[近代湖湘人才辈出最直接的原因是什么 ?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xMjYyNTg2MA==&mid=2247492868&idx=4&sn=9f10b41023ca1a09f2892054045f2cd3&chksm=f96338afce14b1b9ff977ef5160a4c08e0699120d7ba4a57ab4d397799d77cb123f2cd7e5ced&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69363877807&sharer_shareid=0bb77d2956363c2910a6efea746b681d#rd]

脚印 7:41 PM
科举好坏反映参与人数多寡,考的人多优秀人才相对就多,科举获得好成绩学子要在八股上下功夫,潜心揣摩,不刻苦不行,运气也很重要。刘秉璋是八股文高手,不买他账的文人也承认他在这方面的能力,刘秉璋最在乎子侄科举,亲自给他们改作文,即使在总督任上也如此,刘家藏书在淮军中也称第一,但他五子,加上一过房的长子,只有一人考上了举人,以我私见,一是因为这些子子侄应试教育必须的心无旁骛功夫不行,兴趣太多,交游太广,静下心来的时候太少,一句话条件太好,也是运气不济。

脚印 7:47 PM
比较林刘两家,差别也不小,林家世代书香门第,刘秉璋父亲是三河商人,家庭氛围就有差别。林家父子两代进士也有其必然。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2 PM
先祖… 经营什么了?

脚印 7:57 PM
经营什么大概没有记载,只说贷款给镇上商家,战乱欠债的人跑了,他把债独自顶了下来,今天话也与金融有点关系,

老边 8:11 PM
刘家先祖们大概在芜湖一带有不少房产和地产

老边 8:12 PM
林开謩没给后人留下任何不动产。灵境胡同的大宅院是租住的。

脚印 8:16 PM
大概也不多,李家比刘家厉害,民国时候兄弟矛盾可能与分产也有关系,所以我祖父给儿子结亲都是比他有钱的富翁。

老边 8:18 PM
两家的财力相差很大。表舅祖父的收藏规模令人惊叹,财力支持是必要支持。

老边 8:19 PM
晦之公的长子也有留学经历?

老边 8:19 PM
必要条件

脚印 8:23 PM
阿月爷爷留学美国,

脚印 8:24 PM
好像十八叔也留过学,

脚印 8:25 PM
二房教育最好,

脚印 10:25 PM
不知宝生宸生娶的什么人家,从徐乃昌日记看,体乾与前请遗老交往甚多,性格或许也较谦和,我祖父为人大概比较海派,不拘小节,对政治兴趣不如大哥,以翁同龢日记评价,祖父比体乾活络,招人喜欢,他给儿子娶亲都是比他有钱的富商,阿月奶奶出之巨富,十六叔夫人是南京商魏家,从事织布[Sticker]好几代,十九丁家是盐官,在南京,扬州,湖州的花园现在还是旅游胜地,和体乾比较体智老爷很是任性,说财富大概放在当时并不算多,做生意我以为他也不算精明,我们现在研究祖先,也只能根据材料猜测,一直不明白宝生为什么与父亲关系如此紧张,是不是从小李夫人对儿子过于放纵,你手头有李夫人信,或许会找到答案,所以这样想,因为李夫人的一子一女先后夭折,而且刘秉璋都很喜欢,这对李夫人打击想必很大,不知你母亲是否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14 PM
不好意思 。。。李季淑 … 是谁?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21 PM
李昭庆女儿?

脚印 11:24 PM
是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36 PM
请看一下 文庄公的太太 ?? 年份差不多 。。。但是人 对吗?

————— 2019-9-25 —————

老边 4:12 AM
李昭庆是男士,李季淑的父亲,不是刘秉璋的夫人。

老边 4:13 AM
刘体乾与李季淑是夫妻,刘璧宜是他们的女儿。

脚印 4:19 AM
这张照片你们应该有的,

脚印 4:22 AM
@老边 你们与最小的刘瑛闻后人有往来吗?

老边 4:37 AM
有。她的一儿一女都在美国。

老边 4:41 AM
她们三姐妹1980年代的合影

老边 4:41 AM
左起:刘琬尊、刘瑛闻、刘璧宜

脚印 4:42 AM
哦。

脚印 4:42 AM
在北京拍的。

老边 4:43 AM
上海

老边 4:43 AM
我外婆1984年从上海来北京,就没再回去过。

脚印 4:50 AM
李季淑三姐妹

脚印 4:51 AM
还是四姐妹

老边 4:57 AM
四姐妹。她最小。大概是刚出生父亲就去世了。

老边 4:57 AM
只知道她二姐嫁给了蒯家。大姐、三姐都没查到信息。

脚印 4:58 AM
大姐

脚印 5:01 AM
这是合肥李氏家谱上的,不知你能否看清

老边 5:01 AM
还行

脚印 5:04 AM
你补充上去,请再发一下,尤其是李夫人名字,如果不是后人大概很难查到,

老边 5:05 AM
好的

脚印 5:08 AM
李昭庆儿子大概还要补一翊

脚印 5:14 AM

脚印 5:15 AM
咸丰庚申九月十六日辰时生

脚印 5:21 AM
叙卒于宣统元年五月十一曰,在墨西哥去世

脚印 5:23 AM
生于同治六年

脚印 5:31 AM
翊生于同治戊辰年十月二十四日戍时

老边 5:38 AM
吴学廉也是一位文人?他妹妹嫁给了郑孝胥。

脚印 5:39 AM
王仁堪有硃卷,

脚印 5:40 AM
社会关系非常详细

老边 5:46 AM
王家是开謩公母亲的娘家。她的一个侄女又嫁给了开謩公的四子林新猛。我们有王家的家谱。

老边 5:46 AM
王世襄与林家的后人来往密切

脚印 5:51 AM
硃卷比家谱信息更广

老边 6:02 AM
李经翊的卒年,没查到

脚印 6:04 AM
修谱时健在。

脚印 6:16 AM
翊应该在1929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去世

脚印 6:43 AM
李经翊有个女儿李国淑,

老边 7:36 AM
@Irene 张凝 三房 你外婆的生卒年?

老边 7:37 AM
表舅,您伯父与父亲的卒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7:52 AM
佶生, 子宜 七 1901-80

老边 7:58 AM
收到

老边 8:00 AM
体信公只有一女一子?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1 AM
周瑞钿 只生了两个 就过世了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01 AM
我没有钿的照片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4 AM
刘琬尊 是 Camille 的外婆, 对吗?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5 AM
我在西雅图转[Sticker] 希望能够见到她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7 AM
刘瑛闻 排行几?

脚印 8:40 AM
我父亲应该是1957年去世,说应该因为不久母亲也去世了,我那时才十岁,

脚印 8:42 AM
汉生不是四爷,而是二房的,宋路霞的书上有,

脚印 8:44 AM
他确切年代我不记[Sticker],他活到九十多岁,现在不去了解,真来不及了。

脚印 8:47 AM
李经方有个女儿,是我刘秉璋的过房女儿生的,是不是叫李国香,要查一下,

脚印 8:47 AM
是和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2 AM
李经方是谁过继给谁的?

脚印 8:55 AM
李鸿章

脚印 8:56 AM
李经方是继子,他夫人是继女。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8 AM
李经方是李鸿章过继给弟弟昭庆的?

脚印 8:58 AM
反过来,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58 AM
李经方是弟弟昭庆过继给李鸿章的?

脚印 8:59 AM
对。

脚印 9:03 AM
李经方的刘夫人去世很早,实足16岁,他们有个女儿李国香,嫁给了杨云史,你有兴趣上网查,杨云史诗写得好,

老边 9:08 AM
刘瑛闻的排行,不知道。她的姐姐与母亲,都称她“小妹”。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0 AM
@脚印 刘夫人就是文庄的女儿 还是继女?

老边 9:10 AM
@Irene 张凝 三房 你外婆生于1901年,比我外婆大,为什么排行比我外婆靠后?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文庄公*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不知道 – 大家都叫她七小姐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文庄公 LBZ 后人” is as follows.

————— 2019-9-25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1 AM
不知道 – 大家都叫她七小姐

脚印 9:11 AM
劉瑛闻生时大概已经在民國了,是吗

老边 9:12 AM
是。1908年。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12 AM
问的好 @老边

老边 9:12 AM
不是。还没到民国[Awkward]

老边 9:13 AM
我外婆称宝生为三哥,也不好解释。

脚印 9:14 AM
那谱上说次三,应该是碧宜和碧宜大妹,好像没有瑛闻

老边 9:14 AM
次三,是下面有三人的意思?

脚印 9:16 AM
你外婆称三哥,我认为是体乾一房的排行,前面有二个儿女。

脚印 9:19 AM
这是子樹的外孙女發给我堂弟久龄的

老边 9:26 AM
相片宝贵!我妈看了,说刘子树只有三个女儿。照片上有其他人?

脚印 9:27 AM
谱上应该没有记到劉瑛闻

老边 9:28 AM
“女三”,应该就是璧宜及两个妹妹吧?“次三待字”,说的是三个女儿名字待定?

脚印 9:30 AM
女三是在长女前面,谱可能失记了。

脚印 9:32 AM
照片上的人我也不知道,

脚印 9:32 AM
三个女儿你妈妈记得不错

老边 9:33 AM
如果是体乾一房的排行,宝生行三,璧宜就应该行五,中间还有宸生。但她母亲称她“二女”。而且,宸生也不应被称“九哥”。

脚印 9:35 AM
称二女是李太夫人有过一个女儿

脚印 9:36 AM
辰生称九,是因为大家族都是这么排的,子樹就的四伯伯,

脚印 9:39 AM
我姑妈一是八,一是九

脚印 9:40 AM
碧宜排几

老边 9:40 AM
我妈也同意,宝生称“三哥”,璧宜称“二女”,是自家的排行。

老边 9:41 AM
您的两个姑妈生于哪年?

老边 9:41 AM
璧宜生于1905年

脚印 9:42 AM
你妈妈认为寳生是不是很受宠爱

脚印 9:43 AM
姑妈的生年我不知道,

老边 9:43 AM
可说是劣迹颇多吧

老边 9:45 AM
体乾公登报声明,在那个年代的读书人中,是极其伤面子的事情。足见宝生父母对他失望之深。

脚印 9:46 AM
寳生读过圣约翰,后来又在复旦毕业,体乾还曾想让他去时报工作,

老边 9:46 AM
后来体乾公去世,母子三人立即分家单过了。李夫人给女儿的信,心情非常灰暗。

脚印 9:46 AM
體智在上海与亲家打官司是出了名的,

老边 9:47 AM
您爷爷与外公打官司?

脚印 9:49 AM
从徐日记我觉得体乾公还是比较克制的人,一是北京驱逐皇帝出宫,体乾反对发表过于激烈的言论,二是在为李家买文物时,商家没有守信,体乾没有动怒,

老边 10:00 AM
1932年,南京,李季淑、三位女儿、及我妈。

老边 10:01 AM
左起:瑛闻、琬尊、璧宜。

脚印 10:02 AM
明白,我发给子树外孙女了

老边 10:05 AM
1922年至1926年,子树公好像是在启新洋灰公司上班,家在天津。我外公林汉甫在南开读书。我外公给外婆的信里,常常提到去子树家吃饭。那时子诚公也在天津。

老边 10:07 AM
1937年以后,我外公外婆带着老太太,从南京到上海租界躲避。子树公从实业银行出来后,也在上海做事。两家仍然是常有来往。一直到解放以后。

老边 10:09 AM
子树公的三位女儿,都比我母亲年长。不知后来哪位去了美国。

脚印 10:09 AM
子树父亲去世早,他很早就当家了

老边 10:10 AM
我外公1929年的信里曾提到子诚去世

脚印 10:10 AM
应该都没有去,去的是外孙女。

老边 10:11 AM
体乾公与几位弟弟似乎不睦,但似乎没影响到下一代。我外公与子诚、子树、子余、荔生,都有很多交往。

脚印 10:12 AM
陈洚先生你知道吗,

老边 10:12 AM
不知道

脚印 10:12 AM
也是福建陈家的

老边 10:13 AM
陈宝琛家?

脚印 10:14 AM
他们的不睦应该和一般不同,

脚印 10:14 AM
是,好像是侄子,

脚印 10:14 AM
他和子树女儿德曾是同学,圣约翰的

脚印 10:16 AM
二房大概在兄弟矛盾中比较中立

老边 10:17 AM
明天我问一下我妈,陈宝琛的一个孙辈是我妈的中学同学。

脚印 10:18 AM
从你发的履历看林家王家可能都是学而优的书香门第,刘秉璋他们是在打太平天国中崛起,很像是现在革命军人

脚印 10:18 AM
刘秉璋是他们中少数有进士资格的人。

老边 10:19 AM
十大元帅中的刘伯承

脚印 10:20 AM
体乾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衙门中,

老边 10:20 AM
林家的两代进士,主要都在学界。

脚印 10:21 AM
与一般人不同,兄弟之间大概不太亲密

脚印 10:22 AM
现在干部子弟也有这种情况,你在北京应该了解

老边 10:22 AM
但是李家是更大的官宦人家,家庭内部关系却很紧密。

脚印 10:22 AM
从小是警卫员带大的,

脚印 10:23 AM
也不见得,

老边 10:23 AM
在北京,文革前,大院里的干部子弟们,关系都很好。

脚印 10:24 AM
李经翊一死就打官司。

脚印 10:25 AM
他们不是不好,是没有平民的相互依靠。

脚印 10:25 AM
每个人都很独立,

脚印 10:26 AM
不知道在生活上关照彼此,

脚印 10:27 AM
不通人情世故,我祖父和三爷大概都是有这种毛病,体乾可能会好些,

脚印 10:27 AM
当然都是我推测,没有许多证据

老边 10:27 AM
林家不是这样。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四个儿子、前后二十多个孙辈,住在一个大院里,二十年以上。

脚印 10:29 AM
京官一般没有许多钱,也没有封疆大吏那样权势,

老边 10:29 AM
有一套算账的办法,一套做饭吃饭的秩序,孙辈里大的带小的。我母亲受她的几位堂姐的影响很深。

脚印 10:30 AM
林天龄是学政,多少有点现在道德楷模意思。

老边 10:31 AM
是。他去世后很久了,逊位的宣统帝还赐了一块石碑。

脚印 10:32 AM
我们现在不能知道非常具体,只能据史料和常识推理。

老边 10:33 AM
深入研究一下那时的不同家庭,应该很有意思。

脚印 10:34 AM
体乾可能将刘秉璋一些遗稿毁了,声木多次在文章里暗示这件事。

老边 10:34 AM
与宝生有没有关系?

脚印 10:35 AM
体乾可能和元之关系也密切点

脚印 10:35 AM
应该不会,毁可能是在辛亥不久,

脚印 10:36 AM
体乾很早就加入民国政府,北洋政府

老边 10:36 AM
政治原因?

脚印 10:37 AM
用今天话他在政治上能够跟上时代,

老边 10:37 AM
元之,体道公?

脚印 10:38 AM
应该是元之,体道申报上作元之

老边 10:38 AM
但林开謩多次拒绝给北洋政府做事,当时被称为“旧京九老”之一。

脚印 10:39 AM
三四年龄差一岁,比较玩得来。

老边 10:39 AM
政见不同,也不妨碍作亲家哈。

脚印 10:39 AM
也是个过程,

老边 10:40 AM
子树曾托我外公向陈宝琛求过字。陈宝琛是“旧京九老”之首。

老边 10:41 AM
《郑孝胥日记》里记载了不少林家的事情。

脚印 10:41 AM
徐日记不用阳历,晚年南京给他的官还是做的,开始只看京戏,后来渐喜欢看电影

老边 10:42 AM
元之的生卒年?

脚印 10:42 AM
郑日记也可看出体乾与体智的不同。

老边 10:44 AM
“官商结合”,好像体智公的创新点多一些,所以也更成功一些。体乾公可能相对比较守旧?

脚印 10:44 AM
元之,生年谱上有,卒年不知道,网上只查到杨梅胡同和体乾住地一样

脚印 10:45 AM
年轻更会玩,更喜欢女人

老边 10:46 AM
他们在北京的住址,应该是在1910年代吧?1920年代就定居上海了。

脚印 10:46 AM
他娶孙家鼐女儿,据说智商不高,甚至有点傻,这大概也是他不幸

脚印 10:47 AM
1920年代体乾还去北京工作过,徐日记可以看出,

晚清政局大变动的“甲申易枢” (一)

| 2016.3.10 | 姜鸣 Jiang Ming  |   |  (二)  |

  • 浙江巡抚刘秉璋
  • 恭亲王奕訢 宣宗道光第六子,也是文宗咸丰诸兄弟中最有能力和眼光 … 办事果断,不拘小节,在处理政务时往往独抒己见,集大权于一身
  • 1884.4.08 甲申易枢 Baidu
  • Chester Holcombe  何天爵, missionary 美国驻华外交官何天爵曾说..  
  • 所谓“清流”,是当时官场上的一批言官,以刚直不阿、主持清议自许,以议论时政、纠弹大臣而出名,是光绪朝前期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
  • Sino French War .. 法国拟索六百万镑赔款
  • 在慈禧太后一手策划之下,恭亲王奕訢退出中枢,转用醇亲王奕譞主政,还带动远支宗室庆王奕劻的崛起,对晚清历史的发展影响至深
  • 咸丰十一年(1861) 在热河避暑山庄去世,两宫皇太后与二十七岁的皇叔恭亲王奕訢,联手发动政变,罢黜先帝指定的八位顾命大臣,改由太后垂帘听政
  • 湘军初起,满清执政层中赏识和支持曾国藩的,是“八顾命”中的肃顺
  • Prince Gong 他在与外国人的交往中,看到了剧烈变化的世界,努力推动学习西方军事装备、工业技术和近代教育,使中国经济和社会渐渐前行,引领出“同光中兴”的局面
  • 曾国藩对恭亲王的评价是“聪明” … 两宫才地平常,见面无一要语 more
  • 议题是反对复修圆明园
  • 钦差大臣崇厚
  • 同属南派的翁同龢对沈桂芬的评价是:“清、慎、勤三字,公可以无愧色
  • 而“清流”张佩纶(字幼樵)则对朋友说:“吴江除夕即逝,…
  • 使得本怀善意的张树声受到罚俸处分,颜面尽失,张家父子私下与张佩纶结起仇来
  • 上海的洋轮听到北宁清军失守,都升起法国国旗庆贺
  • 张华奎仍是北京政治圈的活跃者,一直在寻找机会试图报复张佩纶

导读
谁也未曾料到,经过七天思考之后,盛昱的奏折,被慈禧太后用来罢黜了全班军机大臣。自打雍正七年设立军机处之后,全体改组的事儿,这是第一次,所以在政坛上,不啻是场极具震撼的风暴,史称“甲申易枢”事件。

1884年4月3日,盛昱上奏弹劾军机大臣,引发“甲申易枢”,这是清廷上层继1861年“北京政变”之后第二次重大权力更迭,在慈禧太后一手策划之下,恭亲王奕訢退出中枢,转用醇亲王奕譞主政,还带动远支宗室庆王奕劻的崛起,对晚清历史的发展影响至深

2016年4月3日正值“甲申易枢”发动132周年,本文采用近年来新发现的当事人档案、书信、日记等第一手资料,力图复原事件的过程。

恭王其人

恭亲王奕訢和嫂子慈禧太后,均是晚清皇室中最重要的政治家。

咸丰十一年(1861),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在热河避暑山庄去世,两宫皇太后与二十七岁的皇叔恭亲王奕訢,联手发动政变,罢黜先帝指定的八位顾命大臣,改由太后垂帘听政。恭王被封为议政王,主持军机处和新设立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此后,直至1884年前三个月,清政府行政中枢的领头人物,一直是恭亲王。

恭亲王奕訢
恭王是宣宗第六子,也是文宗诸兄弟中最有能力和眼光者。那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皇帝仓促逃走,联军火烧圆明园,全靠留京处理残局的恭王与洋人谈判议和退兵。湘军初起,满清执政层中赏识和支持曾国藩的,是“八顾命”中的肃顺。恭王柄政后,依然支持湘淮军平定太平天国。此外,他在与外国人的交往中,看到了剧烈变化的世界,努力推动学习西方军事装备、工业技术和近代教育,使中国经济和社会渐渐前行,引领出“同光中兴”的局面

美国驻华外交官何天爵曾说:

“作为一名执行防御保守外交政策的领导者,恭亲王鹤立鸡群。恭亲王比任何人都更加明了清帝国将来的命运和当前存在的自身的弱点。现在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没有任何一个像他那样阅尽沧桑,重任在肩。”作为一个精于东方外交艺术的老手,恭亲王“既骄横又谦和,既粗鲁又文雅,既暴躁又耐心——所有这些特点他都能根据需要运用自如,得心应手。他能以惊人的速度从一种角色进入到另外一种角色”。

曾国藩对恭亲王的评价是“聪明”。同治六年七月初九日(1867.8.8),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曾与幕僚赵烈文私下议论恭亲王。赵烈文说:“我在上海曾见过恭邸小像,盖一轻俊少年耳,非尊彝重器,不足以镇压百僚。”曾国藩说:“虽然貌非厚重,聪明则过人。”两年后,曾国藩以直隶总督身份入京觐见,第一次面见垂帘听政的两宫太后、小皇帝和军机大臣。回保定后,他悄悄将自己的观感告诉赵烈文:“两宫才地平常,见面无一要语;皇上冲默,亦无从测之。时局尽在军机恭邸、文祥、宝鋆数人。恭邸极聪明,而晃荡不能立足;文祥正派而规模狭隘,亦不知求人自辅;宝鋆则不满人口。

军机大臣兼总理衙门大臣宝鋆、文祥,总理衙门大臣成林

曾国藩早年任京官时,曾随大学士倭仁讲求先儒之书,剖析义理,对倭极为崇敬。此次又见倭仁,觉其才薄识短,其他官员更是庸庸碌碌,甚觉可忧。面对错综复杂的变局,曾国藩感慨万千地说:“内患虽平,外忧未艾。彼狡焉者,虽隔数万里而不啻近逼卧榻,非得后起英俊,宏济时艰,世变正未可知。”

中国处在重大的历史转型期,具有新观念的领导者却产生得艰难而缓慢,保守势力极为强大。恭王办事果断,不拘小节,在处理政务时往往独抒己见,集大权于一身。从内心说,他也未必看得上在他的援手之下方才获得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主政后不久,双方即产生了矛盾和正面冲突。最著名的,是同治四年三月初四日(1865.3.30),翰林院编修署日讲起居注官蔡寿祺参奏恭亲王贪墨、骄盈、揽权、徇私。慈禧藉此对恭王说:“汝事事与我为难,我革汝职!”恭王回嘴:“臣是先皇第六子,你能革我职,不能革我皇子!”慈禧盛怒,亲写懿旨:

“恭亲王从议政以来,妄自尊大,诸多骄敖(傲),以(依)仗爵高权重,目无君上,看朕冲龄,诸多挟致(制),往往谙始(暗使)离间,不可细问。每日召见,趾高气扬,言语之间,许多取巧,满是胡谈乱道。嗣(似)此情形,以后何以能办国事?若不即早宣示,朕归政之时,何以能用人行正(政)?”宣布“恭亲王著毋庸在军机处议政,革去一切差使,不准干预公事”!

慈禧太后亲笔撰写的罢免奕訢的懿旨,白字连篇

这篇懿旨,不仅白字连篇,而且语气也不贯通,第一人称在小皇帝与太后之间随意跳跃,一会儿说“看朕冲龄”,一会儿是“朕归政之时”,显示太后缺乏上层政治生活经验和文字表达能力。此事后来在王公大臣的调解下得到转圜,先恢复了恭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的职务,不久又重新任命他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但议政王的称号被免去了。

恭王在同治十三年七、八月间(1874.8-9)还与刚刚亲政的穆宗发生冲突,议题是反对复修圆明园,由此还引发出对皇帝微行出游的批评。穆宗震怒之下,革其亲王世袭罔替,降为郡王。还准备以“朋比为奸、谋为不轨”的罪名,将恭王及其支持他的悙王、醇王、伯王、景寿、奕劻、文祥、宝鋆、沈桂芬、李鸿藻等十重臣尽皆革职。在这场冲突中,宗室亲贵和满汉大臣都站在恭王一边,两宫太后只能出面干预,撤销上谕,将修复圆明园改为修缮三海,以作太后归政后的休憩之所。在朝中,恭王就是这样,不仅处理日常政务,还以他的特殊地位和传统伦理的原则性,承担着制衡君权的作用。

南北政争

恭王推动的洋务事业,包括派考察团了解西方,兴办江南机器制造局和福建船政,推动同文馆教授西学课程时,派幼童留学美国,大多发生在他炳政的前期。在经历了同治朝诸多风雨之后,恭王渐有倦政之态,亦开始自保,逐渐将国务管理的日常工作交给军机大臣文祥办理,光绪二年文祥去世后,汉族军机大臣沈桂芬在决策中取得很大的话语权。

军机大臣沈桂芬军机大臣沈桂芬 Sheng Guifen

沈桂芬,字经笙,祖籍江苏吴江,当时人常以此简称他为“吴江”,将他以及追随者称作“南派”。《清史稿》说:沈桂芬“以谙究外情称。日本之灭琉球也,廷论多主战,桂芬独言劳师海上,易损国威,力持不可。及与俄人议还伊犁,崇厚擅订约,朝议纷然;桂芬委曲斡旋,易使往议,改约始定,而言者犹激论不已”。大体说来,沈桂芬所奉外交方针,就是主张隐忍、韬光养晦、力保和局。

光绪七年除夕(1881.1.29.),沈桂芬病逝。此后,军机处由另一位军机大臣李鸿藻隐执权柄。李鸿藻,字兰孙,直隶高阳人,他的名字与李鸿章有一字之别,但没有亲戚关系,时人将其视作“北派”代表人物。他是“清流”的后台和支持者,亦用“清流”的力量来达到控制朝政之目的。所谓“清流”,是当时官场上的一批言官,以刚直不阿、主持清议自许,以议论时政、纠弹大臣而出名,是光绪朝前期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他们批评沈桂芬主政,对外政策过于软弱和用人不当,造成钦差大臣崇厚在收回伊犁谈判中的失利,主张对外更加强硬。而在内政上,则是抨击官场大僚昏庸贪腐,治国无当。

军机大臣王文韶军机大臣王文韶
沈桂芬死后,另一位南派军机大臣王文韶作挽联云:

知弟莫若师,数年来昕夕追陪,方期沆瀣相承,艰难共济;

忘身以报国,十载间行神交瘁,竟至膏肓不起,中外同悲。

同属南派的翁同龢对沈桂芬的评价是:“清、慎、勤三字,公可以无愧色。”而“清流”张佩纶(字幼樵)则对朋友说:“吴江除夕即逝,予谥文定。但愿群工协力,破沈相十年因循瞻徇之习,方可强我中国。”南北两派对于沈桂芬评价的差异,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他们在治国路线上的不同见解。

李鸿藻在这一时期里,依靠“清流”力量,对朝中旧派人物进行调整,又开展人事布局,外放张之洞出任山西巡抚,提拔宝廷任礼部右侍郎,张佩纶署理左副都御史兼总理衙门大臣,黄体芳任兵部右侍郎,陈宝琛任内阁学士,起用已经退隐的前工部左侍郎阎敬铭担任户部尚书。破格擢用徐延旭和唐炯任广西、云南巡抚。甚至与洋务派大佬李鸿章亦暗结同盟,在政坛上彼此呼应。

反目成仇

光绪朝前期“清流”气盛,不仅有李鸿藻的支持,也有慈禧太后的默许,将其作为整饬官场风气的重要工具。这样,“清流”在政坛上就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大人物都争相与他们结交朋友。人们一般将张佩纶、张之洞、宝廷、黄体芳称作“翰林四谏”,也有人用谐音,管李鸿藻叫“青牛头”,张之洞、张佩纶叫“青牛角”,陈宝琛为“青牛尾”,宝廷为“青牛鞭”。此外牛皮、牛毛甚多,还有人将奔走于“清流”与疆吏之间的著名“官二代”、两广总督张树声之子张华奎(字霭青),叫做“清流靴子”,讥其比之于腿,犹隔一层。

光绪五年三月(1879.3-4),大学士、直隶总督李鸿章入京料理同治帝安葬差事,亲自登门拜访三十一岁的翰林院侍讲张佩纶。到了夏天,张佩纶丁母忧去官,经济上颇为拮据。李鸿章给张华奎写信,拟邀张佩纶到北洋担任幕僚。张华奎就在张、李之间积极牵线。张佩纶的父亲张印塘早年担任安徽按察使,与回乡办团练镇压太平军的李鸿章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张李之间有书信往来但不真正稔熟。秋天,张佩纶出京赴苏州迁庶母灵柩,李鸿藻又替他向李鸿章写信请予关照,张李之间迅速走近。

署理直隶总督张树声署理直隶总督张树声

光绪八年三、四月间,李母去世,李鸿章回安徽老家奔丧并丁忧,张树声被清廷委派署理直隶总督。张华奎期望张佩纶调往天津,辅佐其父,以壮声势。张佩纶从李鸿藻的内幕消息中得知,慈禧有意要李鸿章“夺情”复出,就回绝了张家父子的盛情邀约。他告诉李鸿章,“主峰未定,点缀他山,恐亦未谙画格。”谁知张树声却径行上奏,点名请调他帮办北洋水师事宜并加卿衔。那天恰逢对各省乡试正副主考官作选拔考试,参加者有京官二百八十余人。张佩纶因故未去,监试的贝勒奕劻在考场大呼“幼樵”,想告诉此事,却发现他没来参考。不知底细者,猜他早得消息,此时正在等待降旨。这使秉性清高的张佩纶勃然大怒,遂商由陈宝琛上奏,弹劾张树声擅调天子近臣,使得本怀善意的张树声受到罚俸处分,颜面尽失,张家父子私下与张佩纶结起仇来。后来,光绪九年四月,张佩纶以日本觊觎朝鲜,法国谋吞越南,倡言请召李鸿章仍署直隶总督,办理法越事宜;命张树声返回两广本任,上谕立即允准。张树声行前致函张佩纶告别,提到“鄙人举名世之英而不得,公举衰朽之余而遂行,令我大惭”,可见彼此关系之微妙。

张树声不知道的内幕是,李鸿藻为了笼络李鸿章,从《国朝先正事略》中找出康熙年间武英殿大学士李天馥的故事,去与恭王商量——康熙三十二年,李天馥丁母忧回籍,帝谓:“天馥侍朕三十余年,未尝有失,三年易过,命悬缺以待。”而在此刻,李鸿章丁忧,空出文华殿大学士位置,身为协办大学士的李鸿藻,决定放弃自己晋级顶缺机会,“留揆席以待”。还力主夺情,“百日后并直隶总督疆符一并奉还”。恭王认为,《国朝先正事略》是同治年间官员学者李元度的新著,《实录》及官书均未见到记载,故不能当典籍来应用。但李鸿藻坚持此意,并做了慈禧的工作,恭王也就不反对了。在这样一个大布局之下,张树声焉能安位天津?张佩纶亦据此反问李鸿章,李鸿藻“苦心经营如此,不审公意如何耳”?

张佩纶

光绪八年底,张佩纶还借清查“云南报销案”的腐败内幕,连上三折,将王文韶逐出军机处,彻底扫除沈桂芬的班底,改换翁同龢、潘祖荫入值军机。不久,潘祖荫丁忧,军机汉大臣仅剩李、翁二人。这一时期,恭王因病请假,前后达八个月之多,太后命毋庸拘定假期,一切差使毋庸派署。李鸿藻的权势益大,张佩纶更是风头独盛。李鸿章为此写信规劝:“近有都中来者,佥谓太阿出匣,光芒逼人,不可向迩。仍祈少敛锋锷,以养和平之福,至为企祷。”李鸿藻、张佩纶此时在官场上顺风顺水、却也结得颇多仇家,得随时提防暗箭射来。

与从前沈桂芬对外力保和局的宗旨相反,李鸿藻和“清流”主张对外强硬,只是这种主张既缺乏军事上的支撑,也缺乏人才上的准备。张佩纶化精力联络手握军队的李鸿章,但只要涉及对外用兵,李鸿章却并不真正予以响应。当时,中法在越南冲突日益加深,在南线对法作战部署上,却一直没有觅得真正的主帅,没有可以打仗的军队,因而在实施时无从下手。加之李鸿藻一系在用人路线上又藏有门户派系之见,随着前线战事失利,军机处的和战决策开始受到朝野抨击,连“清流”内部,也有后起之秀表示强烈不满,因而酝酿起内部的激烈政潮。

北宁战败

光绪十年二月十七日(1884.3.14)中午,李鸿章在天津收到上海传来的电报,法国加强了对越南北部中国军队的攻势,援越清军与黑旗军坚守的越南北宁已被法军占领。他立即转报总理衙门。晚间,李鸿章又补充报告,上海的洋轮听到北宁清军失守,都升起法国国旗庆贺。日本驻津领事来谈,他也接到东京电报,看来消息是确实的。

十八日早上,慈禧太后没有召见军机,军机大臣们读罢李鸿章简短的电文,觉得缺乏详细信息,决定暂不上递,待到明天再商办法。但翁同龢感到,消息预示的前景显然不妙。这天北京阴沉欲雨,竟日昏昏,夜里又刮起大风,高层官员的心中也充满忐忑不安。翁同龢回家后写了封短信,将消息通报给醇亲王奕譞。同时在日记中写道:“恐从此棘手矣,噫!”

同日,总理衙门大臣张佩纶也给李鸿章写信:“北宁又失,事更棘手。徐延旭太不知兵,鄙见欲去之久矣,此坐谁属,仓卒求才,殊不易得。愿我公密筹见复。”信中所提徐延旭系广西巡抚,他是援越桂军统帅,对于前线失利负有直接责任。从信的内容看,张佩纶似乎对徐很是失望,早有换徐打算,而在实际上,起用徐延旭,却是张佩纶两年来极力推荐的结果。

十九日,慈禧召见军机,决定将徐延旭摘去顶戴,革职留任,责令其收拾败军,尽力抵御。如再退缩不前,定当从重治罪。

北宁之败,北京官场震动。当时越南是中国的藩属,因遭法国侵略,向中国求援。清廷暗助黑旗军刘永福援越抗法,又部署云南巡抚唐炯和广西巡抚徐延旭出境援助。徐延旭是近期督抚中的火箭式擢升干部。光绪八年正月初八日,张佩纶上奏,称许他“久守梧州,屡出关治群盗,得交人心”,又说四川建昌道唐炯“知兵,可任艰巨”。认为若以徐、唐分领粤西、滇南军队,所益必大。半个月后,徐延旭就由正四品的湖北安襄郧荆道直擢从二品的广西布政使,次年九月更升任广西巡抚。唐炯亦在当年二月升任云南布政使,八年六月出任云南巡抚。

张之洞

张佩纶与徐、唐其实并不相熟,但他俩均是张佩纶的密友、山西巡抚张之洞裙带上的人物。徐延旭乃张之洞姐夫鹿传麟(时任河南巡抚)的儿女亲家,唐炯则是张之洞的大舅哥。张之洞在徐、唐二人获得重用之后,曾向李鸿藻表示:“今日中朝举动,滇事付唐,桂事付徐,可谓得人。”至于所谓“知兵”云云,仅是“清流”小圈子内部的吹嘘,徐延旭以往最大军功,不过是镇压本地农民造反和出关捕盗。在平定太平天国起义之后,如此破例地提拔巡抚,是绝无仅有的,既反映出军机大臣李鸿藻一系在掌控官员使用上的影响力,也显示清廷对中越边境反击法国势力入侵的高度关注。

二十日,张之洞在太原给张佩纶写信,他听说唐炯前因擅自从越南撤退回国,有人主张将其杀头,感到骇然。认为唐已受朝廷严谴,“此时只有责其后效自赎,岂有中外战事未开,遽戮疆臣之理?”他此时尚不知北宁之变,故还反问,若按这种说法,假如北宁失陷,难道还要诛杀徐延旭不成?其实早在光绪六年,清廷派崇厚担任出使俄国全权大臣,谈判收复伊犁事项,崇厚擅签《中俄里瓦几亚条约》,划失新疆土地,消息传回国内,“清流”一片痛斥,张之洞本人就上奏,要求将崇厚“拿交刑部明正典刑,治使臣之罪,即可杜俄人之口”。——回头来看,因军事失败杀大臣和因外交失败杀使臣,均属中世纪的野蛮做法,与现代政治不相符合,但当年“清流”责他人以严苛,待己人则宽恕,党同伐异,却也是普遍的通病。

暗潮涌动

到了二月二十七日,李鸿章又报告越南太原失守,对垒华兵死伤甚众,法国拟索六百万镑赔款。朝廷震怒,二十九日颁旨,指出镇南关外军情万急,徐延旭株守谅山,毫无备御,唐炯退缩于前,以致军心怠玩,相率效尤。现派湖南巡抚潘鼎新、贵州巡抚张凯嵩驰分别署理广西、云南巡抚,将徐、唐革职拿问,解交刑部治罪。

前一日,张佩纶心怀忐忑地私信李鸿章:“误荐徐延旭,乃鄙人之罪,此时亦无诿过之理,俟奏报到日,自请严谴,公谓何如?”李鸿章回复说:“徐延旭作地方官自是能吏,而以关系洋务、军务大局之事轻相委任,在执事为失言,在朝廷为失人,不独鄙人不谓然,天下皆不谓然也。执事为言官,论列贤否,向无严谴之例,枢辅壹意信任,则不可解。我与李鸿藻及执事皆至交关切,不得不深痛惜之,以后望勿愎谏自是为幸,自劾万不必也。”

从李回信可见,他对徐延旭很不以为然。这种看法,其实也代表其他大员对李鸿藻及其“清流”派用人路线上的不满。但话讲得如此坦率,则表现出他与张佩纶在私交上非常亲近。

张佩纶致李鸿章信函

张华奎仍是北京政治圈的活跃者,一直在寻找机会试图报复张佩纶。据说他草拟底稿,通过王仁东,说动盛昱出头,弹劾张佩纶和李鸿藻滥保匪人唐炯、徐延旭。王仁东(字旭庄,他是王世襄的祖父)、其兄王仁堪(字可庄),因姐夫陈宝琛之故,而与张佩纶、张之洞友善。其祖父王庆云,曾任工部尚书,王仁堪还是光绪三年的状元,与盛昱(字伯羲)为同年。他们虽科名较晚,却也都以才学和刚直著称,当初都是走动密切的朋友,也是新一茬崛起的“清流”俊彦。光绪八年四月,张之洞奏《胪举贤才折》,推荐京官14人,第一名为张佩纶,其后有吴大澂、陈宝琛、王仁堪、盛昱;推荐外官29人,第一名为广西布政使徐延旭。这份名单,显示出圈子内的认同。

盛昱是满族宗室,肃武亲王豪格七世孙。父亲恒恩,官至左副都御史。祖父敬徵,曾任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光绪九年,盛昱官居翰林院侍读,迁左庶子,半年之中,迭次上奏言事。闽浙总督何璟、浙江巡抚刘秉璋收降台州土匪黄金满,盛昱劾何璟等长恶养奸,请予严惩,发黄金满往黑龙江、新疆安置。兵部尚书彭玉麟数度辞官不受职,盛昱劾其抗诏鸣高,开功臣骄蹇之渐,请饬迅速来京。浙江按察使陈宝箴陛见后未行,张佩纶劾其留京干进,陈宝箴疏辩,盛昱责其哓哓失大臣体,再请交部议处。这几份奏折,使得盛昱名声大振,异军突起,士论推为正直敢言。

与此同时,这批后起之秀在对越作战观点上,与已进入核心政治圈的前辈出现了很大分歧,王氏兄弟以李鸿章主和,张佩纶依附李鸿章从不弹劾为耻。听到太原失守,法索赔款的消息后,王仁东致书张佩纶予以谴责,要求他自请罢斥,并以此书作为绝交。

张佩纶虽然屡次私下与李鸿章讨论自请严谴,也做好免冠而去的准备,却不容后辈指斥教训,所以他写了措辞强硬的回信,回应王仁东的挑战。表示前方失败的根本,在于军事准备不足。贸然出师,实中兵家之忌。“鄙人怨家甚多,不患无人弹劾。今日身在局中,不肯劾他人以自解,亦何必自劾以为人解?绝交与否,听之中散。”

大家这样说话,已经不像朋友了。此外还有一种说法,称王氏兄弟早已被张树声买通,作为他安插的“坐京”(专指受外省督抚委托,在京打探消息的人)。

盛昱弹劾

三月初八日(4.3)是清明前的寒食。这天,盛昱以张佩纶推荐唐炯、徐延旭为由,上奏弹劾军机大臣:

“唐炯、徐延旭自道员超擢藩司,不二年即抚滇桂,外间众口一词,皆谓侍讲学士张佩纶荐之于前,而协办大学士李鸿藻保之于后。张佩纶资浅分疏,误采虚声,遽登荐牍,犹可言也;李鸿藻内参进退之权,外顾安危之局,乃以轻信滥保,使越事败坏至此,即非阿好徇私,律以失人偾事,何说之辞?恭亲王、宝鋆久直枢廷,更事不少,非无知人之明,与景廉、翁同龢之才识凡下者不同,乃亦俯仰徘徊,坐观成败,其咎实与李鸿藻同科!”

盛昱提出,北宁等处败报纷来,皇太后皇上赫然震怒,将唐炯、徐延旭等拿问,军机大臣等犹欲巧为粉饰,不明发谕旨,不知照内阁吏部,欲使天下不知,此岂情理所有?又说现在各国驻京公署及沿海兵船纷纷升旗,为法夷致贺,外邦腾笑,朝士寒心。唐、徐既经拿问,即当另简贤员,却就近于湖南用潘鼎新,于贵州用张凯嵩,该二员一则粗庸、一则畏葸,该大臣等岂不深知?而依其愚见揆之,是恭亲王等鉴于李鸿藻而不敢言,李鸿藻亦自鉴于前而不敢言,以为就地取材,用之为当固不为功,用之而非亦不为过;如此存心,是诿卸之罪也!有臣如此,皇太后皇上不加显责,何以对祖宗,何以答天下?惟有请明降谕旨,将军机大臣及滥保匪人之张佩纶,均交部严加议处,责令戴罪图功,认真改过,将讳饰素习悉数湔除。

盛昱奏折写得尖锐而恳切,这种义正词严的笔法,站在为太后和皇帝谋划的角度,将道理层层剖析,正是“清流”们惯用的。细读可见,他攻击的主要对象是张佩纶,和张的后台李鸿藻,罪名是“滥保匪人”,其余恭亲王、宝鋆,是“俯仰徘徊,坐观成败”,景廉、翁同龢,是“才识凡下”,虽然用词犀利,但只是捎带批评,重举轻放。

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当日见到盛折,自然意识到这是扳倒政治对手恭亲王的难得机会。对着军机大臣,她感慨边防不靖,疆臣因循,国用空虚,海防粉饰,不可对祖宗,却将盛折留中不发,谁也不知道折中讲了什么。盛昱弹劾大臣是个突发事件,慈禧要细想想怎么用好这份奏折。

次日清明。恭王在东陵普祥峪(今河北省遵化市)主持慈安太后去世三周年祭典,为了祭典,他几天前就离开北京了,这给慈禧提供了难得的时间窗口。上午,她亲自到西直门内大街后半壁街寿庄公主府赐奠。寿庄是宣宗第九女,醇王的同母妹妹,二月十四日去世。赐奠之后,慈禧在公主府传膳,并召见醇王,奏对甚久。北京的圈子里,各种谣言开始流传。

三月十一日,张佩纶密函李鸿章谓:

“此间自徐、唐逮问后,言者纷纷。王仁堪之弟王仁东遍诣其相识之人,力诋鄙人。其意以论者多咎张树声,而张王之交方睦,故归狱鄙人以为树声解纷。日来盛庶子、赵尔巽均有封事,盛文并及张之洞,至今不下。盛自云历诋中外有名人为一网打尽之计,公及吴大澂均不免,深文周内,不解何意。真伪不可知,其自言如此。朝局一纷,越事更无结煞。”

张佩纶还说:“以白简相诒,所谓班门弄斧耳,一笑。”平日擅长弹劾别人的张佩纶,这次也要尝尝被别人弹劾的滋味了。

从盛折的实际内容看,其实并没有牵涉张之洞、吴大澂和李鸿章。但张佩纶获悉的情报大体还是正确的。

军机大臣翁同龢也流露出忐忑不安的担心。他在日记中写道:“盛昱一件未下,已四日矣,疑必有故也。……自巳正迄未正,兀坐看门,尘土眯目。吁,可怕哉!”次日又记:“前日封事总未下,必有故也。”

三月十三日,恭亲王已经回到北京。这天早上,慈禧太后按照昨日的传旨,召见在京大学士和各部尚书,却不召见等候许久的恭王和军机。显然,这预示将有重大事件发生。待军机大臣散直之后,慈禧又随即颁发懿旨:

“现值国家元气未充,时艰犹巨,政虞丛脞,民未敉安,内外事务必须得人而理,而军机处实为内外用人行政之枢纽。恭亲王奕訢等,始尚小心匡弼,继则委蛇保荣,近年爵禄日崇,因循日甚,每于朝廷振作求治之意,谬执成见,不肯实力奉行,屡经言者论列,或目为壅蔽,或劾其委靡,或谓簠簋不饬,或谓昧于知人。恭亲王奕訢,大学士宝鋆,入直最久,责备宜严,姑念一系多病,一系年老,兹特录其前劳,全其末路,奕訢着加恩仍留世袭罔替亲王,赏食亲王全俸,开去一切差使,并撤去恩加双俸,家居养疾;宝鋆着原品休致。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李鸿藻,内廷当差有年,只为囿于才识,遂致办事竭蹶;兵部尚书景廉,只能循分供职,经济非其所长,均著开去一切差使,降二级调用。工部尚书翁同龢甫值枢廷,适当多事,惟既别无建白,亦有应得之咎,著加恩革职留任,退出军机处,仍在毓庆宫行走,以示区别。”

谁也未曾料到,经过七天思考之后,盛昱的奏折,被慈禧太后用来罢黜了全班军机大臣。自打雍正七年设立军机处之后,全体改组的事儿,这是第一次,所以在政坛上,不啻是场极具震撼的风暴,史称“甲申易枢”事件。

同日还有新任军机大臣的安排:命礼亲王世铎、户部尚书额勒和布、阎敬铭,刑部尚书张之万任军机大臣,工部左侍郎孙毓汶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

【注】此文为复原“甲申易枢”系列之一,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show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退出 发表
热门评论

更多热门评论
关于我们
copyright©1998-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HK

2019.8.14

香港高等法院一纸禁令,拯救了香港机场 | 附临时禁令原文

From: 一探究竟的 法律先生

香港高等法院门前

香港的问题太复杂了,我不讲。

两兄弟吵架、打架,谁获益?肯定不是这兄弟俩,一定是隔壁的老王或者老王八。所以新加坡又偷着乐,抢了半天亚洲金融霸主,结果就这样捡个便宜。

民进党蔡英文也笑歪了嘴;特朗普也高兴了,反正我们不痛快的事情,他就痛快。

港独必须抵制!但其他的,怎么也是一家人的事情,你见过两兄弟打架,其他家人在边上呐喊助威的吗?那肯定不行。

今天就聊纯法律技术问题吧。

01.

香港高等法院的临时禁令

这次围堵香港机场,不断的暴力冲突,是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正在大家觉得彷徨无措的时候,机场管理局取得了香港高等法院作出的临时禁令。

禁令上说什么呢?

总之,一句话,就是莫在这些区域搞事情。否则就要被处罚!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词语:就是Defendants。

按照香港律师的说法,此处的“被告”,是法官在没有被告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以描述性来形容被告。

也就是在禁令禁止的区域里,从事上述活动的,都属于被告。

02.

为什么禁令会有效果?

这一纸禁令取得的效果,怎么样呢?禁令一出,围堵的人绝大部分就散去了。我让朋友在机场拍了几张照片,你可以看见,因为禁令,机场的情况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今天下午1-2点的机场,接机大堂B区仍有人静坐,媒体在直播拍的也是这些人。 其他区域:接机A区和上层离境大堂都没有黑衣人。

为何会如此?是因为违反法庭禁令的后果会很严重。因为,这就是藐视法庭罪!在香港,藐视法庭是一件大事情,最高可以判入狱两年。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藐视法律,又是只是违法,不一定必须会有惩罚;但是藐视法院,那就必须是违法,而且带来严重的处罚。

有人或许会问:为什么香港高等法庭不早点出禁令呢?法庭不参与政治,这是法治的基础,没有申请,就没有裁定。

而且这次香港机场属于私人范围,不属于公共区域,只有机场管理局申请了,法庭才能做出临时禁令。上次“占中”运动,其实最终也是靠法院的临时禁令才解决了问题。

法官、法院是法治最后的希望!这个底线守住了,香港的法治就还在!这一点,应该为香港人感到高兴。

总之,我们抵制一切港独势力,但是我们也要更多理解香港和香港人。一小部分人不代表全部,“地域黑”这种做法,还是慎重的好。

毕竟是一家人,大水还能冲得了龙王庙,难道一家不认一家人?凡是“人民内部矛盾”的就不要搞成了“敌我矛盾”。那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理解是王道,团结才是力量!

xxxx

Top Comments
Comment
1297
一凡盒子

请问作者?袭击警察?袭击平民百姓是什么行为?不是恐怖分子?
5089
Author
如果这样定义,那拆迁中有多少恐怖分子?
1554
chengyue

不必给反共反华的外籍法官贴金了,当暴徒污秽国徽扯扔国旗,香港高等法院在看笑话么?干扰机场秩序会给海外反共反华势力带来不便,所以搞点样子罢了。
4418
Author
法官主动去管,那就不是法官,那是警察。
2746
糖人

本文三观很正了
1362
Author
尽力了。
522
asylum

有些人不是喷香港法院有外籍法官嘛~
2703
Author
那个喷得有点过头了。你想,做为国际金融中心,那么多海外投资,当纠纷来临时,他们肯定要相信多元化的法官构成啊,要不然香港的地位就不报了。
405
天哥

民法可以交给外籍,但是刑法不应该全部交给外籍
2614
Author
你比《基本法》地位高是吗?
399
陈刚

别那么高兴,现在香港法庭的工作语言还是英文,不是中文。
2397
Author
粤语算不算中文?
1904
阿贝阿伯

谢谢作者,司法独立这是原则,只要法治还在,香港就还是香港,看了留言,内地对香港的制度了解的人不多,基本上连行政,立法,司法都还分不清楚,的确是有点过了,尽然还有忠不忠的说法,香港只要在目前基本法范围内,就是完全自治的,忠的也是基本法,所以只要法治还在就好,行政和立法可以猫腻的地方太多了
490
小楼一夜听风雨

香港年轻人中,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百分比,是个位数!还是少点圣母心
1858
Author
这个个位数比例的数据,缘于何处?另外,咱不劝和,还劝离不成。
522
疯狂的石头

哈哈哈,不是“敌我了矛盾”?要把中国香港真正的分裂出去了,才是“敌我矛盾”??唉,看来我读书太少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1587
Author
港独是要抵制的。但是别的行为,都是中国人,也算“敌我矛盾”?!
1551
风荷

本文作者三观正,在大陆实属凤毛麟角,香港人始终是大陆人的亲爱的同胞,不认这句话的人,根本没必要费力去说服教育。
1426
🏓

司法独立是法治必要条件!
377
小楼一夜听风雨

你拿他们当一家人,他们呢?
1408
Author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还是这么认为的。
1146
功夫熊猫

司法独立,依法治港,才配得上国际金融中心。
1113
Jor WU

说警察拉个横条就不让进机场的 机场是私人场所 警察进去救人都要机管局求救才可以进去 香港很重视程序正义 这也是香港其中一个最有价值的地方
1048
轶园轶士

香港是海洋法系统,它和大陆法系的思维是很不一样的。洋法官的事其实在执行层面有许多制度保证,而大部分报道只是断章取义,只为宣扬某种情绪。
988
取个好名字

这么中肯的一篇文章还会被喷,我也是服气了。
676
Author
哎,我也是。
947
Mr. 高律师

法治:反过来说是参与者在衡量违法成本……
946
RachelShi

整个程序和各方的表现都给mainland的人上了一课,法治:保护言论自由,保护私有财产(机场),防止权力的独裁,又防止多数人的暴政
691
国产维尼

机场是私人地方的说法我喜欢,藐视法庭不行,杀人放火可以,果然是法治呀!
888
Author
谁说了,可以杀人放火???
869
邓敏智

香港的三权分立,看起来还是法院最nb。警察不批准游行还是可以继续上街。行政长官只能呼吁,还要被骂。
240
Author
271
东哥

姗姗来迟的禁令,为什么闹了这么多天才出台?!
793
Author
要申请,朋友。
146
大锁

法院最好使呗?!
778
Author
尊重法院,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啊。
631
自由人

不是有人说香港高级法院对袭击警察的歹徒判得很轻,却对遭受袭击的警察判得很重吗?
545
馮丁在東陽

是否香港的法官也在担心,自己出行会被航班所误呢?
275
Author
这个有可能
543
游来游去

那他们为什么敢袭警?
231
Author
袭警这事儿,也确实不对。
516
叶子

如果通过香港已有法律能解决,当然还是优先尊重其岛内法则。我想问阻断公路,干扰地铁正常运营是不是也可以通过这种途径解决?
487
崔寓翔律师

行政权一定要受到监督,但是,法律不允许任何人挑衅!
469
🌸美力玲玲🌸

终于有一篇关于分析HK的可以点个赞了
448
熊光胜

我不苟同群主观点
349
Author
可以说出你的观点。
365
游来游去

那没有袭警罪吗?
232
Author
两码事嘛。
339
Chan Chungyu

麻烦那些骂香港法官的人出来反省
334
悠水

大陆绝没有这样中肯的报道吧
244
Author
还是有的。
246
🍃77🍃

评论好多人貌似都不认真看全文就留言啊 很多都是文中解释说明了的啊
333
Author
还是有好好看文章的,感动😹
324
Arny

法律的力量
322

看了文章开头就深以为然,香港不能乱,乱了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希望能早日恢复平静,大陆和香港也要慢慢磨合,一起努力
297
60

香港机场是私人场所?好神奇
263
Author
是的哦,租用的吧。
263
定风波

外部干涉势力坐飞机跑了怎么办?
283
Author
一小撮坏人,不代表全部嘛。
266
宏元

尊重对方,重视对方,方可缓和矛盾。我希望化解矛盾,不能去充当英雄激发矛盾。
254
杨茜 中伦文德(成都)

希望尽快平息,一家人
230
JackyZ

法治香港
226
南山

骨肉相连一家人,
大陆香港一家亲,
要让香港有归属感,灰家滴赶觉真好,
214
羅梅丰(Meifeng Luo)

那法院是不是也救救别的地方?铁路,公路,警署?
218
Author
要申请。
216
John Even

不懂,警察拉警戒线,不就可以了?看我们内地,警戒线一拉,哪个敢过去?
209
许强风,律师

依法严惩一小撮,宽容团结大部分。
207
新长征路上

一个家里,各自安好。都幸福才是百花齐放。可以不理解,但互相尊重。希望香港好,大陆好。
202
胖哥

各方多种利益所在……但:香港还是中国的香港!!
200
慎℃

无论香港问题如何,我坚信,大陆一定会处理好这些事情,我也相信香港人民的眼睛是会朝着更明朗的方向走去。
173
Cold F

香港和澳门的繁荣稳定、和平统一,可以看出一一国两制的优越性。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人民安居乐业,为什么还要去挑战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触碰法律底线,必将受到法律制裁!
163
欢声

对谁来说都没有真相
162
小指

这里有禁令,他们又想出冲击金融业,自己搞垮自己,如果是为香港好就不会这样做,真心疼他们还未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160
翔宇

只能呵呵了~
146
东嘉

翻译有误,禁令b项内容中“本订单”应为“本命令”
116
Author
好的,感谢。
146
蓝天碧水

但愿一纸禁令能够约束暴徒的行为,恢复香港秩序,也作者希望的能够实现,虽然数万香港警察流血流汗也是维护法治。
143
Lucky娟🚀Run faster!

眼见未必为实,儿听未必为虚。真真假假,真这样简单?
134
天哥

请你注意,商人最看重民法得不得到公平,对刑法的认定反倒没那么深刻,而且刑法关联主权,基本法的实际运作是人,刑事法院应该避免自由派还是保守派之争
133
四爷的眼镜

现在的法官开始都要为自己一言一行的着想!
112
🍻 甜蜜小屋🍧

👍
97
东林山人

拭目以待
81
1211

没见过 没见过,哈哈

Zhou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周馥-irene” is as follows.

————— 2019-8-10 —————

周启斌 4:36 AM
[江青,林彪等人的彩色照片,你绝没有见过! : https://hw.yidianzixun.com/article/0MtO4keN?s=hwbrowser&appid=hwbrowser&net=wifi&utk=V2_CTosFfu9n0c5BXv6jo9uvaU0UAOOkIiVWqeWCQu80HM&log_field=opOuUkV-QX1s3nuXAjYSj0gUCAJ4e1iB9o18txLArlSpQGyOM1mWI8Djc4PzxhkJTh0GletbjA6SwFTVlxW561a1b4oxlkDog2_BBbI69v0xURPUwQy0E0CEAMI_v6mf7EK20pYSL7Cc5AQI7w05JZ3jALPxJO0Mmu6xd8IpB9hErkvHwO-vomXLuW8JHKUPWYyKMUlTtpKH3Nw0TIMSKxvtbBcnHA9f8dBKSeh_4LOStvpD3YZkid9esp6z6vjb2vitL1C53I6j7-GkeF_oEbkgd2UAGs7hAEvqs1m7Id6fCRT7MNatbq83aGXlcXrvzWEVuTuHTumFdbqHI1Hv2fIC7Xg3ksxcNqUGTHHtdguF6OCh87Xc2R2ifVsXZuwGX9oApWyUNjU9VRtwvO2iYw&ctype=news]

周启廸 6:57 AM
@周启斌 照片我以前全见过。值得一提的是和李纳林豆豆合影的陈少敏是唯一未举手赞成开除二号领导人…尼克逊基辛格忽视了毛和斯诺夫婦天安们(1970 10月1日)合照淡话意义。

周启斌 7:06 AM
@周启廸 嗯嗯,陈少敏[ThumbsUp]。
毛和斯诺夫妇谈了什么?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8:24 AM
毛主席说他想见尼克松。以为斯会转告.

周启斌 8:29 AM
噢噢

周启廸 3:23 PM
@周启斌 在天安门城楼上斯问了毛对当时情况势况满意不满意(群众高呼万岁)毛说有人是真心的等无聊谈话。真正的谈话是事先毛单独接见斯谈了5 小时。关于中美关系毛说希望到密西西比河游泳。又说尼克松可以以私人或总统身份访华。谈得成或不成都可以。对国内形势说了句針对接班人的句-讨厌。

周启廸 3:27 PM
当时中外观察家不以为意。以为毛说说而己。其实中美私下己互动了。

周启廸 3:44 PM
国庆七十周年献礼影片(红色照耀中国)就是以斯诺1936 年㝍的Red Star Over China 改偏的。

周启廸 8:12 PM
红星误写红色。可惜斯诺在尼克松访华前一周在瑞士逝世。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38 PM
看李医生和基辛格的回忆 多多少少可以看到真相:斯诺充其量不过是个边缘人物. 毛主席错误的以为斯诺是美国特务 和政府有秘关系 其实斯诺在美国没有地位 (死在瑞士…) 另外我一直想知道斯诺的中文水平是什么. 李提过一句说斯诺需要翻译… 连和尚打伞 都不懂不否认斯诺很会写.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41 PM
中美活动是日本 (1971?)乒乓球赛开始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41 PM
互动*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9:45 PM
还有尼克松的回忆里*

周启斌 9:47 PM
@周启廸 毛说希望到密西西比河游泳这个听到过,那个毛和斯诺单聊的内容确实不知道。

周启斌 9:51 PM
@凝-馥的长女-启字辈-纽约 乒乓外交。由庄则栋牵手的这个事知道的。

酉辰 11:22 PM

1972年美国总统访华这件事知道吗?
没来之前老美先出三招,第一招:美国总统没有到一个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访问的先例,你中国得说请我来的。
主席说:我没请你呀,我看还得实事求是 ,你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可以不来嘛。主席判断他得来,是他派基辛格找咱来的。
1971年 8月份基辛格秘密访华的《中美联合公报》是这么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获悉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理查德 .尼克松先生有访华意向,故发出邀请。”是你想来,我才邀请你的。这样说不也挺好吗 ?
第一招败了,第二招:美国总统到世界各地访问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得坐总统防弹轿车,得乘美国空军一号,要不然,不安全。主席说了:在中国,安全问题不是他该考虑的,到中国来,就得坐中国车,乘中国飞机,怕死,怕死别来啊 。
(邓小平执政以后。美国总统到中国来,全是他们的飞机,他们的车)。毛泽东时代不允许,涉及到国家尊严这个问题,毛这个人毫不含糊。
第二招败了,第三招又出来了:美国总统到世界各地访问,那得电视现场直播啊,美国人民得看,“电视直播系统”有吗 ?没有 。 它知道中国没有,它拿这个涮着玩儿。没有 ,没事儿我送你一套。不就几百万美元嘛?那时候东西贵。
主席说:我们这么大国家不用你送,我们买得起。打听打听去哪买 ?一打听,美国出,日本也出。主席说:去美国买去!
采购人员带着支票去了。美国一看,送你一套不要,涨价,翻一番涨。钱不够了呗,给国内打电报,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斡旋,啥“斡旋”?不就是讨价还价嘛 。
主席讲了:“咱们这么大国家不还价,有钱!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咱大中国跟你还那个小价 ,掉价!
有人说:你看,毛泽东不懂经济 。呸!你才不懂经济呢!毛泽东太懂经济了!
设备采购回来了,调试好了。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准将(后来的国务卿)很满意,这设备为我们的总统访华购置了。
我购置了,你美国总统访华用,按国际惯例你得出租金啊!
黑格说,对啊。多少钱 ?
好说 ,我们多少钱买的,你就出多少钱租吧。
老美傻眼了!你不是翻番涨价吗?你涨吧,涨了跟我没关系 ! 对不对啊?
看见了吗,既维护了民族尊严,又白捞一套。你说毛主席懂不懂经济 ,你说 ?
这样,尼克松还没来,先过三招,美国招招败。
1972年2月21日中午11点半,美国总统专机在北京降落,开始了他历史性的跨越太平洋的访问。
11点半来的,这咱中国人叫饭口啊,赶着吃饭来的。
这尼克松为了吃中国饭,练了3个月筷子,倍儿溜儿。吃恣了就犯困 ,咱中国人午睡他也睡午觉 ,他睡觉前得洗个澡,讲干净嘛 ,澡盆里的水放好了,就准备往里跳了,基辛格来了说:总统阁下,这澡你可能洗不成了,毛泽东主席要见你。尼克松当时就翻脸了 ,(尼克松说)什么?我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毛要见我也不事先通知!不乐意了那意思 。
基辛格当时脸色不大好看:“毛泽东主席见外宾从来不事先通知,这么说你见不见吧,你要不见,我不能保证此行还能能见到他”。
那时到中国来要不见毛主席,访问就是失败的。知道法国的戴高乐吗 ,戴高乐临死最大遗憾是没有见到中国的毛泽东,也是最后的遗憾。
你看《戴高乐传记》都写着呐。主席晚年身体不行了,中央规定了,每年会见20个外宾,多一个,列入下年计划。
尼克松说:去吧去吧,赶紧去吧,刚脱了衣服准备洗澡,赶紧穿吧穿吧去了。
一进中南海又愣住了,中南海这么冷清呢,新华门就4个卫兵,没人理他。
在毛主席书房见面的。尼克松说 :“这里既没有爱丽舍宫的辉煌,也没有克里姆林宫的威严,但毛书房从地板一直堆到天花板的书仿佛要把我压垮,我知道,这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浓缩”。
尼克松进书房了,看毛主席这范儿。一见面,握手,寒暄,落座。
尼克松特直率地说:“主席阁下,我们这次来华的目的,想跟您探讨一下美中两国咱们共同抗衡苏联。”单刀直入 。
毛主席一笑,用手指一指身边的周恩来:“这些小事你去同他谈,我只同你谈哲学问题”。
哲学是大学问,这哥们儿听不懂 ,他在传记中写道:“我云山雾罩般地听毛跟我谈了一小时十五分钟的哲学,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毛的风采,毛的睿智已经征服了我,站在他的面前,我不敢说半句假话,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站在严厉的先生面前那样,因为毛智慧的双眼仿佛把我看透”。
看见了吗 ,服吗?服了 。临告别时姿势都变了,右手握着毛主席右手,左手恭敬的搀着毛主席的胳膊肘——这就是咱毛爷!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对咱毛主席也得毕恭毕敬!知道吗?
中美之间真正的较量是在台湾问题上。
通过艰苦谈判,2月25号中美双方草签了《上海公报》,26号按计划周恩来陪尼克松去杭州玩儿一天,他想看西湖,他夫人顺带着喂鱼,玩美了吃美了,到晚上他找事儿。
亨利.基辛格找到中国副外长乔冠华:“乔,我们国务院专家研究的公报,发现我们吃亏了,我们提出修改”。
请问:“哪儿修改?”,基辛格:“100多处啊 ”。
乔冠华当时头都大了:“这我可做不了主,我得请示周恩来总理”。赶紧赶到周总理驻地,周恩来说:“这事我也定不了,得请示主席”。
电话打到主席卧室是1972年2月27日凌晨1点零5分,主席听完周总理的汇报之后略一思考,说了如下的话:“鉴于他是有勇气访问中国的第一个美国总统,我们可以适当照顾他 。(大国领袖的胸怀看到了吗 ?可以适当照顾你 )但是,在台湾问题上一个字都不能动!动一个字他就空手回去!”看见没有,这就是原则性。前面叫灵活性,这叫原则性 。
这边(周恩来)担心了,那就不签了?主席又说了一句:“恩来啊,不要担心,要知道,美国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份公报”。
主席把老美都研究透了。当中方把毛主席的意思通知美方,美方知道只能顺从毛主席的意思,争也没用,只好表示:既然台湾问题不能动,别的地方修改没有意义,最后象征性地修改了一两处。
这就是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尊严,服不服啊?
27号上午在上海签字,下午尼克松跨太平洋经日本回美国 。在太平洋上空的时候,他随后翻看他同毛主席谈话不懂的记录笔记,他还挺有好习惯,一边谈一边记录。它突然感悟,当初看不懂的那些东西,恰恰是《上海公报》每一段开篇的话,就是他看不懂的 。
尼克在回忆录中说:“我突然发现,毛泽东虽然年事已高,而且重病缠身,但他仍然牢牢地把握着这个世界!”
看明白了吗?把握的不仅是中国,而是这个世界!这就是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世界地位!
至于尼克松的接班人——后来的总统福特,他1975年到北京跟毛主席说的话,我听了,作为中国人倍感自豪!
福特临告别时说的:“尊敬的毛主席,在我们要离开北京的时候,我代表美国人民真诚的邀请您访问我们美丽的国家,我听说您70高龄还畅游长江,如果您能去美国,尽管我不会游泳,我冒死也要陪你游密西西比河,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毛主席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话,得够他琢磨半天的,主席说:“你没有这个荣幸了”。
福特一愣,怎么说这话 ? “因为我已经接到马克思的请柬了。‘’ 福特不解,翻译告诉他,主席说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了。
接着,话锋一转,毛主席把一个礼仪问题变成一个外交实质问题。“再说,台湾的大使还在你们那里,你叫我怎么去?”看到没 ,把客套话变成反击,厉害吧 。
福特当即表态:“尊敬的毛主席,我向您保证:只要我明年连选连任,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同台湾断交同北京建交。”
在场所有的人鼓掌!除毛主席以外 ,毛主席仍然面无笑容,又说了下面的话:“中国有句老话:叫听其言观其行,年轻人,还是看你的实际行动吧。”。
后面的话更狠:“再说了,你明年能不能当选还不知道呢”。接着,指了指旁边的布什,(老布什当时任美驻华联络办主任)“他以后有可能选上。”
第二年,1976年美国大选,福特果然落选,又过了十几年,老布什当真成了美国总统!毛主席就是一位预言家,由不得你不服!
看见毛爷怎么对付老美了吗?你服吗 ?谁不服毛爷 ,谁能拿出对付老美比毛爷更高明的手段,我就服你!到我们这个岁数不是谁崇拜谁,你得有那本事儿 。
我们真的为中国有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感到无比的骄傲!更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为建党97周年而转发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43 PM
毛主席在尼克松来的前几天昏了 … 身体不好 只说一定会见 但是没有具体时间. 但是尼克松一下飞机 刚刚住进钓鱼台 周总理就又去了 (周在机场刚刚见过他们)说主席现在要见你… 等不及了. 尼克松一行人好像被绑架一样 连国务卿 Rogers 都没有去 只有基辛格和 Lord (包柏漪的老公)和一个保镖… 当然没有美国的新闻人. 照片也是中国照的. 中国想摆脱苏联 美国需要中国对付苏联 – 目标一致 走到一起. 没啥什么伟人不伟人的.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1:59 PM
中美最早的接触是在波兰 – 两国大使

————— 2019-8-11 —————

[Sticker] [Sticker]Irene 凝 [Sticker][Sticker] 12:20 AM
中国(1949)的历史非常有意思 只是没有好的书. 等于失去了介绍自己的一个渠道.

周启斌 6:01 AM
@周季木外孙女,孙启康 民国三十三年是公元几年?

叔伟 6:22 AM
@周启斌 1944年

周启斌 6:32 AM
@叔伟(婉良次子,外公周季木) 小康姐,这个出生证明好像是解放前有噢,解放后没有的是伐?我好像没有这个出生证明的[Sob]

周启廸 9:12 A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補充一下毛和尼关于台湾问题的谈话。毛一句我们的老朋友(指蒋老先生)化解尼想以台湾作交易。尼说还是要提防蒋。毛说蒋是中国人。毛早就说了台湾只要在蒋氏父子手里就安全了。58年全门炮战毛说打金门就是帮蒋守金门。一开炮蒋老先生连说好好好。为什么?详情且听下回分解。

酉辰 9:25 AM
@周启廸 那个帖子也是我转发的,我觉得,做为中国人,看这样的帖子很爽,至于事实是怎样的我并不关心。但是,毛泽东是我心中的神,是真正的伟人,这点毋庸置疑。蒋也不是一般人,能在军阀割据混战中平衡,没有能力和手段是做不到的,可惜碰到了毛主席这神一样的对手,“既生瑜何生亮”般的遗憾,蒋算一代枭雄吧。好像台湾在蓝好过在绿,起码不独嘛[Sticker]

周启斌 9:50 A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我心中的神是父母。不是毛泽东。

酉辰 9:52 AM
@周启斌 呵呵,各有所见,不求苟同。我父母的确是人不是神,我太了解他们了。[Trick]

周启斌 9:54 A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毛泽东也是人,不是神。

酉辰 9:55 AM
@周启斌 在我心中他是神啊!神一般的存在。

周启斌 9:59 A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那你不尊重他,毛泽东是不希望人民大众把他当作神来看的,尤其是在心里。

酉辰 10:01 AM
他可以有他的自谦,我也有我的判断,这并不矛盾,更不是不尊重。@周启斌

周启斌 10:02 AM
毛泽东是唯物的,不信神@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酉辰 10:03 AM
@周启斌 他唯物不影响我唯心啊[Joyful]

周启斌 10:05 A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那心中的第一神是父母。第二神才轮到毛泽东比较妥当。

酉辰 10:05 AM
这世上有谁不摸枪就是军事家的?有谁不数钱就当经济学家的?有谁拿了杆毛笔就成了哲学家的……只有毛泽东啊

酉辰 10:07 AM
不不不,我不这样认为,我父母很普通,许多主意还得我出,许多事情还得我做,我清楚的知道,他们是人,普通人!

周启斌 10:09 AM
有啊,鬼谷子、诸葛亮等等很多都是不拿刀枪的军事家

酉辰 10:11 AM
所以他们也是神!

周启斌 10:13 AM
他们不是神,是人。历史上人物。

酉辰 10:13 AM
神还有一个最大的功能,就是:能把当时的一大批精英都揽于麾下,毛做到了。

酉辰 10:14 AM
所谓神,我的理解是“神一般的存在”的意思

酉辰 10:16 AM
或者是,行事做派有如神助

周启廸 11:27 AM
毛是人只是比他的同僚们看得远也就成了他的’短处’ 毛生前除周总理外没人真正了解他的战略意图。等毛死后十几年党内(除一小撮外)才了解领悟。看李先念陈云谈话、王震晚年说了很多话等。

叔伟 11:35 AM
@周启斌 解放后有一段时间肯定是没有的,我女儿好象也没有,但我外孙就有了。

叔伟 11:44 AM
@周启斌 我是说出生证。

叔伟 11:48 A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毛是伟大的军事家、哲学家(应再加上政治家和诗人),此当之无愧,说经济学家值得商榷。

酉辰 12:05 PM
@叔伟(婉良次子,外公周季木) 我是这样考虑的:能把一个破烂不堪的国家在短时间内收拾妥当不容易,旧中国没有留下什么家当更没留下钱,几百万军队要养活,是大的问题,还得帮朝鲜打仗是更大的问题,四万万人要穿衣吃饭是天大的问题,都离不开钱,国家要发展,国防要巩固,不懂经济如何运作,计划经济在当时是起到积极作用的,能把这么多棘手的问题妥善解决,弄个“经济学家”的头衔,应该是名正言顺当之无愧的。

叔伟 12:57 PM
@杜佳临-周孟芬之外孙 领袖不必样样精通,也做不到样样都高人一筹,毛主席已经很“神”了,但他毕尽是“人”。新中国翻天复地的变化是在他统帅下靠一大批精英带动人民干出来的。正如你所说,毛把“当时的一大批精英都揽于麾下”,其中包括陈云为代表的颇懂经济的一批干部。毛做到了,换个人未必能做到。

周启廸 12:58 PM
@叔伟(婉良次子,外公周季木) 如果你是根据三年人为困难时期导致大规模非正常死亡等,你说得没錯而是大多数人(包括本人)的想法。当时陈云也是这様想的。但陈云晚年说了中国离开毛思想和社会主义中国就会亡党亡国。我就事论事, 不论对不对的问题。对于那段时期 有众多资料可查。某某令导说了什么 做了什么。吴冷西(当年新华社社长)著了很详细回亿彔。就算十年浩劫中国工农业生产都有超过6per cent 增长。

周启廸 1:13 PM
每年都有超过百分之六的增长。当年’不懂经济’的毛是唯一反对包产到户的中央领导,理由请看毛对张平化( 湖南省委书记)的谈话。正確是否,自己评价。

叔伟 8:18 PM
@周启廸 要是我没理解错的话,你要表达的意思是毛主席虽然曾在经济建设上犯过错误但不等于他“不懂经济”,否则何来十年浩劫中还有工农业生产超过6%的增长,否则何以有“懂经济”的陈云说离开了毛思想和社会主义中国就要亡党亡国?以此证明毛主席是“懂经济”的。是这个意思吧?
首先,文革中工农业生产(总值)每年是否有6%的增长我不确定,结束文革的时候中央文件对十年浩劫的评价是中国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这听起来有些矛盾,每年有6%总产值增长的经济却导至了经济的崩溃,到底哪一个说法更符合历史事实呢?纵然在这期间借着“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最高指示,周总理(包括曾经放出来工作短暂时间的邓小平等人)极力挽回经济瘫患的局面,但毕竟回天泛术(邓小平们出来主持工作,整顿没多久就又被打倒了)。所以十年文革经济状况是不好的,既使一段时间有点起色,那也是在毛把邓放出来主持工作的时候。与毛懂不懂经济无关。
再说,陈云说的那话,指的是体现以毛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指毛个人。这是有区别的。对于毛个人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邓有过恰如其份的评价,那就是没有毛泽东,中国革命可能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好多年……。言外之意就是,没有毛个人,中国革命的道路会走更长的时间,但终究是会胜利的……
还是回到主题上。我的意思是陈云的这段话无论怎么说也不能与毛懂不懂经济直接联系起来,拿它来佐证毛是懂经济的。
最后,再强调一点,我是说毛主席是否称得上是经济学家值得商榷,这与“懂不懂”经济是有区别的。就好象懂得政治的,不一定称得上政治家一样。以此类推,“懂“与“家”是有区别的。蒋介石统领百万中国军队,也熟读兵书,他懂军事,谁也不会否认。但一与毛泽东较量起来,军事水平相形见绌,称蒋为军事家就勉强了,虽然他是政治家,也懂军事。
一孔之见,谨供参考。

酉辰 8:54 PM
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地位和作用不用我多说,蒋家百万军队的确不是毛主席消灭的,是几百上千万军民的共同努力,所以经济发展也不是毛主席一个人搞上去的,是他的同僚共同努力的结果。邓之后对毛主席以及文革的评价,显然带有个人偏见,从他说好的永不翻案到流行的“三七开”,到后来的全面否定毛主席、全面否定文革,虽说他从没染指最高领导位,但却行最高领导权,这是组织生活中非常不正常的,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的下场很说明问题。我并不是说邓没有能力,也不想说邓没有水平,改革开放的结果有目共睹,可是毛主席预言的:“帝国主义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党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身上”这句话现在应验了没有?!由此不难看出毛主席为什么一再折腾邓了吧,毛主席不是不知道怎样把经济搞上去,只是不愿挣了钱丢了江山而已。我们不能把功劳算在领导集体身上,错误都是毛主席犯的,邓说的对,没有毛主席,中国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很多年,他是跟随毛主席造反的人,这话由他嘴里说出来更显深刻。一大帮极有才华的人为什么甘愿在毛主席领导之下,这说明毛主席的正确主张居多,遵义会议上为什么要把毛主席推到巅峰,理由只有一条,再不推毛主席,大家都完蛋了!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每个时期,如果毛主席不明白,不同意,任何工作都无法推进,毛主席可不是个胡乱拍板的人哦。从建国时期的一穷二白到改革开放前的社会发展,毛主席应领头功,所以说他是经济学家应该名至实归。

LSQ Aussie mines

【李山泉||传统行业拥抱高科技】一年一度的澳大利亚矿业大会结束了。今年的会议照样吸引了众多参会者。据会议主办单位讲,大约超过两千人。会议请到了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在开幕式上讲话。晚宴更有澳大利亚矿业和能源部部长讲话助兴。可见矿业作为澳大利亚支柱产业所受到的关注与重视。

前总理霍华德的讲话还算中肯。在谈到中美澳关系的时候,他的总基调认为澳大利亚应该要同时保持与美国和中国的良好关系。外交上应该尽量避免选边站。美国在政治与军事上是澳洲的盟友,而中国是澳大利亚未来发展不可或缺的因素。

澳大利亚矿业大会一个显著特点在于矿业公司对技术的青睐。很多新技术率先用在矿业上,大都是澳洲企业尝鲜。估计这与澳大利亚人少、劳工成本高有直接关系。澳大利亚幅员辽阔,矿工们上下班乘飞机往返,无形当中成本增加不少。减少员工、尽量机械化与自动化是澳洲很多矿业公司的重要目标之一。

例如,已经吵吵嚷嚷多年的自动驾驶,在澳洲的一些矿业公司早就实现了。采矿所具有的固定位置、可控的交通与通讯,使运送矿石的重载卡车率先实现自动驾驶,提供了先决条件。矿业上的自动驾驶,为这些公司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并减少了事故。当然,减少了就业机会那是另外的话题。

还有很多矿业公司早就应用了VR技术。矿业企业使用VR技术,大大推进了对矿体结构、采矿设计和开发应用上的直观效果,使准确率大增,管理效率提高。

各种激光辅助的钻探与装载机械也是矿业公司不断增加的装备。这种设备对于增加钻探的精度、提高自动化程度、提高运营效率、减少事故多又助益。

矿业使用航拍、物理化学技术以及生化技术找矿等,早已被广为熟知。无人飞机技术的发展不仅用于地面的航拍,即使在井下对矿井、巷道等数据的采集与摄像也被越来越多的公司所使用。

即使云计算和大数据这种最时髦的东西矿业照样不落后其它行业。矿业有大量的数据需要处理,而且这些数据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地区或国家。应用卫星通讯、云计算等,在大范围内加工和处理这些矿业数据对现代矿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结论在于提醒读者:高科技不仅仅在硅谷有,那些传统行业更需要与高科技融合。

Renda

Dear:
The text and image message history of the WeChat group “人大附中80級人精群” is as follows.

————— 2019-8-3 —————

邵庆晓 Chingxiao Shao 7:15 PM
[逻辑学在中国遭难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ODQ0MTMzMw==&mid=2651551989&idx=4&sn=9b2391e46de3c363439f7cb2460b4e7f&chksm=8b6e59efbc19d0f9ed956b8104891bbb16208f9122eeb900127367e13ac6a8d9168507b92a31&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64874109514&sharer_shareid=27e98ac277d66588676dd6fc7719390c#rd]

————— 2019-8-4 —————

林一峰 1:54 AM
如果这就是公私合营?那早就开始了,很多年了。中国股市的上市公司有央企背景的不少,基本都是这种情况

林一峰 2:15 AM
巴菲特当年就参与过中石油的混改上市,赚了不少钱

朱伟 Wei 2:36 AM
央企进民还是民企入央呀?

崔岳 2:40 AM
@吴坚 你是如何理解的?[Grin]是否理解为五十年代的“公私合营”呵?

罗铮 3:26 AM
@吴坚 我觉得是小编为吸引眼球故意用那个词。合资的有限公司早就有,可以外资和外资,内资和内资,内资和外资。国企混改,一般吸收其他类型资本作为股东。更不用说去上市,就是相当比重其他类型资本入股了

朱伟 Wei 3:31 AM
现在大家更关注的是BAT会否混改。

罗铮 3:36 AM
@朱大爷 我有点儿不update了,这些公司也用混改这个词啊。其实也早有美国上市公司退市改上A股,当然我指实体在大陆的公司。也叫混改?[Chuckle]

朱伟 Wei 4:49 AM
原来指的混改是央企有非国有公司的投资,似乎在央企控股公司层面也要推,但似乎大家积极性不大。资本市场比较关注的是央企会否入资BAT, 它们之前是纯外资结构,也是一种混改。

宁大夫 5:54 AM
@朱大爷 什么是bat呀?

朱伟 Wei 6:35 AM
Bauds, Alibaba, Tencent

朱伟 Wei 7:00 AM
如果央企入股BAT, 是标志性的

朱伟 Wei 8:05 AM
三家全是美国上市,所以才意义重大

罗铮 8:08 AM
关键是入资后有多少投票权,以及实质性话语权

崔岳 8:16 AM
国资委驳斥所谓“公私合营”:标题党大周末的不能稍微歇歇吗?!_凤凰网财经 https://finance.ifeng.com/c/7orn6WTo7RQ

崔岳 8:17 AM
这个也是谣言

朱伟 Wei 8:21 AM
@罗铮 我投过一民企,老板净干邪乎事,后来国企入了5%, 之后你猜怎么着[Grin]

罗铮 8:22 AM
@朱大爷 这个很难猜[Chuckle]

唐征 8:23 AM
赚大发了

冀笠 8:26 AM
我猜民企老板入党了

[Sticker]蓝红[Sticker][Sticker] 8:27 AM
想得美

宁大夫 8:27 AM
国企破产了[Smirk][Smirk]

Xiaojun Lai 8:28 AM
@冀笠 [Shake][Shake] 成领导了

冀笠 8:28 AM
@Xiaojun Lai [Trick][Trick]

罗铮 8:28 AM
国企投资方的人进去了[Chuckle]

宁大夫 8:30 AM
民企老板出去了[Smart][Smart]

[Sticker]蓝红[Sticker][Sticker] 8:30 AM
上黑名单了

[Sticker]木的同[Sticker] 8:30 AM
@朱大爷 再憋会儿

罗铮 8:31 AM
欢迎@朱大爷 经常来两个故事[Grin]

[Sticker]木的同[Sticker] 8:32 AM
还是来两个朱大爷的故事好玩儿

朱伟 Wei 8:34 AM
国企有1%也是爷,那老板再不敢过份,国有资产的侵犯或流失会让他直接去坐牢。所以问题解决了[ThumbsUp]

宁大夫 8:35 AM
@朱大爷 V5[ThumbsUp][ThumbsUp][ThumbsUp]

罗铮 8:36 AM
@朱大爷 那你每次投资拉个国企一起[Grin]

朱伟 Wei 8:36 AM
水可载舟

朱伟 Wei 8:42 AM
@罗铮 我们后来把整个公司全卖给那家国企了。

罗铮 8:44 AM
估计高价出手了[Chuckle][Chuckle]

朱伟 Wei 8:45 AM
同那老板折腾了十年,嫌了60%才,年化和银行收息差不多,而且逼老板将他90%股折现补给我们和联合投资人,高盛。

朱伟 Wei 8:47 AM
两家财富500强企业且世界顶级金融机构,又怎么样呢。

朱伟 Wei 8:47 AM
必须靠国企和党的领导。

[Sticker]蓝红[Sticker][Sticker] 8:48 AM
党指挥枪

G j 8:48 AM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表现形式之一

[Sticker]蓝红[Sticker][Sticker] 8:50 AM
国家垫底

G j 8:51 AM
不是垫底是引领[Tongue]

朱伟 Wei 8:52 AM
的确是引领。

G j 8:55 AM
不了解特色的本质,那是什么事都干不好滴,所以要注意学习“四个意识”[Tongue]

通济遗梦

2018.7.26 |  江宇翔 瞬间|  | 马士 建筑与瞬间 | more pix in post

 


故事从一件1912年,停泊在山东烟台的通济练船寄北京海军部汤次长的双挂号红条封说起。封背面贴蟠龙加盖宋体中华民国的蟠龙票5枚,合计13分,符合挂号回执的邮资要求。封正面有烟台挂号戳以及烟台元年冬月十一日腰框戳,以及北京元年冬月十六日戳,整个邮寄过程5天。
这个封精彩之处在于其背后的文史价值。笔者将从寄件的通济练船,收件人汤次长以及寄件时间三个层面解析这件红条封背后的海军故事。

从福靖,通济到济伯
寄件人所在的“通济练船”即福州船政局建造的34号舰,由船政工程师魏瀚等设计。1895年下水,钢胁钢壳船体,排水量1900吨,设计航速13节(实际约11.5节)。该舰原名为“福靖”,采用把“福”和“建”拆开的船政命名形式。设计上保持了福州船政官民两用的思路,平时作运输舰赚取运费维持船政的开销,战时作为军舰使用。然而,由于经费紧张,该舰在建成后很长一段时间均未装备武器。

通济舰
甲午战争战败与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使京畿重地的海防空虚。清政府决定重整海军,第一步便是将国内所有军舰集中起来,统一管理。直隶省出资补偿福州船政,“福靖”划拨中央。考虑到“福靖”航速过慢,已达不到作战要求,经改造加装武器后作为练习舰,供海军学校的师生实践。同时,舰名改为“通济”。当时各海军学校毕业生都要在通济舰上历练,考核通过后才能正式上舰。因此,甲午战争后加入海军的大多数官兵都和通济舰结下了不解之缘,通济舰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海军摇篮”。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时,萨镇冰率海军“海容”等主力军舰开赴武汉协同陆军镇压民军起义时,“通济”被紧急调派,负责在武汉与上海舰运输物资补给,后随着海军主力起义,也归附革命军。此后民国时代的纷杂内战中,“通济”舰始终隶属在北京政府海军名下,用于军校毕业生实习,师生们都昵称其为“济伯”。

海军官兵在通济舰上合影
民国成立不久,海军总长刘冠雄着手海军建设的正规化。通济舰虽在编制上归属民国海军第一舰队,但被特别指定为海军学校专用练习舰,并命令整个海军所有未经历练的舰上人员分批全部派赴“通济”舰进行轮训。作为烟台海军学校的练习舰,通济舰常年停泊在烟台。这就是本封从烟台寄出的原因。
1937年,国民政府为阻止日军沿长江进攻南京,在江阴通过自沉船只建立封锁线。8月12日傍晚,通济舰以及“辰”、“宿”等民国海军继承自清末的老舰编队来到江阴段江面一字排开,连同从招商局等公司征用的数十艘民船,一起携手献身国防,成为构筑江阴阻塞线的第一批舰船,写下了海军在抗战中最悲壮的一页。当通济舰缓缓降下军旗的一刻,几乎所有人都热泪盈眶。《海军抗战事迹》里有这样的片段:

“只好像他是一个‘斩子出征’的戚继光。把一种坚决不移的信心,由牺牲的媒介传到我们每一个的心里。他要把我们――他的人和他的船,甚至甘心把他自己投诸死地,而使国家得到复生。”

海军部与汤次长

汤芗铭身着海军礼服像
收件人海军部汤次长即汤芗铭(1885年-1975年),字铸新,湖北省浠水人,清代海军军官、民国时期军事将领及政治家、佛经翻译家。汤芗铭早年在船政学堂学习,后到英法学习海军技术,在留学期间经孙中山介绍加入同盟会,后退出。归国后在海军任职,曾任萨镇冰的参谋。武昌起义时,汤芗铭在其兄汤化龙劝说下支持革命,策动海军起义。

1912年1月,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任命其为海军部次长兼北伐海军总司令,汤芗铭率舰光复烟台。北洋政府成立后,袁世凯依然任命汤芗铭为海军部次长,授海军中将军衔。1913年10月,汤芗铭改任湖南省督都。汤芗铭担任海军部次长仅一年多时间,收件人的称谓见证了这个短暂的经历。

此后数年,汤芗铭的经历非常精彩,既有劝进袁世凯称帝,也有通电反对帝制度,与本文关系不大,在此不赘述。汤芗铭晚年潜心佛学研究并颇有造诣,1975年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繁忙的1912年
本封另外一大趣味就是寄件的时间节点。1912年,海军总长刘冠雄筹划民国第一次阅舰仪式,以表明政府对海军建设的决心。同年11月12日,时任海军部参事李鼎新作为负责人,率代表团校阅各地军舰。是月23日,代表们从北京出发,考察的第一站就是停泊在烟台的海圻,通济和飞鹰三舰。

“窃鼎新于元年十一月十二日奉命:率同洋员卜们、巴西,并酌带随员,即日驰往各处校阅军舰,认真考验,分别整理,务期号令齐一,布置适宜,勿稍宽纵等因。又奉海军部令同前。因鼎新遵于是月二十三日率同各员由京起行,先到烟台校阅“海圻”“通济”“飞鹰”三舰…”

“四时三十分抵大沽口外,军舰十艘分列双行鱼贯之阵,左队为“海圻”“应瑞”“海容”“永翔”“南琛”,右队为“海筹”“肇和”“海琛”“飞鹰”“通济”,各舰左右相距八百码,前后相距四百码。第一舰队司令所驻旗舰曰“海圻”鸣炮十七响致敬,座舰船由左队之先绕中间出,旋右队之右,徐行一周,复绕入两队之中心点抛锚。当绕行时,每过一舰,官佐士兵全体战坡行举手礼,三呼“海军万岁”。”

本封于11月9日封口,销11月11日烟台邮戳,从时间角度考虑,想必这封信的内容之一就是关于代表团校阅的安排。

后记
1962年,为了疏通长江航道,上海打捞工程局将通济舰打捞拆解回炉炼钢,舰铭牌等展示通济舰历史的物件未见任何保存记录。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船政文化兴起,船政博物馆工作人员偶然访得通济舰的人力舵轮,经过漫长磋商,现藏于福州船政博物馆。这件文物成为传承通济舰历史唯一的实物。

通济舰人力舵轮

*原文发表于2018年《清代古典邮票研究》,此处有修改。

相关阅读:
瞬间|武卫军与津浦铁路
漫谈|新年红条封与蜀道难
瞬间 | 北洋水师海圻号巡洋舰古巴护侨
瞬间| 肃亲王府与赵大人
瞬间| 消失的高碑胡同

相关阅读:

瞬间|武卫军与津浦铁路

漫谈|新年红条封与蜀道难

瞬间 | 北洋水师海圻号巡洋舰古巴护侨

瞬间| 肃亲王府与赵大人

瞬间| 消失的高碑胡同

Scan with WeChat to
follow the Official Account

Tangshan itinerary 行程安排

2019.9.24 张凝女士唐山之旅行程安排 ; 黄志强

  1. 启新1889文化创意产业园 quner like BJ 798
  2. Hans’ home

10月8日 Tuesday

  • 上午
    (一)9点14分,北京高铁到唐山,黄志强负责接站。
    (二)入驻新华大酒店,稍事休息。
    (三)参观唐山抗震纪念碑广场和唐山抗震纪念馆(酒店附近)。
    (四)午餐
  • 下午
    (一) 参观唐山博物馆 Tangshan Museum zh wiki ..  ..
    (二) 参观访问唐山骏方画廊 & 启新1889文化创意产业园 quner like BJ 798
    (三) 骏方画廊总经理霍珺女士设晚宴招待 intro; gallery;  ..

10月9日

  • 上午
    (一) 参观开滦博物馆 Kailuan Museum … 
    (二) 向滦博物馆捐赠1912年民国政府债券和《启新130年》样书。
    (三) 出席开滦博物馆举办的纪念启新洋灰公司(唐山细绵土厂)建厂130周年座谈会。
    (四) 开滦博物馆设午宴招待
  •  下午
    (一) 参观唐山地震遗址公园和唐山地震博物馆。
    (二) 翻拍黄志强收藏的启新历史文献资料。

10月10日

  • 上午
    (一) 参观启新博物馆。
    (二) 向启新博物馆捐赠《启新130年》样书。
    (三) 出席启新博物馆举办的纪念启新洋灰公司(唐山细绵土厂)建厂130周年座谈会
    (四) 启新博物馆设午宴招待。
  • 下午(一) 参观启新修机厂遗址。
    (二) 参观唐山华新纺织厂遗址。
    (三) 参观唐山启新磁厂(唐山陶瓷厂)遗址。
    (四) 回酒店整理行李、休息。
    (五) 出席黄志强举办的招待晚宴。
    (六) 21点10分,乘高铁回北京,唐山之旅行程结束。

如遇特殊情况,行程安排随时调整。

圆桌派S4 by Dou Wentao

圆桌派S4: 全集 by 窦文涛 Dou Wentao; #优酷


depression |  圆桌派S4 冤家: 原生家庭说恩怨 1:04:41 |

with #窦文涛#马未都#陈坤#周迅

  • 16:45 牵怒于人
  • 17:23 烧钱 自带属性 Own attribute?
  • 18:18 归因 。。。找原因
  • 归罪
  • 19: 中国文化不鼓励自我
  • 31:40 听话 – 就是没有民主 压抑
  • 33:10 东西方养育 他制

dream host … heavy info

DH | hack |

9.26 … 64.90.62.139

Hello,

Thanks for contacting DreamHost! That is the IP of a fallback mail
server, so it should have minimal impact on you. It’s only blacklisted on
Backscatterer, which is a specialty list that nobody uses, and SORBS. Are
you receiving email bouncebacks saying that 64.90.62.139 is blocked?

If you’re referring to the IP address from the scan results,
64.90.62.200, that belongs to WebFTP. If it’s blacklisted, it should have
zero impact on anything, because it’s not a mail server.


Tue, Sep 24, 9:03 PM

Hello,

Thanks for contacting DreamHost! I scanned your websites for malicious
code and didn’t find anything. None of your websites appear to have been
affected by the recent events on your DreamHost account.

The only thing that came up is that there were some directories with
world-writable permissions, but these were automatically set to use more
secure permissions as part of the scan.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respond to this message. I am always happy to
help!

Thanks!
Nate Y


ipaddress.is/64.90.62.139


Sep 24, 2019, 8:18 PM

Hi irene!

We have recently scanned one or more users on your DreamHost account for potential security threats. Unfortunately, we found some potential indications that your website(s) *may* be compromised.

We understand that this may not be the best news you can get. This notification is intended to help you through the process and serve as a starting point to assist you in getting your account cleaned and secured. While we won’t be able to complete these processes for you,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items that follow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reply to this email and we will be happy to clarify any points or offer any further guidance to help you through getting your account back to normal.

The following logins were detected:

Username | IP Address | Location | Number of Logins | Last Login (PST)
ireneeng 64.90.62.200 (WebFTP) United States 4 Aug-27 10:37:10

Verify that these coincide with where and when you have logged in. If you see any logins that you do not recognize, please change the users’ password through the DreamHost panel Users Section

The following versions of software may be out-of-date.
Please verify the version installed, and update them as soon as possible:

Application | Version Found | Where it was Found
WordPress ((5.0.3)) /home/bongroup/tennisbumblues.com
WordPress ((4.9.4)) /home/bongroup/tennisbumblues.com.old
Concrete 5 ((5.4.2.1)) /home/bonpgv/lihongzhanginnewyork.com/concrete
WordPress ((3.2.1)) /home/bonpgv/pgv.ireneeng.com
WordPress ((5.0.6)) /home/bonpgv/ubest.ireneeng.com
WordPress ((5.0.3)) /home/bonpgv/wip.ireneeng.com
WordPress ((5.0.6)) /home/bonpgv/zhouxuexi.com
WordPress ((4.9.4)) /home/bonpgv/wip.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4.9.9)) /home/bonpgv/ubest.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5.0.3)) /home/bonpgv/pilgrimagetomypast.com
WordPress ((4.9.4)) /home/bonpgv/pilgrimagetomypast.com.old
WordPress ((4.9.9)) /home/bonpgv/zhouxuexi.com.old
WordPress ((5.0.6)) /home/bonpgvpgv/pgv.ireneeng.com
WordPress ((4.9.9)) /home/bonpgvpgv/pgv.ireneeng.com.old
gallery2 ((2.3.1)) /home/bonpix/gallery.ireneeng.com/modules
WordPress ((3.2.1)) /home/bonpix/pgv. ireneeng.com
WordPress ((4.9.9)) /home/bontennis/tennis.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4.7)) /home/bontravel/bonvoyage.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3.2.1)) /home/bonwip/wip.ireneeng.com
WordPress ((4.4.19)) /home/concubine/TheLastConcubine.com
WordPress ((4.2.2)) /home/concubine/TheLastConcubine.com.old
WordPress ((5.0.6)) /home/dh_3bb9wx/zhoufu.com
WordPress ((4.9.9)) /home/dh_3bb9wx/zhoufu.com.old
WordPress ((5.0.3)) /home/dh_knaeqn/riseofamandarin.com
WordPress ((4.9.4)) /home/dh_knaeqn/riseofamandarin.com.old
WordPress ((5.0.6)) /home/dh_nf4hcr/zhoufu.org
WordPress ((4.9.9)) /home/dh_nf4hcr/zhoufu.org.old
gallery2 ((2.3.1)) /home/ireneeng/Gallery.ireneeng.com/modules
gallery2 ((2.3)) /home/ireneeng/Travel.IreneEng.com/modules
WordPress ((2.7.1)) /home/ireneeng/ABCofMandarin.ireneeng.com
WordPress ((2.8.5)) /home/ireneeng/Ambit.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2.8.5)) /home/ireneeng/Ambit.IreneEng.com
WordPress ((2.8.5)) /home/ireneeng/Ambition.ireneeng.com
WordPress ((3.1)) /home/ireneeng/GR.ireneeng.com
WordPress ((4.7.14)) /home/ireneeng/HeathenSon.com
WordPress ((2.7.1)) /home/ireneeng/LastConcubine.com.old
WordPress ((2.8)) /home/ireneeng/LastConcubine.com
WordPress ((3.1)) /home/ireneeng/TheLastConcubine.com.old
WordPress ((3.1.1)) /home/ireneeng/TheLastConcubine.com
WordPress ((2.7)) /home/ireneeng/TheReunion.ireneeng.com
WordPress ((2.8)) /home/ireneeng/asianparentsandkids.com.old
WordPress ((2.8.4)) /home/ireneeng/asianparentsandkids.com
WordPress ((3.1)) /home/ireneeng/bonvoyage.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3.1.2)) /home/ireneeng/bonvoyage.ireneeng.com
WordPress ((2.6)) /home/ireneeng/ireneeng.com/AlaskaCruise2008.old
WordPress ((2.8)) /home/ireneeng/ireneeng.com/AlaskaCruise2008
WordPress ((5.0.3)) /home/ireneeng/li-in-usa.ireneeng.com
WordPress ((2.6.5)) /home/ireneeng/reversaloffortune.ireneen g.com.old
WordPress ((2.7)) /home/ireneeng/reversaloffortune.ireneeng.com
WordPress ((3.2.1)) /home/ireneeng/storage.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3.3)) /home/ireneeng/storage.ireneeng.com
WordPress ((3.2)) /home/ireneeng/tennis.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3.2.1)) /home/ireneeng/tennis.ireneeng.com
WordPress ((2.8.5)) /home/ireneeng/test.ireneeng.com
WordPress ((5.0.6)) /home/ireneeng/yangzhouxiaopangu.com
WordPress ((4.2.2)) /home/ireneeng/HeathenSon.com.old
WordPress ((2.6)) /home/ireneeng/ireneeng.com.old/AlaskaCruise2008.old
WordPress ((2.8)) /home/ireneeng/ireneeng.com.old/AlaskaCruise2008
WordPress ((4.2.2)) /home/ireneeng/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4.9.8)) /home/ireneeng/li-in-usa.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4.9.9)) /home/ireneeng/yangzhouxiaopangu.com.old
WordPress ((5.0.3)) /home/lbz2013/LBZ.ireneeng.com
WordPress ((4.9.4)) /home/lbz2013/LBZ.ireneeng.com.old
ZenPhoto ((1.4.2.1)) /home/oneclic ks_289173/images.ireneeng.com
ZenPhoto ((1.4.2.1)) /home/oneclicks_289173/zenphoto.ireneeng.com
WordPress ((3.6)) /home/oneclicks_289173/blog.li-in-usa.ireneeng.com
WordPress ((3.5.2)) /home/oneclicks_289173/blog.li-in-usa.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4.9.9)) /home/skig/skigmedia.com.old
WordPress ((5.2.2)) /home/skig/skigmedia.com_orig
WordPress ((5.0.3)) /home/tree2014/Tree.ireneeng.com
WordPress ((4.9.4)) /home/tree2014/Tree.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5.0.6)) /home/zhou/zhou.skigmedia.com
WordPress ((4.9.9)) /home/zhou/zhou.skigmedia.com.old
WordPress ((5.0.3)) /home/zhoufu/zhoufu.ireneeng.com
WordPress ((4.9.4)) /home/zhoufu/zhoufu.ireneeng.com.old
WordPress ((5.0.3)) /home/zhoufuus/zhoufu.us
WordPress ((4.9.4)) /home/zhoufuus/zhoufu.us.old

If your WordPress installation is configured for automatic updates, you don’t need to worry about it! We’re in the process of upgrading it already.
Outdated web applications and their associated themes and plug-ins are often the point of entry for most exploits. It is necessary to update all web applications, themes, and plug-ins to their latest versions to close known security holes. If you are unsure if there are security concerns related to any web application you are using, you can search for advisories related to known vulnerabilities:
http://www.cvedetails.com/product-search.php
Web applications may have had their admin user passwords compromised or malicious users added without your knowledge. We strongly recommend you login to the application’s administrative panel to audit for unknown added users and change passwords for admin privileged users.
Audit web applications for odd or newly added Themes and Plug-ins. Attackers commonly add malicious components to web apps to maintain their access, even after compromised user accounts have been secured.
We have detected that the following domains either do not have HTTPS enabled or do not have a web application firewall (WAF) enabled:

tennisbumblues.com – No HTTPS
lihongzhanginnewyork.com – No HTTPS
ubest.ireneeng.com – No HTTPS
pilgrimagetomypast.com – No HTTPS
wip.ireneeng.com – No HTTPS
liubingzhang.com – No HTTPS
pgv.ireneeng.com – No HTTPS
photos.ireneeng.com – No WAF on http, No WAF on https
pilgrimagetomypast.ireneeng.com – No HTTPS
storage.ireneeng.com – No WAF on http, No WAF on https
familytree.ireneeng.com – No HTTPS
thelastconcubine.com – No HTTPS
zhoufu.org – No HTTPS
yangzhouxiaopangu.com – No HTTPS
asianparentsandkids.com – No HTTPS
li-in-usa.ireneeng.com – No HTTPS
heathenson.com – No HTTPS
lbz.ireneeng.com – No HTTPS
footage.ireneeng.com – No HTTPS
tree.ireneeng.com – No HTTPS
zhou.skigmedia.com – No HTTPS
zhoufu.us – No HTTPS

A WAF filters and blocks known malicious HTTP requests, such as Brute Force, Cross-Site Scripting (XSS), Remote File Inclusion (RFI), Remote Execution, and SQL injection (SQLi) attacks. Enabling this WAF can be an invaluable line of defense against the most common attacks. If you have intentionally disabled it due to a problematic rule interfering with your site’s operation, please contact support with the details. We may be able to exclude that single rule without having to turn off the WAF outright. To enable the WAF, you can refer to the instructions below. Note that it is possible to have the WAF enabled on http and not enabled on https or vice versa.

How do I enable Extra Web Security for my website?

An SSL/TLS certificate encrypts traffic between the visitor and your site. This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if your site accepts passwords, credit card details, or other sensitive information. Further, modern web browsers will mark your site as “Not Secure”. An SSL/TLS certificate can also improve your site’s SEO ranking. To add an SSL/TLS certificate, please visit the SSL/TLS section of your control panel here: https://panel.dreamhost.com/index.cgi?tree=domain.secure&

We have identified malicious content on your account, added by an outside entity, which may include malware such as backdoor shells, adware, botnet, and spammer scripts.

The following file(s) specifically have been identified as attacker-added malware. We have DISABLED these files by setting their permissions to 200 (Owner write-only). You will need to audit these files and either replace them with known good versions or remove them altogether:

/home/oneclicks_289173/zenphoto.ireneeng.com/zp-core/album-zip.php
/home/oneclicks_289173/images.ireneeng.com/zp-core/album-zip.php

The existence of this known attacker content indicates that your website or user password has been compromised. You or a trusted webmaster will need to determine the attack vector and then take actions to mitigate further exploits:

https://help.dreamhost.com/hc/en-us/articles/215604737_hacked_site

The following files/directories had insecure permissions (777), which have been remediated.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4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4/13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5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5/02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6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6/03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6/11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6/12
/home/bonpix/photos.ireneeng.com/upload/2016/06/13
The above is a partial list. A complete list can be found in the file named ‘/home/bonpix/bad-directory-permissions-list-1569359042.txt’ located at the base of the user.
The above is a partial list. A complete list can be found in the file named ‘/home/oldphoto/bad-directory-permissions-list-1569359042.txt’ located at the base of the user.

Additionally, the following steps should be taken to ensure password
security:

Change your users’ password(s) by clicking under the “Action” column for that user in our Web Panel: https://panel.dreamhost.com/index.cgi?tree=users.users
Change your database password(s) by clicking the database username in our Web Panel: https://panel.dreamhost.com/index.cgi?tree=goodies.mysql
IMPORTANT: You may need to modify your site’s configuration file to reflect the new password.

Use a complex (8-31 characters) password or passphrase that contains mixed case letters, numbers, and symbols. You should avoid using dictionary words (in any language), names, dates, addresses, phone numbers, etc. as these can potentially be guessed or acquired through other sources. The username that the password is being used for, or the domain name/site name the user is attached to should never be included in any part of the password. Also note that it is a good idea to periodically change your password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reply to this email and we will be more than happy to assist you with securing your sites.

For general tips on keeping your site secure, please also see Keeping your website secure.

If you’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reports of any malware found on your domains, you might consider signing up for DreamHost’s DreamShield service. Our DreamShield scans your domains on a weekly basis for any known threats and, if any are found, provides you with instructions for securing your websites.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DreamHost DreamShield, or to sign up, check out our knowledge base: How do I enable the DreamShield service.

If you need further assistance, please respond directly to this email.

Sincerely,

DreamHost Security Bot

Jinan Zhou Fu

Zhou  周馥 | Jinan |  2019.6.25

  • Wiki Sacred Heart Cathedral 洪家楼天主教堂

济南“开埠”与洪家楼天主教堂
1904年,是清朝光绪三十年。这一年新政方兴,风气初开,不断有人上书奏请实行立宪、变更政体。1904年,也是山东省济南市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因为这一年,济南成为国内第一家自开商埠的城市。开埠后,山东政府迅速制定了大量“通商惠工”的政策,外国商业资本纷纷涌入,济南一跃成为“山东内陆第一大商贸中心”。那时的济南,不仅城市开放、铁路通车,各式各样的新鲜事物也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新风与旧俗的较量在民间遍地开花,喧嚣的世事搅动风起云涌。济南开埠,开创了近代城市建设的新模式,即便用当代的眼光来看,商埠的选址以及整体规划都具有前瞻性和人文思想,堪称近代史上的经典之作。济南近代史上有数不清的“第一”,都是开埠“开”出来的,洪家楼天主教堂就是其中之一。